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Icon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下載

俄侵烏牽扯德國國防能源 梅克爾當年決策引辯論

2022/3/12 15:45(3/12 23:09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當俄羅斯開始砲擊烏克蘭,梅克爾(圖)的16年執政生涯也蒙上陰影,如今有觀察家質疑,她過去對蒲亭的和緩政策是否實際上弱化了德國,甚至歐洲。(中央社檔案照片)
當俄羅斯開始砲擊烏克蘭,梅克爾(圖)的16年執政生涯也蒙上陰影,如今有觀察家質疑,她過去對蒲亭的和緩政策是否實際上弱化了德國,甚至歐洲。(中央社檔案照片)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柏林12日綜合外電報導)在俄羅斯進攻烏克蘭之前不久,德國前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還被吹捧為德國人眼中最有可能說服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放下干戈的人選。

然而,當俄羅斯砲彈開始落在烏克蘭領土上,梅克爾的16年執政生涯也蒙上陰影,如今有些觀察家質疑,她過去對蒲亭的和緩政策是否實際上弱化了德國,甚至歐洲。

法新社報導,梅克爾曾被奉為自由世界領袖,但也有人指責中間偏右的她讓歐洲愈來愈仰賴俄羅斯能源,且忽略了德國國防力量,她似乎誤判了蒲亭的野心,而這會帶來毀滅性的後果。

偏保守的德國「世界報」(Die Welt)向來對梅克爾不假辭色,這家媒體批評,梅克爾推動外交,企圖用協議和商業合約來束縛政權,如今看來是個錯誤。

「世界報」提到:「德國和歐洲過去幾天所經歷的一切,根本背離了梅克爾透過與暴君簽署協定來確保和平自由的政策。」

德國2014年的天然氣進口總量中,有36%來自俄羅斯,不到10年,這個比例提高到目前的55%,顯見德國對俄羅斯的能源依賴程度愈來愈高。備受爭議的北溪天然氣2號管線(Nord Stream 2)也是在俄羅斯併吞原屬烏克蘭的克里米亞(Crimea)之後敲定。

於是,在美國及其他盟國針對俄羅斯石油和天然氣實施制裁措施之際,德國幾乎不知所措。

此外,德國多年來在軍事上投資不足,也削弱了德國國防形象。美國等盟國對此憤憤不平,他們一再催促德國這個歐洲最大經濟體達到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所要求的國防支出目標,也就是至少要占國內生產毛額(GDP)的2%。

德國前防長康坎鮑爾(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是梅克爾最親近的幕僚之一,連她都譴責德國多年未能加強軍力,是「歷史性挫敗」。

康坎鮑爾推文說:「經歷過喬治亞、克里米亞、頓巴斯(Donbas)事件之後,我們仍未準備任何真正能嚇阻蒲亭(的方式)。」她提到的地區都是俄羅斯在梅克爾掌權期間進犯的目標。

德國前總理施若德(Gerhard Schroeder)與蒲亭有私交,不久前還拒絕辭去他在俄羅斯石油公司(Rosneft)和俄羅斯天然氣工業公司(Gazprom)的要職,因而引來非議。

不過,批評梅克爾的人說,最早展開北溪天然氣1號管線(Nord Stream 1)計畫的是施若德沒錯,但梅克爾也放行了北溪2號計畫。

北溪2號計畫規模達110億美元,爭議點在於它繞過了烏克蘭,導致基輔當局拿不到天然氣過境費。在俄羅斯於2月24日入侵烏克蘭後,這項計畫已被擱置。

「南德日報」(Sueddeutsche Zeitung)指出,梅克爾積極尋求與俄羅斯建立密切的經濟關係,導致德國仰賴俄國能源,她犯下的錯誤如今結成苦果,必須承擔責任。

在地緣政治方面,梅克爾政府2008年無視美方力勸,不願讓喬治亞和烏克蘭加入北約,這個決定現在也被拿出來檢視。

但總部設在華府的「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erman Marshall Fund)中東歐部門主任佛布里希(Joerg Forbrig)認為,梅克爾並沒對蒲亭抱持過於天真的想法,她很清楚蒲亭為人及俄羅斯現況,只是在她掌權16年的12年間,她都必須在執政聯盟夥伴「社會民主黨」(Social Democrats)施加的壓力下做決定,而社民黨又傾向與俄國交好。

雖然有些分析師指責梅克爾在能源議題上犯了明顯錯誤,但他們也說,俄羅斯問題不會撼動梅克爾的整體政治成就,一般還是會認為她多次帶領德國度過危機,且一直努力維持歐盟團結。

柏林的赫爾提行政學院(Hertie School of Governnance)國際關係教授韓克(Marina Henke)指出,這是因為,在德國過去對待俄羅斯的立場上,社民黨該負的責任要比梅克爾大的多。

佛布里希也提到,梅克爾曾在一場會議中告訴白俄羅斯反對派領袖季哈諾夫斯卡婭(Svetlana Tikhanovskaya),不要過度期待身為德國總理的她能幫多少忙,因為她斡旋的空間「比許多人想像的小很多」。

佛布里希說,梅克爾「非常準確地知道自己權力有所侷限」。(譯者:曾依璇/核稿:戴雅真)1110312

北溪天然氣管線連接德國與俄羅斯,德國已中止北溪2號管線最終審查程序。(中央社製圖)
北溪天然氣管線連接德國與俄羅斯,德國已中止北溪2號管線最終審查程序。(中央社製圖)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
請繼續下滑閱讀
172.30.14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