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印尼最老說故事壁畫 考古學家和採礦伐木業賽跑

最新更新:2020/02/26 16:35

(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26日專電)外界近期才知道印尼蘇拉威西省一座礦場藏有據信是世上最古老的說故事、具象壁畫。然而壁畫表面到處都有脫落,考古學家正與採礦和伐木業賽跑,尋找附近尚未出土的壁畫。

澳洲格里菲斯大學(Griffith University)的考古學團隊去年12月11日在「自然」(Nature)期刊發表論文指出,他們利用定年技術研究發現,蘇拉威西(Sulawesi)一處石灰岩洞裡一幅描繪半獸半人的狩獵者揮舞長矛、繩索,追捕野豬和侏儒水牛的壁畫,至少可追溯至4萬3900年前的舊石器時代晚期。

他們指出,這是人類所知世上最古老的敘事性圖像,也是最古老的具象藝術品。壁畫的狩獵者以半獸半人之姿呈現,也可能是人類有能力幻想「超自然靈界」(supernatural beings)存在的最古老證明,是宗教發展的基礎。

這幅壁畫位於蘇拉威西南部馬羅斯縣(Maros)一處稱為Leang Bulu' Sipong 4的石灰岩洞,在2017年被發現,寬約4.5公尺。

駐雅加達美籍記者瓦拉古(Krithika Varagur)在印尼考古學家布迪安多(Budianto Hakim)的陪同下,去年耶誕節前探訪了這座洞穴。她20日在「經濟學人」雜誌姐妹刊物「1843」發表文章,憂心開發礦場的伐木業以及採礦活動對環境造成的改變,會影響這幅壁畫及其他尚未出土壁畫的保存。

瓦拉古說,她注意到壁畫的表面到處都有脫落,從洞穴口望出去約4公里處就是礦場,每幾分鐘就有載石灰岩的卡車來回通過,礦場不時冒煙,傳出陣陣如雷的爆炸,聲音迴盪在洞穴裡,屢屢中斷她和布迪安多的談話。

瓦拉古指出,洞穴位於多納沙(Tonasa)水泥公司礦場內,多納沙在1984年取得採礦權。壁畫被發現後,多納沙與蘇拉威西文化資產保存中心簽訂契約,將洞穴周邊封鎖起來,以保護壁畫;並承諾如發現新遺跡,也會向資產保存中心報告。但多納沙仍持續開採活動,要參觀洞穴也須先取得多納沙同意。

瓦拉古說,陪同他們到洞穴的多納沙員工說,公司計畫在洞穴周邊建博物館,並爭取將壁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至今約有幾十人已經來參觀過。

即使有多納沙的承諾,瓦拉古說,根據蘇拉威西文化資產保存中心,壁畫以每年最多3公分的速度脫落。她說:「人類的出現破壞了古老藝術。」

瓦拉古說,法國自從1963年起就不再讓遊客參觀1940年發現於法國西南部的拉斯科洞窟(Lascaux cave)壁畫,因為呼吸產生的二氧化碳會破壞壁畫。

瓦拉古的文章引述帶領澳洲研究團隊的歐伯特(Maxime Aubert)指出,礦場的塵土是破壞壁畫的主因。布迪安多則說,鑽採影響石灰岩洞穴的水文系統,會導致壁畫表面剝落,也會破壞色料;而開發礦場前的伐木,改變了洞穴的溫度和濕度,增加空氣中二氧化碳含量,加快石灰岩溶蝕。

布迪安多是蘇拉威西原住民武吉斯族(Bugis)。他告訴瓦拉古,他相信壁畫中的狩獵者和現在的武吉斯族一樣,聚落房子都是高腳屋,「他們非常勇敢」,獵捕野豬和侏儒水牛是非常危險的,特別是他們當時只有很原始的工具。

布迪安多說,他希望每個印尼的孩子都能知道這些藝術,印尼是赤道國家,保存紙本史料不易,即使僅幾個世紀前的史料也難找到,很多歷史遺跡在火山爆發或地震中被摧毀。因此,史前藝術出土對印尼是非常重要的。

瓦拉古指出,對布迪安多而言,這些古代壁畫的意義在於,它們是形塑印尼認同的核心,如同他所說的,「我們的祖先充滿智慧」,這更甚於吸引觀光或刷新考古紀錄。

這個洞穴離地面約7.5公尺高,布迪安多認為,他的祖先們到洞穴的目的只有製作壁畫,也許是為了向他們信仰的神明舉行祈禱儀式。

瓦拉古說,蘇拉威西每年都會發現新的史前藝術,很可能附近洞穴也有壁畫。蘇拉威西南部大面積土地在1996年被採礦的波索瓦(Bosowa)水泥公司買走,波索瓦沒有和蘇拉威西政府簽訂保護考古遺跡的約定,這也令考古學家憂心。

當他們開車離開時,瓦拉古說,她擔心洞穴會因工業活動侵蝕而不保,布迪安多則對她說,他們盡最大努力把壁畫記錄下來,未來會變怎樣,他們能做的不多,但這附近還有很多壁畫,「我們必須找出來,這至少是我們能為我們祖先做的」。

瓦拉古說,布迪安多發表許多與蘇拉威西數千年歷史有關的研究,包括在蘇拉威西發現的壁畫,也包括她所探訪的這幅壁畫。

這幅壁畫顯示先進藝術文化,也改寫了藝術史。瓦拉古說,現在大家都相信,具象藝術不是起源於歐洲,不是可追溯至4萬年前的西班牙卡斯蒂略(El Castillo)洞穴壁畫,也不是法國的肖維岩洞(Chauvet Cave)壁畫。

瓦拉古說,考古學家沒有太多時間著墨壁畫的這些成就,為了挖掘更多的壁畫,「考古學家必須跟採礦和伐木業賽跑」。(編輯:周永捷)1090226

地機族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