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回上一頁
手指從螢幕左側邊緣往右滑
我知道了

特派專欄 北京駐點觀察:消失的採訪對象

最新更新:2018/06/20 16:38
中國全國人大今年3月通過憲法修正案,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圖為中國13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中央社檔案照片)
中國全國人大今年3月通過憲法修正案,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圖為中國13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中央社檔案照片)

中央社駐北京特派員周慧盈/6月20日


中國人大修憲3個月後,好不容易撥通了一個號碼,電話那頭,當時曾公開強烈反對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的專家用隱晦的說詞婉拒了採訪,猶疑的聲音透露著不安。

這是通訊錄中又一位有號碼、但應該再也無法聯絡的採訪對象;也是一位曾經勇敢直言、但未來可能不再發聲的學者專家,而且不是唯一。

中國全國人大今年3月通過憲法修正案,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北京當局著手修憲在中國國內引發巨大爭議,許多人不顧這幾年越來越緊縮的言論尺度,高聲表達反對,上述專家即是其中較受矚目的一位。

不過,沒有投票權的民意反對無效,中國全國人大最後仍以99.7%的贊同票通過修憲。在領導人權力不受任期限制的同時,中國國內的聲音也更趨於統一。

實際上,在此之前,經常向媒體發聲的維權律師群體已面臨抓的抓、關的關的命運,即使獲釋,也被禁止透過任何形式的傳播管道發出異議。

這些通訊錄上的採訪對象就這樣一一被迫「消失」,可接觸到的少數異見人士也受到嚴密監控。例如胡佳,他曾在接受電話訪問時坦言:「我們現在所有的對話,每一個字都會變成白紙黑字往上呈。」

一位近年來也變得沈默的知名北京學者透露,有國安官員經常會去探望他,「講話很客氣,主要就是要我和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性」。但是高度一致性的標準呢?學者說他無法清楚掌握,「不知道中央真正想什麼,這是最讓人無所適從的。」

北京大學一位學者去年在學校某學院對畢業生發表演講時強調「自由是一種責任」,結果刊登在學校社群媒體帳號和大陸媒體的演講全文,分別在24小時內被撤下。問起這位學者境況,得到的說法是「也被禁了」。

這位北大學者顯然是因為沒有做到「與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性」而「被禁了」。這些在高壓下仍「明知不能說而說」的例子能持續至何時?是否也會如同那些通訊錄上的採訪對象,漸漸「消失」呢? (編輯:邱國強)1070620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