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女回頭陳詩欣 苦盡甘來為台灣奧運奪首金

陳詩欣贏得釜山亞運金牌。(中央社記者胡經周釜山傳真.2002.10.10)

雅典奧運中華跆拳選手陳詩欣奪得跆拳女子第一量級金牌。(中央社記者吳繼昌攝.2004.8.26)

陳詩欣雅典奧運奪金,興奮地高舉勝利的花束。(中央社記者吳繼昌攝.2004.8.26)

2004年8月27日,對台灣體育來說最重要的一個日子,也是台灣千千萬萬國人引頸期盼的一天,大家為的就是目睹台灣史上第一次在奧運正式比賽項目奪金的歷史性一刻。跆拳道選手陳詩欣沒有讓國人失望,在雅典奧運跆拳道女子第一量級成功地為台灣摘下奧運第一面金牌。
  
2004年雅典奧運跆拳道比賽,從晚間的轉播開始,國人連續目睹了陳詩欣的三場精采比賽,過程緊張刺激,陳詩欣所得的每一分都扣人心弦。回顧比賽情況,陳詩欣的第一金贏得辛苦,決賽終場以5:4打敗古巴的拉芭達,陳詩欣興奮的淚水奪眶而出,跑下臺與教練熱情擁抱哭泣,場面感人。

在參加雅典奧運的三年前,陳詩欣還是個人人搖頭的「蹺家女」;三年後,她重披戰袍,成為台灣運動史上第一位奧運金牌得主。

陳詩欣1978年11月16日出生於台北市,身高166公分,體重47公斤,畢業於台北市立體育學院。五歲時她從芭蕾舞和跆拳道之中選擇了跆拳道,從那時起父親就是她的教練。

陳詩欣的必殺技是旋踢和下壓。在出征雅典奧運之前,陳詩欣已獲得多次世界冠軍,包括1994、1996、2000和2002年的世界杯跆拳道第一名,及區域賽2001年東亞運跆拳道金牌和2002年釜山亞運跆拳道金牌。

陳詩欣十六歲就拿下世界杯金牌,兩年間,陳詩欣在跆拳道場上「踢」遍天下無敵「腳」,在1996年再次為台灣奪得世界杯金牌後,陳詩欣突然從比賽場上消失,就連父親也聯絡不到她。陳詩欣的離開和籃球大帝喬丹退休的原因一樣─「找不到奮戰的目標」。

自我放逐長達三年,陳詩欣未再接觸跆拳道,在這段時期,陳詩欣從擺地攤賣衣服,當電玩小妹到花枝招展叫賣檳榔。在做「檳榔西施」時,陳詩欣已是兩次世界盃跆拳道賽冠軍,但老闆和客人都不知道她的過去。

荒唐過也迷惘過,陳詩欣發現跆拳道還是最令她迷戀的地方,在嘗盡社會冷暖後,二十歲有天看電視的時候,陳詩欣聽到一句「子欲養而親不在」,而忍不住對家人與父親的思念,陳詩欣因而選在父親也是跆拳道啟蒙師父生日當天回家,從此不再迷惘,並要用比賽成績來追回這兩年多來的空白。

回家的陳詩欣也重新向中華跆拳道隊報到,但因為兩年多沒有國際賽成績和國手資格,使陳詩欣無法代表台灣在二千年雪梨奧運出賽,豆蔻年華的她第一次體驗到「想打,卻不能打」的痛苦,卻也加強了陳詩欣誓言要拿下2004年雅典奧運參賽權的決心。

雖然沒有趕上雪梨奧運國手選拔,但是重新出發的她,考上台北體院,藉由運動科學的介入,再配合教練團擬定的訓練計畫,陳詩欣一步一腳印,苦練近兩年,終於讓她能夠站在雅典奧運頒獎台領受金牌的榮耀,為台灣寫下歷史,並且改變了一生。

多年來幾乎和跆拳道為伍的生活,所有的辛苦都有了代價,在雅典奧運確定獲勝奪金的那一刻,陳詩欣摘掉頭盔流下眼淚,是對金牌的感動,也是辛苦練習的收穫,意義更重大的是,陳詩欣除了為國爭光外,終於彌補了那兩年多空白日子的遺憾。陳詩欣說,她一路秉持著父親叮嚀她的話「不生氣,要爭氣」,惕勵自己要讓人刮目相看,才能克服運動生涯低潮,獲得奧運金牌。
  
從雅典凱旋而歸後,陳詩欣於2005年推出題為「勇敢」的著作,分享她的人生奮鬥歷程,希望能帶給仍在迷惘的年輕人一些激勵的動力。陳詩欣說,她從小練習跆拳道,受了許多別人無法忍受的苦,曾一度放棄跆拳道幾年,在社會上也經歷不同的辛苦,但這些都是人生最美好的歷練。

頂著奧運冠軍光環的陳詩欣仍孜孜不倦,取得碩士學歷後再攻讀博士學位,且受聘為台北市立體育學院副教授,傳承她在跆拳道領域的豐富經驗。

甚至中國內地也有武術院邀請陳詩欣擔任教練,但是陳詩欣最關心的還是台灣社會和體育發展,不但積極投入各項公益活動,還出任2009年台北聽障奧運會親善大使。

陳詩欣在2008年暑假辭去教職,為愛追隨國立體育學院博士班的學長董俊男到後山花蓮,先在董俊男任教的中正國小帶跆拳道社團,半年的時間內陸續開了跆拳道主題民宿、成立林森跆拳道館,兩人共同的信念是為跆拳道的基礎教育耕耘一塊沃土。2009年陳詩欣和董俊男結婚,隨後女兒誕生,現在的陳詩欣多了母親的身分。

2012年倫敦奧運即將到來,陳詩欣在2004年雅典奧運奪金的那段輝煌史對許多台灣人來說仍歷歷在目。然而金牌背後「浪女回頭」的人生轉變,更增添了陳詩欣這位傑出運動員的傳奇色彩。(中央社記者羅廣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