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科學哲思遇現代舞 舞作人類黑區看暖化危機

最新更新:2019/10/18 16:36
曾受邀至歐洲核子研究組織(CERN)參與駐村計畫的編舞家蘇文琪,將科學家的哲思,放進反思環境的新舞作「人類黑區」中。她說,認識科學家的觀點後,「我的創作開始不會侷限在表演藝術史或新媒體框架當中,試著拉高創作觀點,也因此開始看見不同的創作參照點」。(國家兩廳院提供)中央社記者洪健倫傳真  108年10月18日
曾受邀至歐洲核子研究組織(CERN)參與駐村計畫的編舞家蘇文琪,將科學家的哲思,放進反思環境的新舞作「人類黑區」中。她說,認識科學家的觀點後,「我的創作開始不會侷限在表演藝術史或新媒體框架當中,試著拉高創作觀點,也因此開始看見不同的創作參照點」。(國家兩廳院提供)中央社記者洪健倫傳真 108年10月18日

(中央社記者洪健倫台北18日電)全球氣候變遷與暖化危機,是近年各國高度關注的議題。曾受邀至歐洲核子研究組織駐村的台灣編舞家蘇文琪,也將科學家的哲思,放進反思環境的新舞作「人類黑區」之中。

曾擔任光環舞集舞者的蘇文琪,也是近年善於在舞蹈中結合科技的編舞家,並在2005年創立「一當代舞團」。蘇文琪更在2016年,受邀至歐洲核子研究組織(CERN)參與駐村創作計畫。

回國後,蘇文琪開始將駐村經驗,發展為一系列創作題材,今晚將於國家兩廳院2019舞蹈秋天登場的舞作「人類黑區」,也是此背景下誕生的創作。

蘇文琪在排練空檔接受中央社記者專訪表示,「人類黑區」起於她對氣候劇變的危機感,她自問:「再這樣下去,地球真的會毀滅?」

從這樣的恐懼出發,蘇文琪在編創過程中,參與許多國家的學術論壇與線上對談,更和台灣學者請教,了解科學家觀點。

蘇文琪說:「有一個科學家說,因環境變遷滅絕的是人類,地球並不會因此而毀滅。我才發現,我們在恐懼的,其實是死亡。」因此,整個舞作的氛圍,以及「黑」在作品中的意象,才從一開始的恐懼與沉重,轉變為對於未知的探討。

蘇文琪表示,「人類黑區」一詞出自美國記者彼得.博恩藍(Peter Brannen)著作「地球毀滅記」的最後一章。作者認為,人類滅絕的真正原因與過程,可能永遠都是未知,因為無人能夠記錄,就算留下紀錄,可能也無人解讀。

因此,蘇文琪將「人類黑區」的視角再拉高,跳出以人類為主的觀點,將舞台化為一個會自己呼吸起伏的自然地景,透過台上2名舞者和舞台環境的互動,思考人類與環境的關係,以及人類在數億年演化過程中從何而來,又怎麼走到這一步。

一般人的印象中,藝術與科學就像是平行宇宙,蘇文琪在歐洲駐村時,曾與全球最頂尖的科學家交流。談起這段駐村的影響,蘇文琪說:「科學家的哲思關注很多大哉問,探究的都是很久以前或很久以後的事情,例如宇宙如何誕生,或地球毀滅之後將如何變化,又或是一個微小物質如何組成。」

蘇文琪指出,科學家的觀點中,時空的跨度變得極大,「在微觀與宏觀之間,人類的歷史與地位突然變得很小。而藝術家處理的,大部分是這1、200年的當代史與藝術史。」

她表示,認識科學家的觀點後,「我的創作開始不會侷限在表演藝術史或新媒體框架當中,試著拉高創作觀點,也因此開始看見不同的創作參照點」。

蘇文琪的舞作「人類黑區」,將於今天晚間起至20日,於國家兩廳院實驗劇場演出。(編輯:張雅淨)1081018

台灣編舞家蘇文琪編創舞作「人類黑區」,跳出人類的觀點,將舞台化為一個會呼吸的荒蕪地景,思考人類與環境的關係,以及人類在數億年演化過程中從何而來。(國家兩廳院提供)中央社記者洪健倫傳真  108年10月18日
台灣編舞家蘇文琪編創舞作「人類黑區」,跳出人類的觀點,將舞台化為一個會呼吸的荒蕪地景,思考人類與環境的關係,以及人類在數億年演化過程中從何而來。(國家兩廳院提供)中央社記者洪健倫傳真 108年10月18日
地機族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