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陸專家:港反送中運動具超限戰特徵

最新更新:2019/09/15 12:56
中國軍事和戰略分析家說,發生在香港的街頭運動具有「超限戰」的特徵,即以非戰爭的手段來達到目的。圖為香港反送中示威者2日再度發起「三罷」,但以罷課為主,在中文大學百萬大道舉行集會。(中央社檔案照片)
中國軍事和戰略分析家說,發生在香港的街頭運動具有「超限戰」的特徵,即以非戰爭的手段來達到目的。圖為香港反送中示威者2日再度發起「三罷」,但以罷課為主,在中文大學百萬大道舉行集會。(中央社檔案照片)

(中央社記者張謙香港15日電)香港「反送中」運動已持續超過3個月,有中國大陸軍事和戰略分析家說,這場運動具有「超限戰」的特徵,所用宣傳資料與烏克蘭、埃及的顛覆運動一樣。

明報今天刊登了對王湘穗的專訪,他是大陸書籍「超限戰」的作者之一,是前解放軍空軍大校、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戰略問題研究中心主任。

他在訪談中說,發生在香港的街頭運動具有「超限戰」的特徵,即以非戰爭的手段來達到目的,而暴力導致的社會動盪,正毀滅性打擊作為世界金融中心的香港。

按照王湘穗的說法,超限戰意為「超越軍事領域的戰爭」,是針對特定目標的非軍事化戰爭手段,其戰法不僅包括外交、網路、情報、心理、技術、走私、毒品和虛擬等超軍事層面,也可以體現在金融、貿易、資源、經援、法規、制裁、媒體和意識形態領域。

王湘穗說,這次在港發生的運動,包圍警署、癱瘓機場,以及網路動員等,似乎都符合超限戰的特徵。

王湘穗認為,在香港爆發系列街頭運動,「是由香港世界金融中心和最大人民幣離岸中心地位決定的」。

他解釋,在全球統一的金融體系下,差異性流動的資本即可帶來利益,也會造成傷害,而街頭運動導致的社會動盪,會使資本向更安全的地方迅速流動。

而經濟結構單一的香港因資本流失而被剝離金融屬性後,只能淪落為普通城市,升斗市民都會受到影響。

他舉例說,「前段時間油企沙烏地阿拉伯國家石油公司(Saudi Aramco)準備上市,香港是3個備選地之一,現在我想香港正在被排除在外。」

此外,在中秋節當天,新加坡美國商會(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的最新調查顯示,1/4在港設有辦事處的企業正考慮將業務撤離。

王湘穗聲稱,香港的街頭運動和烏克蘭與埃及的顛覆運動有一定的關聯,「宣傳資料和烏克蘭、埃及的一樣,這與背後的組織集訓有關,一套教材教了3個地方」。

但他指出,這3個地方也有不同,比如說資金方面,烏克蘭事件中「有美軍直升機用集裝箱裝美鈔支付給街頭暴力者」,這在香港還沒發現,「但有可能通過銀行系統,或者白手套」。

對於香港所以出現當前問題,王湘穗認為是早年北京中央接收香港時過度側重行政治理而忽視司法制度有關。

他說,1997年香港主權轉移時,北京中央並未觸動整套英國人留下的司法制度,反而側重解決政治問題,比如行政長官需對中央負責,偏重於行政治理範疇。

他說,當時北京中央忽視了司法系統可能帶來的負面影響,造成現時法官在維持法制上,「不是按照世界上的慣例以恢復秩序為主要目的,而是以保障街頭示威者的個人利益為主,造成了社會公益和個人權益的衝突和矛盾」。

但他認為,香港和烏克蘭、埃及因地緣政治不同,結果也必然不一樣;香港不可能出現烏克蘭的結果,也一定是用香港模式去解決現在的問題。

報導沒有提及什麼是香港模式。(編輯:翟思嘉)1080915

地機族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