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河南村鎮銀行弊案 分析:官方要問題留地方解決

2022/7/13 12:51(7/13 13:11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台北13日電)中國獨立學者吳強表示,河南村鎮銀行弊案是典型的影子銀行金融危機爆發症狀,背後涉及房產不景氣與後疫情經濟發展不力;官方以便衣人員「非正式鎮壓」方式維穩,要問題留在地方解決。

吳強日前接受德國之聲專訪時作上述表示。

他首先談及河南村鎮銀行儲戶無法領錢以及出現擠兌的現象,指出這個背景與2007年至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後,國際社會與中國內部都很憂心,中國龐大的影子銀行可能成為中國金融危機爆發的首先戰場。

吳強指出,這個危機現在終於爆發了,危機的爆發與過去幾年北京壓抑房地產行業,與中國後疫情經濟發展相關。

他說,影子銀行與村鎮銀行的大量資產都投資到了房地產,在房地產行業不景氣跟價格受人為控制的情況下,這些大量投入房地產行業的銀行變成為金融危機爆發的一個次生災害。這樣的狀況與2007年美國金融危機爆發的情形幾乎一樣。

另外,他也表示,疫情邁入第3年,過去半年中國的經濟成長率大約下跌到過去30年來最低情況,儘管不知道河南當地經濟成長率是多少,但後疫情的狀態對儲戶、村鎮銀行、金融系統與地方財政來說,均瀕臨破產邊緣。

對於中央是否會介入,吳強指出,中國央行(人行)對商業銀行的儲蓄部分有賠償責任,但人行在地方的監管部門在逃避相關責任。

他說,從國務院來講,人行對儲蓄的保證金只有人民幣900億元(約新台幣3960億元),或許能解決河南鄉鎮銀行400億的金融危機破產,但這類情況在中國全國都存在,這對人行來說,負擔非常重,也很難真正處理。

涉及河南村鎮銀行弊案的儲戶在近日前往鄭州維權,但是卻遭到員警與不明的白衣人士毆打,慘遭鎮壓。

吳強分析,當地政府採取大量便衣人員鎮壓,是一種「非正式的鎮壓」方式。它不是動用黑社會人員,而是國家暴力機關人員以穿便衣的方式來進行。

他指出,這代表當局不願意用正式鎮壓的方式來鎮壓,讓這個事情的國際與國內觀感發生變化。當局試圖以非正式的鎮壓方式來避免這件事擴大或蔓延。

吳強說,過去10年,北京給予地方管理層的主要政治任務,是避免金融安全或民生安全的議題變成政治安全議題。這與胡溫時期不同,變化在於「守土有責」。

吳強表示,「守土有責」在過去10年被強化,變成一種地方官員向中國中央官員負責的方式,也是過去10年的治理模式。政法而論,是所謂的「楓橋經驗」,即1960年代毛澤東推出的地方搞運動與搞治理的方式。

吳強稱,地方的責任不在於向民眾的經濟利益負責,而是符合上級要求,他們要在地方層面上解決所有問題,避免上升到中央。

不過,吳強認為,目前越是出問題的省份,地方官員越是缺乏專業行政能力,他們只有向上效忠的成分。

因此,就會像疫情在武漢爆發一樣,小問題變成大問題,地方問題一定會變成全國性的問題。(編輯:呂佳蓉/陳沛冰)1110713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
請繼續下滑閱讀
河南村鎮銀行弊案 刪改銀行數據公司疑是空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