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新聞專題
穿越土敘邊境
敘利亞衝突持續了超過10年,引發嚴重人道危機。土耳其武裝部隊自2016年起發起3次跨境軍事行動,敘北土控區內大致上恢復和平穩定。駐安卡拉記者何宏儒兩度進入敘利亞北部,報導當地局勢及重建情況,並登土耳其海巡艇採訪愛琴海移民救援任務。系列報導也觸及落腳安卡拉和伊斯坦堡的敘利亞難民生活。
穿越土敘邊境

穿越土敘邊境/本來以為得做工一輩子 教育翻轉敘利亞難民人生[影]

2021/5/17 15:52(5/27 07:49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伊斯坦堡滿納海國際學校阿拉伯語教師澤伊3月30日進行遠距教學。她受訪表示,看到逃離內戰的孩子重獲教育機會,那是她離開敘利亞後「最美好的一刻」。中央社記者何宏儒伊斯坦堡攝 110年5月17日
伊斯坦堡滿納海國際學校阿拉伯語教師澤伊3月30日進行遠距教學。她受訪表示,看到逃離內戰的孩子重獲教育機會,那是她離開敘利亞後「最美好的一刻」。中央社記者何宏儒伊斯坦堡攝 110年5月17日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何宏儒伊斯坦堡特稿)不到10歲的敘利亞難民兒童到工廠打工貼補家計;失學的難民青年本來以為會一輩子做工。非政府組織提供上學機會讓他們改頭換面、翻轉人生,也印證了「教育不能等待」。

教育可以打破貧窮、暴力和不公正的惡性循環,但是受教權有的時候不是人人平等。

伊斯坦堡滿納海國際學校3月30日對社區難民進行「發放」,該校11年級學生沙胡德(左)與同學擔任志工。學校提供免費教育,使沙胡德擺脫童工命運。中央社記者何宏儒伊斯坦堡攝 110年5月17日
伊斯坦堡滿納海國際學校3月30日對社區難民進行「發放」,該校11年級學生沙胡德(左)與同學擔任志工。學校提供免費教育,使沙胡德擺脫童工命運。中央社記者何宏儒伊斯坦堡攝 110年5月17日

「我(大學)要讀軟體工程。」談到未來志向時,17歲、念11年級的沙胡德(Mohammed Haj Shahood)說得頭頭是道:「還在敘利亞老家時,我就熱衷於『玩』電腦。現在已經是數位時代,每個人都該學習如何應用電腦。知識世界無涯際。」

一家人8年前逃離內戰中的敘北老家阿勒坡(Aleppo),落腳伊斯坦堡蘇丹加濟區(Sultangazi)。在家中6個小孩排行老二的沙胡德當年跟成百上千敘利亞小孩一樣,得到成衣工廠賺取微薄薪資貼補家計。

戰火無情,顛沛不堪回首。為了生存,那幾乎是每個家庭當時不得不然的安排,教育對這些孩子而言是遙不可及的夢。

當年未滿10歲的沙胡德每天打工12小時,週休一日。這樣的生活他過了超過一年,直到有人登門「拜託」父親讓他停止打工去上學,而且還提供助學金。

21歲的哈爾(Tereq Harh)也靠這樣的助學金「以學免工」翻轉人生。他從學校畢業後考取歷史悠久的伊斯坦堡星星科技大學(Yildiz Teknik University)機械電子工程學系,現在念大一。

他告訴中央社記者,2016年一枚炸彈落到他們位在阿勒坡的房子裡,家沒有了,人還在。剛到土耳其的時候,他和弟弟在成衣廠打了兩年工。

敘利亞難民哈爾3月30日受訪時表示,本來以為自己會做工一輩子,教育機會助他翻轉人生。他目前是伊斯坦堡星星科技大學機械電子工程學系大一學生。中央社記者何宏儒伊斯坦堡攝 110年5月17日
敘利亞難民哈爾3月30日受訪時表示,本來以為自己會做工一輩子,教育機會助他翻轉人生。他目前是伊斯坦堡星星科技大學機械電子工程學系大一學生。中央社記者何宏儒伊斯坦堡攝 110年5月17日

「學校設立之前,我以為不會再有機會受教育,我覺得自己會一輩子做工。」哈爾說:「工作到第2年的時候,我已經會操作機器,但是當時我多麼希望重拾書本。」

自敘利亞衝突爆發以來,土耳其累計接納超過400萬難民,其中近100萬敘利亞人落腳第一大城伊斯坦堡。2013年被任命為蘇丹加濟區長的烏斯蘭瑪茲(Ali Uslanmaz)說,光是當地就有大約4萬敘利亞人。

「童工很多,我們覺得他們應該去上學,但是這些家庭不得不讓小孩去打工。」烏斯蘭瑪茲說:「於是費瑟兄弟(Faisal Kardesi)挨家挨戶拜託家長讓小孩去上學,工廠給小孩多少工資,他就提供多少助學金,不收學費、課本免費。後來有超過480個童工因此重拾書本。」

烏斯蘭瑪茲2017年升任土耳其中部凱色里省(Kayseri)副省長,今年稍早結束36年公職生涯退休。

他口中的費瑟兄弟是慈濟基金會土耳其志工胡光中。胡光中和另外兩位志工周如意、余自成自2014年開始濟助逃往土耳其的敘利亞人,並且在蘇丹加濟區成立滿納海國際學校,對難民子弟提供教育。

長期擔任地方首長的烏斯蘭瑪茲告訴中央社記者,弱勢家庭小孩最容易被人欺凌而誤入歧途,「不只是土耳其,全世界都一樣。我公職生涯輪調各地36年,對這種社會問題非常敏感」。

他表示,如果沒有社會扶助,難民無法讓子弟上學,這些孩子可能會去偷竊、搶劫、吸毒,甚至餓死,將會造成更多社會問題。

慈濟基金會土耳其志工余自成自2014年起與另外兩位志工胡光中、周如意濟助敘利亞人,並成立滿納海國際學校教育難民子弟。圖攝於108年3月29日。中央社記者何宏儒伊斯坦堡攝 110年5月17日
慈濟基金會土耳其志工余自成自2014年起與另外兩位志工胡光中、周如意濟助敘利亞人,並成立滿納海國際學校教育難民子弟。圖攝於108年3月29日。中央社記者何宏儒伊斯坦堡攝 110年5月17日

目前慈濟每月的「發放」濟助了蘇丹加濟區超過7000戶難民家庭,每年有2000名兒童因此獲得教育機會。烏斯蘭瑪茲說:「你能夠想像,2000個本來會上街乞討的小孩得救?」他說,部分歐洲大國甚至還不願意接納300、500個難民。

土耳其過去兩年來經濟每下愈況,瀕臨危機邊緣,就連土耳其公民都難以找到還過得去的穩定工作。寄人籬下的難民處境原本就已脆弱,他們的子弟想要接受教育其實困難重重。

安卡拉的中東科技大學(METU)社會系助理教授澤爾(Besim Can Zirh)指出,如果家庭沒有經常性、穩定的收入,敘利亞小孩很難獲得教育機會。儘管有所謂支持機制,也就是教育補貼,但額度非常有限。

澤爾告訴中央社記者:「難民還會遭遇到來自社區的排擠,有些限制甚至直接來自里長或校長,因為家長會說『我們不希望這個階層的人靠近我小孩』。」他表示,非政府組織(NGO)在提升難民教育機會上著力甚深。

滿納海國際學校校長主麻(Cuma Usta)坦言,學校裡大部分學生本來根本不可能有機會上學,更別說上大學。

2018到2020年,這所學校有84個敘利亞畢業生考上土耳其大學,包括24位醫科、25位工科、35位文科相關科系。

主麻告訴中央社記者:「除了知識、科學、道德教育之外,學校更讓他們找回了希望。在遭到剝奪教育權利多年後,重回學校的孩子們宛如新生。」

他說,滿納海國際學校是土耳其唯一大量招收敘利亞學生的學校,其運作模式得到土耳其政府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認可,雙方依照滿納海模式展開合作,在全境推動「教育不能等待計畫」(Education Cannot Wait),已經開設數百間臨時教育中心,對難民提供教育。

學校成立讓學生對未來重燃希望,對教師而言何嘗不是一種救贖?

伊斯坦堡滿納海國際學校3月30日對社區的難民進行「發放」,一位帶著小孩參與作業的敘利亞婦女接下可用於連鎖超級巿場的賑濟卡。中央社記者何宏儒伊斯坦堡攝 110年5月17日
伊斯坦堡滿納海國際學校3月30日對社區的難民進行「發放」,一位帶著小孩參與作業的敘利亞婦女接下可用於連鎖超級巿場的賑濟卡。中央社記者何宏儒伊斯坦堡攝 110年5月17日

滿納海國際學校阿拉伯語教師澤伊(Amal Al Mohammad Zeyh)說:「學生們終於重回教室,他們翻開課本時臉上帶著笑容、削鉛筆時心中懷抱喜悅。作為一個老師,那是自從我離開敘利亞以來最美好、最無與倫比的一刻。」

她說:「用一句話來講,我會說,那就像是死而復生。對我、對學生而言,都是如此。」

本來是童工的沙胡德現在個頭抽高,彬彬有禮而且英語流利,學校每月進行「發放」的時候,他會穿上黃色背心擔任志工服務鄉親。原本以為自己會一輩子做工的哈爾進入大學念機械電子工程,現在也能夠用英語接受訪談。他立志在土耳其至少完成大學學業,將來返回故鄉投入重建。

據UNICEF,土耳其境內約有85萬名難民兒童,其中30萬人失學。聯合國教育不能等待基金會主席薛里夫(Yasmine Sherif)受訪時強調:「要改變難民兒童命運,出路只有一個:讓孩子接受教育。這需要國際社會全力支持。」

戰爭毀滅了家園,但是無法摧毀人們對未來的希望。主麻說:「學校的成立是學生們生命的轉捩點,猶如黑暗中的光芒、沙漠中的甘泉,照亮、滌蕩了靈魂。他們許多人未來會成為科學家,他們的肩膀將會擔起對國家和世界的責任。」(編輯:陳惠珍)1100517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