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雙減政策週年 中國補習地下化資源反向菁英傾斜

2022/7/26 17:14(7/26 17:31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國「雙減」政策執行週年,補習行業非但沒有消失,反而走入地下化,更高的學費和更需人脈引介的家教師資,使資源反向重分配給中上階層家庭。圖為2021年9月上學的南京小學生。(中新社提供)
中國「雙減」政策執行週年,補習行業非但沒有消失,反而走入地下化,更高的學費和更需人脈引介的家教師資,使資源反向重分配給中上階層家庭。圖為2021年9月上學的南京小學生。(中新社提供)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沈朋達台北26日電)中國試圖以「雙減」政策整治補習業,減輕學生和家長負擔。一年後,補習業並未消失,而是走入地下化,更高的學費和更需人脈引介的家教師資,使資源反向重分配給中上階層家庭。

為了減輕學生的補習負擔和家長的學費開支,中國去年7月24日公布「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簡稱「雙減」),衝擊了原先市值粗估近人民幣2兆元(約新台幣8.9兆元)的中國補教業,大量線上和實體補習公司裁員關閉,老牌業者「新東方」也被迫轉型。

一年過後,中國學生和家長的補習壓力是否減輕了?

上海英文媒體「第六聲」(Sixth Tone)近日報導,「雙減」政策推出後,補習業並未消失,反而催生了龐大的補習黑市,這個市場讓經濟富裕、人脈豐富的中上階層家庭,更容易獲得補習資源。

報導引述在北京從事金融工作的陶姓家長表示,她12歲孩子的暑假被英文、數學、物理和課輔課程排滿了。她找到的補習班都是由小公司經營,他們從監管網中逃脫,「只要努力尋找資源,你還是能找到他們」。

一名吳姓家長也在「雙減」實施後,連同兩個家庭,為子女找到外籍英文老師上1對3的家教課。居住在教育競爭激烈的海淀區,她還安排7歲孩子在暑假上英文、中文、數學、繪畫、芭蕾、電腦和游泳等課程。

報導引述紐約大學研究中國教育體系的副教授程華宇(Hua-Yu Sebastian Cherng)分析指,當一項政策影響中上階層家庭時,他們會找到繞過法律的方法,「這些家庭有最豐富的資源,他們最了解如何在中國做事」。

不過吳姓家長也反應,「雙減」讓補習費用更高了。以往小孩的英文班學費大約是一年2萬元,現在則是兩倍。她估計,女兒每個月的課外學習費要1萬多元。

這樣的補習開支,擔任高階白領、年薪合計百萬的吳家夫婦還可負擔;但多數北京的家庭收入只有這個數目的1/4。

一名在上海的范姓家長說,11歲女兒現在只在一個因「雙減」政策轉型為非營利機構的補習班上課,不過課程從實體轉為線上,小孩的收穫並不多,成績也退步。

她說,現在雖然省了補習費,但要花更多時間教女兒,且自己無法像補習班一樣有系統地教學。

她也反應,自己很難找到地下補習班的資源,其他家長也保持低調,不願幫忙。

報導引述多位家長稱,因為擔心被舉報,也因為學生的競爭本來就很激烈,他們對孩子上家教的事保持低調,也不希望其他學生接觸到同一位老師。

程華宇表示,中國家長的焦慮更甚以往,這是「雙減」政策無法徹底消除家教所造成的影響,「中產階級的家長更緊張;短期內,最菁英的中上層家庭則已找到了出路」。(編輯:李雅雯)1110726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