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國防改革因應超限戰 專家:需加強跨部會整合

最新更新:2020/05/20 13:39

(中央社記者繆宗翰台北20日電)總統蔡英文今天的就職演說提出國防事務改革,要求加速發展「不對稱戰力」。專家分析,台灣除慎防共軍逐漸強化的聯合作戰能力,因應非軍事的「超限戰」更要加強跨部會整合。

蔡總統上午說明未來4年國防事務改革目標時,首先提出加速發展「不對稱戰力」,表示在強化防衛固守能力的同時,戰力發展將著重機動、反制、非傳統的不對稱戰力;並且能夠有效防衛「網路戰」、「認知戰」以及「超限戰」的威脅。

專研共軍議題的台灣軍事專家亓樂義今天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分析,蔡總統看待國防戰略的角度相當宏觀,不僅侷限於軍事體系,因應「網路戰」、「認知戰」、「超限戰」更是跨領域、跨部會的戰略思維。

亓樂義指出,中共近年全面對台採取經濟、文化、資訊、大外宣等方面「超限戰」作為,削弱民心士氣,壓縮戰略空間。「軍事行動往往是最後的臨門一腳,在此之前,超限戰已在發生」。

所謂「認知戰」則屬於「影響力作戰」(influence operations),著重干擾和影響心理、認知及判斷過程,多利用即時、多元載具的社群媒體影響目標群眾的心理認知。

他表示,發展「不對稱戰力」是國防軍事部門的主責,但「超限戰」是超越領域的全面作戰,「網路戰」更是現代戰爭中重要的「制資訊權」,需要建構政府跨部會整合協調系統才能因應,「在這一點台灣還有相當的改善空間」。

亓樂義也提到,前解放軍將領喬良近日撰文稱「武統不可輕率急進、解決台灣問題的關鍵在於先解決中美實力對比」,可以看出共軍對軍事犯台仍持保守態度,但政府必須進一步思考中共可能對台的「非戰爭軍事行動」

對於發展「不對稱戰力」,亓樂義則表示,台灣與中共軍事規模差距懸殊,不可能「對方製造幾百架飛機,我們跟著做幾百架」,因此發展能自主、製作成本較低、可持續,且對方難以反制的「不對稱戰力」,是國防發展長久以來的重要原則。

在具體落實上,他認為,台灣有足夠條件可以製作各式防空、反間飛彈,成本不僅比製造機艦來得低,且能持續製造,在實際運用上共軍也較難反制。

亓樂義提到,共軍近年海空軍事行動頻頻前出第一島鏈,最遠抵達第一、第二島鏈之間、距離關島1500公里左右的菲律賓海,正好是空地20飛彈最遠射程處,同時也是共軍的情報、監視、偵察(ISR)極限。

他認為,解放軍兵力投射前出第一島鏈,更具聯合作戰色彩,對台灣而言無疑是一大威脅,「航空母艦都能到台灣東邊了,代表我們受威脅的方向變多了」,這也意味著台海的「天險」戰略優勢不再。

亓樂義指出,在這種情況下,國軍必須加強聯合作戰與分區守備的能力,面對共軍頻密干擾,空中驅離行動也應更加強勢。

訂閱《早安世界》電子報 每天3分鐘掌握10件天下事
請輸入正確的電子信箱格式
訂閱
感謝您的訂閱!

國立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助理教授林穎佑近期受訪時也指出,從這幾次共軍海空聯合軍事行動可以看出,解放軍經過這一輪軍改,作戰能力確實更加完善,對台威脅更大,必須嚴加防範。

不過,林穎佑指出,中國防疫之初出現缺乏軍方支援導致疫情逐漸失控的狀況,防疫期間更出現各省市間物資分配問題。從解放軍參與防控疫情的行動中可以看出,共軍後勤體系仍有不足,值得國軍作為規劃因應戰術時的考量。(編輯:周慧盈)1090520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