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新聞專題
性平怎麼教
性別平等教育在台施行16年,近年因公投案及同婚專法掀起風波,讓老師在教與不教之間兩難,部分老師選擇採用隱晦、婉轉方式教學,形成另類現象。
性平怎麼教

性平怎麼教/反同挺同激戰性平教育 老師左右為難

最新更新:2020/05/25 11:37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長期進入校園進行相關性平教育宣導,近年卻因部分團體、家長抗議及2018年公投發酵,導致宣導場次急遽減少,也曾因演講內容遭「斷章取義」,導致學校高層遭到民代施壓。(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提供)中央社記者吳欣紜傳真 109年5月23日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長期進入校園進行相關性平教育宣導,近年卻因部分團體、家長抗議及2018年公投發酵,導致宣導場次急遽減少,也曾因演講內容遭「斷章取義」,導致學校高層遭到民代施壓。(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提供)中央社記者吳欣紜傳真 109年5月23日

(中央社記者吳欣紜、陳至中台北23日電)性別平等教育在台施行16年,近年因公投案及同婚專法掀起風波,讓老師在教與不教之間兩難,為了避免爭議,部分老師選擇採用隱晦、婉轉方式教學,形成另類的特殊現象。

性平教育希望透過教育方式教導學生尊重多元性別差異、消除性別歧視,以促進性別地位的實質平等,然而自2004年6月23日公布施行「性別平等教育法 」至今16年,家長、宗教、性別、人權團體在教材、課堂教學上不斷角力。

事實上,中小學的性平教育,一直是主戰場。尤其在2018年11月24日公民投票前夕,有關同性婚姻與中小學性平教育公投提案、2019年立法院5月17日通過俗稱同婚專法的「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前後,校園性平教育成了反同、挺同攻防焦點。

中小學性平教育 校外資源角力

今年3月16日,行政院公報資訊網刊出教育部公告,廢止財團法人台灣彩虹愛家生命教育協會辦理高級中等以下學校及幼兒園教師進修課程的認可資格,即是一個階段性的結果。

雖然這只限於教師進修課程,「彩虹媽媽」等團體進入校園協助教學,仍是依照既有辦法處理。但是,對於宗教背景團體的認可資格被廢止,性別團體大都持正面態度,性平教育大平台就藉此號召民眾檢視相關課程有無落實性平、人權、兒童權利公約內涵。

彩虹愛家協會則感到錯愕,認為教育部的決定是對孩子的損失,並表示仍將持續提供培訓課程。

另一方面,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長期進入校園進行相關性平教育宣導,近年卻因部分團體、家長的抗議及2018年公投發酵,導致入校宣講的場次急遽減少,最高峰從每年500至600場次跌至僅有不到200場次。

不僅如此,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也曾因演講內容遭到「斷章取義」,導致學校高層遭到民代施壓。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社工主任鄭智偉回憶,協會曾經有種子教師到某間高中演講,演講議題包含同志、性別多元及校園友善,種子教師在演講結束後開放提問,並貼心將學生舉手提問的問題打在投影片上,避免有學生聽不到提問,但最後卻被有心人士拿來做文章。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社工主任鄭智偉(左1)回憶,協會曾有種子教師到高中演講,議題包含同志、性別多元及校園友善,卻被有心人士拿來做文章。圖為2019年10月26日台灣同志遊行鄭智偉擔任總召說明遊行理念。(中央社檔案照片)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社工主任鄭智偉(左1)回憶,協會曾有種子教師到高中演講,議題包含同志、性別多元及校園友善,卻被有心人士拿來做文章。圖為2019年10月26日台灣同志遊行鄭智偉擔任總召說明遊行理念。(中央社檔案照片)

鄭智偉指出,曾有學生詢問「請問什麼是肛交」、「是不是所有男同志都喜歡肛交」之類好幾個問題,種子教師沒有迴避問題,一一講解;不料,隔了沒幾天,一張當天投影片列出肛交問題的照片流出,當天演講內容「被」變成「同志團體教學生肛交」,該校校長也被民代叫去報告。

鄭智偉說,事發後,原本長年合作的這所學校就再也沒有邀請同志諮詢熱線派人到校宣講,變成校方輔導老師自己來教,或者是向熱線索取相關資料。

以鄭智偉的立場來說,他希望每一個老師都能教導性平教育,非政府組織NGO團體扮演提供資源與協助的角色,如今情況卻讓老師躊躇再三,尋求NGO協助顯得困難。

鄭智偉指出,一些反對意見確實造成基層導師壓力,因此許多第一線老師改用比較隱晦的方式,低調而默默地教學,例如說,在教學之前先來個開場白:「接下來要講的事情,歷屆學長姐都很有收穫。有時候,老師覺得是好東西,家裡爸爸媽媽卻不見得喜歡。」

鄭智偉說,小朋友「因此聽完就放在心裡」,形成另類特殊的現象;也有老師會透過討論時事,選一兩則與性別有關新聞,其中一則可能跟婚姻平權有關。

雖然,可能有老師可能因部分家長意見感到壓力,卻也有家長相當認同在學校施行性平教育,擁有兩個小朋友的家長劉家豪告訴中央社記者:「其實大部分家長對於性平教育是認同的,小朋友對於性平教育的接受度其實也相當高。」

教師專業能否展現 家長態度是關鍵

劉家豪指出,現在社會環境讓小孩相當早熟,娛樂節目不時以笑謔方式呈現與性相關的議題,小朋友觀看了之後,可能就是有樣學樣,以同樣的方式笑鬧同儕。

劉家豪以家長身分認為,性別平等教育應該與其他科目像是國文、數學等被平等對待。不論是人際交往或是導正觀念,對小朋友來說都相當有需要,而且「專業的就交給專業」。

鄭智偉也提到,如果沒有給予小孩正確知識,小朋友可能就是用自己的方式去尋找答案,他曾經在給家長演講時,當場請家長用手機google搜尋關鍵字,看看會顯示出什麼畫面,結果家長難以置信。

他說,若是不讓學校老師教、也不讓社會資源進入,「家長到底希望給下一代什麼樣的性平概念?」(編輯:陳清芳)1090523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