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Icon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下載

沉浸式體驗傳遞克蘇魯恐怖 田邊剛解密洛夫克拉夫特【專訪】

2024/3/4 11:59(3/4 15:34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日本漫畫家田邊剛(圖)以改編恐怖小說家洛夫克拉夫特作品聞名,以細膩、極具張力的畫面呈現原汁原味的洛夫克拉夫特。中央社記者翁睿坤攝 113年3月4日
日本漫畫家田邊剛(圖)以改編恐怖小說家洛夫克拉夫特作品聞名,以細膩、極具張力的畫面呈現原汁原味的洛夫克拉夫特。中央社記者翁睿坤攝 113年3月4日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文:黃淑芳 攝影:翁睿坤

以改編洛夫克拉夫特原典聞名的日本漫畫家田邊剛

田邊剛小檔案

田邊剛(TANABE Gou)

1975年生於東京,2001年以《砂吉》獲Afternoon四季賞審查員特別賞,2002年改編高爾基原作的《二十六個男人和一個少女》獲ENTERBRAIN entame大賞佳作。2004年將洛夫克拉夫特的《異鄉人》改編為漫畫之後,持續改編洛夫克拉夫特的作品,包括《瘋狂山脈》《超越時間之影》《星之彩》等,獲得高度評價。

看更多
關閉
,以往鮮少公開露面或受訪,似乎有點神祕。從不出國的他,去年首度踏出國門參加波蘭國際漫畫節,他把生平第二場海外活動獻給台北國際書展,帶著對他別具意義的新書《印斯茅斯之影》出席書展座談、為台灣讀者簽繪,並接受中央社專訪,細說與洛夫克拉夫特結緣的過程,也不藏私地揭密他如何做到原汁原味呈現克蘇魯恐怖的「不可能的任務」。

專訪一開始,記者遞上名片自我介紹,田邊剛從牛仔外套口袋掏出一個大約3公分高的小瓷偶給我。同行的責任編輯山本年泰在一旁補充:「這就像是他的名片,是坐在寶座上的克蘇魯喲。」

克蘇魯神話(Cthulhu Mythos)是洛夫克拉夫特(H.P. Lovecraft,1890-1937)的代表作,這位生前未獲重視的美國作家,早已成為20世紀恐怖小說的同義詞,他那「無以名狀的恐怖」獨特世界觀,影響了史蒂芬金、尼爾蓋曼等眾多作家,許多電影、遊戲都受其啟發,但要把洛夫克拉夫特的原典改編成影視作品,一直被視為不可能的任務。

田邊剛一系列改作漫畫《瘋狂山脈》、《超越時間之影》、《魔犬》、《星之彩》被公認為忠實呈現洛氏原作,張力極強,氛圍鋪陳與畫面細膩程度猶如紙上電影,在國際間廣受好評;他的名字已與洛夫克拉夫特緊緊相連。這一切是怎麼開始的呢?

改編克蘇魯神話讓田邊剛(圖)一舉成名,擄獲大量海外書迷。年輕的他也曾經徬徨絕望,與洛夫克拉夫特相遇,讓他找到安身之處。中央社記者翁睿坤攝 113年3月4日
改編克蘇魯神話讓田邊剛(圖)一舉成名,擄獲大量海外書迷。年輕的他也曾經徬徨絕望,與洛夫克拉夫特相遇,讓他找到安身之處。中央社記者翁睿坤攝 113年3月4日

與洛夫克拉夫特的第一次接觸

「20來歲的時候,我還只是個打工仔,生活並不寬裕,對自己的未來感覺蠻絕望的,」田邊剛說,「我心想我只會畫畫,還是希望能成為漫畫家,就試著把自己的作品推銷給漫畫出版社。」出版社編輯建議田邊剛多看文學名著,試著把它圖像化。「我們一起探討了很多作品,有一天,編輯要我讀讀看洛夫克拉夫特。」

一讀之下,洛夫克拉夫特神祕、獨特的世界觀震撼了田邊剛。他認為漫畫讀者會很想看這樣的作品,同時也從洛夫克拉夫特身上看到自身寫照。

「看了他的作品,覺得好像找到我自己的安身之處。」他說,洛夫克拉夫特本人也身處絕望當中,但仍在絕望之中努力寫作。年輕的田邊剛覺得像是看到自己的寫照,也從此成為洛氏忠實粉絲。

改編最困難之處:重現原作獨特世界觀

田邊剛最早執筆改編的洛夫克拉夫特原典是《異鄉人》,成果頗受好評,他和責編討論選材,一部接一部地畫下去。選材主要考量哪些原著適合漫畫化、能否完整呈現洛夫克拉夫特世界觀、能否與現代社會有所連結,以及原著是否有人氣。

選定改編題材之後,第一道工序當然是重新細讀原著,想像它想呈現的神祕世界是什麼樣的感覺。接著,田邊剛讓自己化身為書中主角,用第一人稱的角度去想像主角所見所聞所感,然後再製作分鏡表、組織漫畫故事架構、設定人物性格。

其中最困難的環節,是如何重現洛夫克拉夫特的世界觀。除了自己想像詮釋,他也會讀參考資料,去看古蹟、老照片集,揣摩時代氛圍。繪製《印》時,他就實地走訪一處百年前的銅礦,後來因為發生公害而沒落,與故事背景有幾分相像。

沉浸式體驗 讀者跟主角一起冒險

以克蘇魯意念延伸的影視創作、電玩桌遊雖然不少,但以當代眼光來看,洛夫克拉夫特的原典並不容易讀,田邊剛的漫畫填補了這個缺隙,為洛夫克拉夫特吸引了新世代粉絲,更難得的是贏得不同國家的老粉絲認同。這是怎麼做到的?他掌握了什麼關鍵密碼?

田邊剛認為,任何故事如果能夠讓讀者彷彿跟主角一起置身其中、經歷同一場冒險,會比較容易獲得讀者的同感,「尤其洛夫克拉夫特有獨特的世界觀、對未知的恐懼,他的故事通常都是主角一個人在那個世界裡慢慢地前進、慢慢地發現些什麼。所以我會用沉浸式體驗的方式,就像讓主角手持一台攝影機,讓讀者跟主角看到相同的畫面,跟著主角一起去探險,一起用第一人稱的視角去了解那個未知的故事到底是什麼。」

《印》有一段描繪主人翁住在旅店,半夜有人試圖入侵房間,他聽著走道傳來的聲響、聞到奇異的味道,猜測著門外的狀況,煩惱著該不該逃命⋯⋯這一節讀得讓人心臟一揪,忍不住跟著緊張,幫主角害怕起來。聽著記者的讀後感,田邊剛笑著輕輕握拳說:「太好了太好了,這樣就成功了!」

如何透過畫面渲染恐怖氣氛,他進一步解釋,「以技法來說,我使用大量的陰影,但不會刻意去描繪陰影裡頭是什麼,並以不平衡的構圖架構,來營造恐怖不安的感覺。」比方說旅店走道這幅圖,正好是一個人高度的視角,就像是讀者自己在現場看的感覺。「設定了這個場景之後,我們再來想像這個時候主角一個人在房間裡,會有什麼樣的感受。」

《印斯茅斯之影》一幕,嘗試入侵主角房間的人站在走道上,微弱燈光在昏暗空間裡投射出巨大陰影,營造令人不安的氛圍。(獨步文化提供)
《印斯茅斯之影》一幕,嘗試入侵主角房間的人站在走道上,微弱燈光在昏暗空間裡投射出巨大陰影,營造令人不安的氛圍。(獨步文化提供)

印斯茅斯之影

《印斯茅斯之影》描述一個剛從大學畢業的年輕人,在探尋家族史的過程中,搭上禁忌公車來到惡名昭彰的小鎮,經歷駭人的遭遇。

田邊剛認為這是洛夫克拉夫特投射最多個人色彩的一部作品,不管是時代設定、角色設定,主人翁的孤獨感、初入社會的不安、對歷史與老事物的喜好,都是洛夫克拉夫特本人的縮影。

洛夫克拉夫特在《印》描繪了異生物的日常生活面貌,他們和人類一樣很努力地求生,透過各種方式延續族群的生命。田邊剛筆下似乎也透露出對異生物的某種同情。

「異生物試圖支配人類,其實人類也是這樣,人類也會想支配不同的民族。但是在產生『人類也是這樣』感受時,你又會立刻發現:欸不對,這個異生物有爪子、很兇猛,有可能把人類吃掉,你會瞬間產生恐懼。」田邊剛說,他特別想要表達這種發現異生物與人類有共同點,但又立即察覺到兩者不同,激發恐懼感的強烈衝擊。

演繹了這麼多洛夫克拉夫特,他覺得哪部作品最恐怖?有沒有回頭來讀,覺得自己的漫畫也很恐怖的故事?

「原作對我來說都很恐怖!異鄉人、瘋狂山脈、塞勒菲斯(正在日本連載)都很恐怖,印斯茅斯之影也很驚悚,尤其是最後一幕,太恐怖了!可是結局恐怖的同時又產生一種衝擊,令人感到很悲傷。」不過,他只有看原著的時候覺得恐怖,看自己的漫畫時可能已經習慣了,「反而覺得這種恐怖挺有趣的。」

《印》的主角最後找到了家族史的答案,終於知道舅舅、表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終於知道父親為什麼用那樣的眼光看自己。讀完最後的謎底,再回頭重讀全書,會有全新的感受。

充滿好奇心 熱愛模型

洛夫克拉夫特的故事經常起源於某人的好奇心,出於好奇而去探查某事某地,最後得出「你最好不要知道」的結論。倘若處於《印》主角的位置,田邊剛會搭上那班大家都說最好不要搭、途經印斯茅斯的公車嗎?

「一定要去的啊!愈是叫我不要去,我就愈想去,那裡一定有什麼很重要的線索啊。」他毫不猶豫秒答。

他形容自己是「比較像小孩的個性」,小時候媽媽說4樓的高度很危險,不可以跨越欄杆,「我心想奇怪,你幹嘛這樣講。你愈講我就愈會想去試試看,不但跨越欄杆,還在欄杆外圍走來走去,把媽媽嚇得半死。其實那時候對高度、對危險還沒什麼概念,只是你愈叫我不要,我愈會去做。比方說叫我不要把手指伸進瓶子裡、會卡住喔,你愈講,我愈想試試看。」

講著講著,他自己也覺得好笑,連忙補了一句:「小時候好奇心比較強烈,現在應該還好啦。」

什麼都想試試看的性格,也反映在喜好上。例如DIY克蘇魯瓷偶。

田邊剛親手燒製的瓷偶,他笑著說這個太小了啦,「連我自己都搞不清楚哪邊是正面」,細看之後確認,這一只是坐在寶座上的克蘇魯。中央社記者翁睿坤攝 113年3月4日
田邊剛親手燒製的瓷偶,他笑著說這個太小了啦,「連我自己都搞不清楚哪邊是正面」,細看之後確認,這一只是坐在寶座上的克蘇魯。中央社記者翁睿坤攝 113年3月4日

田邊剛親自設計、捏塑、上釉、用小型電窯燒製,家裡還有大約200個,尺寸從3公分、10公分到30公分都有,全是克蘇魯角色。去年去波蘭也帶了一大批去發送,「請大家跟我一起分享,希望可以變成大家的平安符。」熱愛模型的他,這趟來台也想去「台北的秋葉原」之類的地方逛逛,看看模型。

改編洛夫克拉夫特已經20年,現在讀洛夫克拉夫特的心情,跟十幾年前可有不同?對於現在的他來說,洛夫克拉夫特最迷人之處是什麼?

聽到這個問題,他露出狐疑的表情,喃喃推算真有20年那麼久嗎?

田邊剛說,創作上,有些地方確實不同。例如繪製的重心改變了,還是新人的時期,企劃案指定必須在24頁之內完成故事,以免讓讀者等連載等太久,他必須花很多工夫、巧思去設計。到了中後期,他的重點已不是講究技法,而是如何闡述原作的世界觀。另外,新人階段的他沒有書迷,所有的詮釋偏向個人見解;後來他漸漸有了書迷,認識了一些克蘇魯研究者,有機會相互交流,對洛夫克拉夫特也有更多不同的認識。

不過,對他而言,洛夫克拉夫特最迷人之處「從以前到現在沒有改變過,就是那獨特的世界觀,宇宙未知、宇宙恐怖就是他最有魅力的地方。」

洛夫克拉夫特的作品總數很多,是不是還可以再畫十來年?田邊剛搖搖頭說:「沒,好像沒有什麼可畫的了,人氣作品都畫得差不多了。」這句話讓一旁的責編大急,連忙解釋5月還有新書《塞勒菲斯》,接下來也有幾部已經決定好的題材,這個系列還會持續一陣子啦。(編輯:翁堃耀)1130304

田邊剛的獨門簽繪,當然是克蘇魯。中央社記者翁睿坤攝 113年3月4日
田邊剛的獨門簽繪,當然是克蘇魯。中央社記者翁睿坤攝 113年3月4日
「一個人面對鏡頭有點寂寞呢」,田邊剛笑著把出版社的吉祥物貼在胸口這麼說。中央社記者翁睿坤攝 113年3月4日
「一個人面對鏡頭有點寂寞呢」,田邊剛笑著把出版社的吉祥物貼在胸口這麼說。中央社記者翁睿坤攝 113年3月4日
田邊剛親手燒製的克蘇魯瓷偶與新作《印斯茅斯之影》。中央社記者翁睿坤攝 113年3月4日
田邊剛親手燒製的克蘇魯瓷偶與新作《印斯茅斯之影》。中央社記者翁睿坤攝 113年3月4日
洛夫克拉夫特傑作集:印斯茅斯之影
洛夫克拉夫特傑作集:印斯茅斯之影
  • 作者| H.P.洛夫克拉夫特、田邊剛
  • 譯者|李彥樺
  • 出版社|獨步文化
  • 出版日期|2024/01/31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
請繼續下滑閱讀
如果在冬夜 一個戀家的人
172.30.14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