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Icon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下載

歐盟翻譯年花逾340億元 語言議題難脫政治

歐盟27個國家的人講24種語言,會議要怎麼開?為什麼歐洲議會裡無論大小會議室多半是圓弧形的?歐盟的翻譯,是個涵蓋逾3000專職人員、年花逾340億元的龐大事業。

中央社駐布魯塞爾特派員田習如

2023/10/11 08:30(10/11 13:05 更新)

每年歐盟翻譯文件高達660萬頁,堆起來高度相當於2座半的巴黎艾菲爾鐵塔,聘雇的專職翻譯超過2000人;口譯場合每年則有數千場,專職口譯員逾300人。合計歐盟三大機構翻譯加口譯經費每年超過新台幣340億元。圖為歐盟口譯工作現場。(歐洲議會提供)中央社記者田習如布魯塞爾傳真 112年10月11日
每年歐盟翻譯文件高達660萬頁,堆起來高度相當於2座半的巴黎艾菲爾鐵塔,聘雇的專職翻譯超過2000人;口譯場合每年則有數千場,專職口譯員逾300人。合計歐盟三大機構翻譯加口譯經費每年超過新台幣340億元。圖為歐盟口譯工作現場。(歐洲議會提供)中央社記者田習如布魯塞爾傳真 112年10月11日

歐洲聯盟(EU)近來一場茶壺裡的風波讓人生出不少「黑人問號」。

話說剛完成國會改選的西班牙看守政府8月間向歐盟提案,要求將境內的加泰隆尼亞(Catalan)、加利西亞(Galician)和巴斯克(Basque)這3個方言納入歐盟官方語言之列,並趁著西班牙輪值歐盟主席國的這半年,將此案迅速排進9月部長會議的議程。

看守總理桑傑士(Pedro Sanchez)的盤算是拉攏前述地區政黨,以助他在選後各黨都不具主導性的僵局中組成聯合政府。歐盟各國連算盤都不用撥,就知道這樁「賠錢生意」做不得,但若拒絕得太快,又恐怕影響西班牙政局,於是就拿出歐盟最擅長的「拖字訣」,下次會議繼續討論。

為什麼語言問題在歐盟既敏感、重要又「燒錢」?

目前歐盟訂定的官方語言共24種,由於比利時說法語和荷語,奧地利、盧森堡說德語,賽普勒斯說希臘語,因此涵蓋歐盟27個成員國的23種母語及英語。

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去年一份探討歐盟多語政策的報告開宗明義說,24種官方語言的和諧共存是歐盟最重要特質之一,不但表彰各國的文化認同,也有助於歐盟維護民主、透明和可責性。

有個場景最能表現歐盟語言的規模。

每個月歐洲議會召開全體大會時,環繞在大議場上方的24個包廂,就會坐滿24種語言各3位口譯人員。從頻道01德語、02英語、03法語…直到加入歐盟資歷最淺的克羅埃西亞語,讓700多位由各成員國選出的議員可用本國話暢所欲言,聽眾再從24個頻道選聽口譯。

前述議會報告指出,因為每個語言可譯成23種其他語言,因此歐盟的語言組合高達552種(按:24x23)。除了大會時口譯全員待命,平常委員會等小型會議則會視出席者來安排需要的口譯員。

文字翻譯與口譯分屬不同部門。每一個歐盟法案實施前都必須翻譯成24種文字版本,加上各種官方文書,據歐盟三大機構各自統計,歐洲議會每年翻譯文件量超過270萬頁、歐盟執行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每年近260萬頁、歐盟理事會(Council of EU)130萬頁。如果全都印出來堆著,三大機構合計可以堆成兩座半的艾菲爾鐵塔。

前述議會報告估計,歐盟每年花在翻譯、口譯的預算共超過10億歐元(約新台幣340億元)。

再從各機構最新資訊可知,口譯需求最大的議會現聘有275位專職口譯、600位文字翻譯;文書需求最大的執委會則是雇用高達2009位翻譯、24位口譯;理事會專職口譯也有24位,再加上專案委外人數,歐盟的譯者圈十分龐大。

歐洲議會每次召開全體大會時,24種語言的口譯人員就會隱身在大議場上方約2、3樓位置的24個玻璃包廂內,以「接力」方式轉譯最多可達552種語言組合的南腔北調。(歐洲議會提供)中央社記者田習如布魯塞爾傳真 112年10月11日
歐洲議會每次召開全體大會時,24種語言的口譯人員就會隱身在大議場上方約2、3樓位置的24個玻璃包廂內,以「接力」方式轉譯最多可達552種語言組合的南腔北調。(歐洲議會提供)中央社記者田習如布魯塞爾傳真 112年10月11日

對外關係是歐盟的重要事務,遇有非歐盟官方語言的需求時就須委外,其中俄語、漢語、日語和阿拉伯語為大宗。

一位常與歐盟合作的自由譯者告訴中央社,歐盟機構有一份合格外部口譯者名單,其中住在歐盟總部比利時的漢語口譯只有4位,因此有大型會議需要時就會找巴黎、日內瓦等周邊地區的人來支援。

他透露,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流行前,歐盟的漢語口譯需求量非常大,有許多與中國的雙邊會議;後來疫情加上歐中關係轉冷,直到今年9月加速恢復交流,歐盟需要漢語口譯的場合才又變多了起來。

許多人會好奇,歐盟開會時怎麼做到多種語言同步口譯?圈內行話叫做「接力法」(relay),始自2004年。例如某個波蘭議員開始說起母語,口譯包廂裡能懂波蘭話的人就翻成各自熟悉的其他語言,讓不懂波蘭話但懂其他語言的譯者能再轉譯。

因此,碰到較少使用的語種時,經常得透過二手、三手翻譯轉傳。若有人講笑話,笑點也要等「接力棒」到達後才爆發。

前述自由譯者向我分享業內常識,即口譯者的語言能力分A、B、C三類,A是母語,B是會聽也會說的語言,C是能聽但不會說的語言。

「歐盟的英文包廂裡最多奇才,很多人同時具備7、8個C語言的能力。」他說,因此大家最常等待英文包廂裡翻出英語來接力。

有趣的是,不論例行記者會或歐洲議會的委員會,包廂外的頻道燈號經常會亮起的(表示有口譯在場)是英語和法語,許多歐盟工作人員也是英法雙語流利,歐盟人口第一大的德國包廂倒是經常沒人在。

圈內人說這是文化使然。幾個世紀前法語曾是國際通用語言,後來被英語取代,但法國人的文化驕傲反映在多說母語上,與德國人務實、願意常用英語不同。

語言即主權。加泰隆尼亞等西班牙分離主義盛行地區,對在地語言的執著不難理解,甚至傳出桑傑士政府願意從國庫支出3個方言加入歐盟官方語言所新增的翻譯費用。但歐盟不願開出這種特例,擔心其他成員國也跟著要求,畢竟歐洲有語言情結的國家可不只西班牙。

此外,愈少見的語言愈貴,例如愛爾蘭語2007年就成為歐盟官方語言,但歐盟花了十幾年才搞定愛爾蘭語的合格翻譯、口譯人力。據「歐洲新聞」(Euronews)報導,歐盟每翻譯一頁愛爾蘭語文件,就要花42歐元(約新台幣1430元),是單位成本最高的語種。

關於歐盟的多語體系,也許讀者還會好奇,成本和人力會否因人工智慧(AI)的運用而降低?目前歐盟文字翻譯人力確實逐年減少,也已導入部份AI系統,不過仍須人力複查。

至於口譯,前述自由譯者說,根據口譯協會問卷調查,會員平均認為要42年後他們才會被AI取代。40年後的歐盟會怎樣都不知道了,看來口譯員的金飯碗一定捧得牢。(編輯:馮昭)1121011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
172.30.14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