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Icon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下載

紐時:中國營造抗疫贏家形象 嚴控科研阻疫情溯源

2023/4/24 22:06(2024/1/18 08:52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紐約時報今天報導,早在COVID-19疫情爆發初期,中國就開始審查科學研究,導致部分發表在國際期刊的論文遭撤。圖為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路透社)
紐約時報今天報導,早在COVID-19疫情爆發初期,中國就開始審查科學研究,導致部分發表在國際期刊的論文遭撤。圖為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路透社)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北京23日綜合外電報導)紐約時報今天報導,早在COVID-19疫情爆發初期,中國就開始審查科學研究,且程度超乎想像,導致部分發表在國際期刊的論文遭撤,嚴控手法也妨礙探索真相和確定病毒起源的努力。

專家分析,北京政府用盡一切手段,目的就是要營造「中國早就以贏家姿態擺脫疫情」的國際形象。

據報導,2020年初,最早發現於武漢的傳染病獲正式命名為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當天,由美國和中國科學家組成的研究團隊曾發布重要研究,說明該病毒的傳播速度以及哪些族群最為脆弱。

論文發表後,世界各地紛紛依據研究發布警告,然而,短短數天內,研究人員悄悄撤下論文,還發布公告,要求科學家勿引用該論文。少數觀察人士發現到這個異常舉動,但此事很快就在大流行恐慌中遭到淡忘。

現在發現,這篇論文是在政府打壓科研的行動中,奉中國衛生官員指示遭到刪除。

論文共同作者、佛羅里達大學(University of Florida)學者隆吉尼(Ira Longini)在最近的採訪中首次公開透露該研究被撤的秘辛,「從中國取得任何資訊都很困難,太多資訊被掩蓋或隱藏」。

中國政府讓科學家噤聲、阻礙國際調查,以及針對疫情相關線上討論加以審查,這些均有證據可查。但實際上,北京對資訊的控制較許多流行病研究人員所知更加深入。紐時的調查發現,北京審查活動還將目標對準國際期刊和科學資料庫,共享科學知識的學術基礎也為之動搖。

紐時發現,中國科學家迫於政府壓力而隱瞞資料,從公共資料庫撤回基因序列資料,並修改了向期刊提交論文的關鍵細節。紐時對10餘篇被撤論文進行檢視後發現,西方期刊編輯也出於不明原因同意修改或撤下論文,間接助長這類行為。

包括世界衛生組織(WHO)在內的國際機構也為中國研究的混亂資訊和不準確時間線增添可信度。

近日,一個國際科學家團隊發現中國研究人員早在2020年1月就從武漢市場收集到、卻對外國專家隱瞞3年之久的基因序列資料。

圖為中國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中新社)
圖為中國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中新社)

對北京來說,控制和型塑疫情資訊是理所當然的做法,特別是在危機時刻。然而,部分審查行動扭曲了早期感染的時間線,這是個敏感話題,因為中國政府在早期感染的應對上面臨批評。

目前一些科學家認為,COVID-19病毒是由動物自然傳播給人類;另一派則相信病毒可能從中國實驗室外流,不過兩派都同意,中國政府對科研結果的控制扼殺了對真相的探索。

雪梨大學(University of Sydney)生物學家霍姆斯(Edward Holmes)說:「我認為,嚴重的政治考量正影響科學研究。」他所屬的研究團隊在3年前的病毒基因序列中發現貉的基因特徵,而那些檢體來自武漢的華南海鮮市場,他們將上述發現告知中方後,基因序列資料隨即一度從全球資料庫中消失。霍姆斯表示:「我們曾私下討論被刪除的資料,走到這一步實在很可悲。」

一般來說,期刊可基於合理原因撤下已發表的論文,但是,針對來自中國的10幾篇撤回論文的分析顯示,中國政府會修改或打壓有關早期病例、醫療人員工作條件及病毒傳播範圍的研究,因為這些議題可能有損政府形象。紐時檢視的撤稿論文都已被追蹤撤稿研究的組織「撤稿觀察」(Retraction Watch)標記出來。

其中包括對中國南方染疫兒童的研究、對中國醫護人員憂鬱和焦慮情況的調查,甚至還有2名護士在「刺胳針全球衛生」(The Lancet Global Health)期刊上發表的一封信,信中詳述她們在武漢醫院工作時的絕望心情。

即使論文被證明有問題或有違學術倫理,國際期刊撤回論文的速度通常很慢。但「撤稿觀察」創辦人之一奧倫斯基(Ivan Oransky)說,中國的情況完全不同,想在中國吸引訂戶或發表中國研究成果的期刊往往會屈從於政府要求,「科學出版商確實會竭盡全力,以符合審查要求」。

審查行動也有助北京政府重新型塑大流行的歷程。

美國西東大學(Seton Hall University)全球衛生專家黃嚴忠說:「中國很早就以贏家姿態擺脫大流行。他們還開始對疫情提出新論述,不僅從病毒溯源角度出發,也從政府應對的成果出發。」

與此同時,紐時指出,世衛組織本應保存病毒相關的可靠資訊,但該組織反而加深人們對大流行起源的困惑。外界在2021年3月來自世衛和中國的一份重要報告中發現一些錯誤後,世衛發言人賈撒列維克(Tarik Jasarevic)承諾會修改錯誤。如今2年已過,錯誤的報告仍放在網路上,持續提供不準確的最早已知病例時間表。

長期擔任世衛顧問的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全球衛生法律教授高斯丁(Lawrence Gostin)表示:「一旦資料被證明不正確,就會形成一個巨大、在許多方面都無法接受的謎團。這要麼表明世衛對中國的要求不夠堅定,要麼就是中國拒絕合作。」

時至今日,中國政府對科學研究的控制仍是進行式。

一名研究野生動物貿易的中國科學家旗下實驗室最近被關閉。據另名參與研究的境外科學家,儘管毫無依據,中國當局仍擔心這個實驗室的研究與大流行起源有關,因此正對實驗室進行調查。

今年4月1日,中國政府限制外國IP位址訪問中國學術入口網站「中國知網」的權限,讓外界更難得知中國科研成果。領導人還敦促中國科學家將研究成果表在國內期刊,而非國際出版物上。

本月,中國政府旗下的科學家更宣稱,是時候開始在「中國境外」調查病毒起源了。(譯者:施施/核稿:林治平)1120424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
請繼續下滑閱讀
COVID-19降級 陳建仁25日赴指揮中心聽取報告
172.30.14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