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新聞專題
巴黎聖母院大火
位於巴黎市正中心的聖母院於法國時間4月15日晚間失火,館藏珍寶大致倖免,建築結構也算救回,但屋頂燒燬,一座尖塔倒塌,火災範圍不小,可能要數年時間修復。
巴黎聖母院大火

聖母院尖塔驚愕聲中倒下 巴黎之心與法國同受重創[影]

最新更新:2019/04/17 07:56
火焰下午開始燒向巴黎聖母院四周圍起鷹架的屋頂,並迅即吞沒了教堂尖頂。由於支撐屋頂的是木質結構,屋頂已崩落。(安納杜魯新聞社提供)
火焰下午開始燒向巴黎聖母院四周圍起鷹架的屋頂,並迅即吞沒了教堂尖頂。由於支撐屋頂的是木質結構,屋頂已崩落。(安納杜魯新聞社提供)

(中央社巴黎15日綜合外電報導)巴黎著名地標聖母院今天慘逢祝融肆虐,大火吞噬屋頂,尖塔轟然倒下,這座因法國文豪雨果名著而聞名的中世紀天主教堂鐘塔兩側的滴水嘴獸,即使從未到過巴黎的人也能一眼認出。

法國總統馬克宏痛心說:「這是我們的歷史,我們的文學,我們的想像力,在這裡,我們經歷了所有的偉大時刻。」他並誓言將「重建聖母院」。

巴黎著名地標聖母院15日慘逢祝融肆虐,大火吞噬屋頂。(中央社製圖)
巴黎著名地標聖母院15日慘逢祝融肆虐,大火吞噬屋頂。(中央社製圖)
歷史學家普遍認為聖母院從1163年開始建造,興建過程超過2世紀,直到1345年才告竣工。(圖取自巴黎聖母院臉書)
歷史學家普遍認為聖母院從1163年開始建造,興建過程超過2世紀,直到1345年才告竣工。(圖取自巴黎聖母院臉書)

聖母院自12世紀末興建後,即和法國歷史密不可分。歷史學家普遍認為聖母院從1163年開始建造,興建過程超過2世紀,直到1345年才告竣工。

拿破崙(Napoleon Bonaparte)1804年選擇在聖母院自我加冕為皇帝,開啟法蘭西帝國時期。1944年8月24日聖母院響亮的鐘聲宣告巴黎脫離德國納粹魔掌,為二戰時期德國統治花都的黑暗時期劃下句點。

26年後,法國總統戴高樂(Charles de Gaulle)的葬禮在此舉行,向這位在二戰期間帶領法國抵禦德國入侵的領袖致敬。

對法國天主教徒來說,聖母院別具意義,因為這裏存放著耶穌受難前頭上戴著的荊棘冠冕。

法國巴黎聖母院因大文豪雨果的作品及哥德式建築而聞名全球。(圖取自巴黎聖母院臉書facebook.com/cathedrale.notredamedeparis)
法國巴黎聖母院因大文豪雨果的作品及哥德式建築而聞名全球。(圖取自巴黎聖母院臉書facebook.com/cathedrale.notredamedeparis)
巴黎聖母院鐘塔兩側的滴水嘴獸。(圖取自聖母院臉書)
巴黎聖母院鐘塔兩側的滴水嘴獸。(圖取自聖母院臉書)

1831年,法國文豪雨果(Victor Hugo)的小說名著「鐘樓怪人」(Notre-Dame de Paris)賦予聖母院描繪得栩栩如生,著重程度不亞於書中主人翁的性格。

數世紀以來,聖母院一直是羅馬天主教的中心,政治動盪之際也成為被鎖定的目標。

聖母院16世紀在胡格諾教派(Protestant Huguenots)暴動中受到破壞,1790年代法國大革命期間也遭摧殘,卻未受到重視。直到雨果的小說鐘樓怪人喚起法國人的注意,而在1844年開始整修。

聖母院並非從建好後就維持不變到現在,每個時代都在聖母院的建築留下屬於那個時代的印記。最早的尖塔建於1250年,但在5個世紀後被拆除。

巴黎聖母院15日大火,部分屋頂和尖塔倒塌。圖為尖塔傾倒瞬間。(美聯社)
巴黎聖母院15日大火,部分屋頂和尖塔倒塌。圖為尖塔傾倒瞬間。(美聯社)

不過,19世紀末,一名捍衛中世紀遺跡不遺餘力的建築師維奧萊-勒-杜克(Eugene Viollet-le-Duc)重建尖塔,引發居民和遊客的齊聲批評。

1860年再度聳立於聖母院屋頂之前,尖塔在大多數人的記憶中從未存在過。

長達100公尺的屋頂在一小時內遭大火吞噬後,這座尖塔就在眾人一片驚愕聲中轟然倒下。

歷史學家達梅德(Fabrice d'Almeida)在接受法國第2電視台(France 2)訪問時說:「這是巴黎的記憶,這艘聳立的石船(聖母院)穿越古今」。

長期為捍衛國家文化遺產奔走的媒體記者柏恩(Stephane Bern)說:「法國民族的靈魂正在消失,巴黎之心和法國今天同受重創。」(譯者:劉淑琴/核稿:張曉雯)1080416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