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書摘/蔣經國日記 補上故總統全貌的最後一塊拼圖

最新更新:2020/07/25 11:39
1950到1984年,故總統蔣經國(左3)叱吒政壇。如今這位已故國家領導人的全貌,也在蔣經國日記曝光後,找到最後的一塊拼圖。圖為1975年時任行政院長蔣經國在國慶閱兵大典前,走下閱兵台,向在總統府前廣場參觀的群眾和僑胞致意問好。(中央社檔案照片)
1950到1984年,故總統蔣經國(左3)叱吒政壇。如今這位已故國家領導人的全貌,也在蔣經國日記曝光後,找到最後的一塊拼圖。圖為1975年時任行政院長蔣經國在國慶閱兵大典前,走下閱兵台,向在總統府前廣場參觀的群眾和僑胞致意問好。(中央社檔案照片)

(中央社網站18日電)1950到1984年,故總統蔣經國叱吒政壇,從政路歷經國民政府來台、韓戰爆發、台美斷交、台灣經濟起飛,文武大員回憶錄緬懷「經國先生」提攜,政敵的記述也有他的身影。如今這位已故國家領導人的全貌,也在蔣經國日記曝光後,找到最後的一塊拼圖。中央社取得時報出版授權刊載如下:

序:蔣經國全貌的最後一塊拼圖
作者:吳豐山

蔣經國是中華民國第6、7任總統,是歷史人物。他從1937年5月,應先總統蔣中正要求開始寫日記,乃父過世後照寫不誤,一直寫到1979年12月底,因健康不佳、視力惡化才停筆。

蔣經國的日記原由其子蔣孝勇保管。蔣孝勇過世後由夫人蔣方智怡保管。蔣方智怡後來擔心台灣政壇風雲變幻莫測,2004年將日記全卷送往美國史丹佛大學加密暫存。

黃清龍是本人在自立晚報服務時的同事。他得知蔣的日記解密開放,乃於2020年初赴美,在史丹佛大學胡佛檔案室閱讀蔣經國日記,返台後寫成這本解讀著作。

2020年5月下旬,黃清龍伉儷來我辦公室,希望曾是蔣經國時代媒體人的我,寫一篇推薦序。本人一因認為盡可能了解歷史真相有其必要,二因對黃清龍君的學養有十足信心,便就欣然應命。 

蔣經國出生於1910年,也就是大清王朝的最後一年,是蔣中正與毛福梅的獨子。15歲的時候,因蔣中正政治考量,被遣送蘇聯讀書。俄文名字「尼古拉.維拉迪米洛維奇.伊利札洛夫」。

他在那裡停留了12年,1937年攜俄羅斯籍妻子回到中國時,他的父親早已開府南京,成為軍政新領袖。

從共產蘇聯返回中國的蔣經國,奉父命在浙江溪口祖鄉讀了兩年書,然後被任命為江西省贛南地區行政專員。1944年轉往重慶任三民主義青年團中央幹部學校教育長,從此父子形影不離。

從共產蘇聯返回中國的蔣經國,讀了兩年書後,被任命為江西省贛南地區行政專員。1944年轉往重慶任三民主義青年團中央幹部學校教育長,從此父子形影不離。圖為蔣中正(右)與蔣經國(左)在南嶽合影。(中央社檔案照片)
從共產蘇聯返回中國的蔣經國,讀了兩年書後,被任命為江西省贛南地區行政專員。1944年轉往重慶任三民主義青年團中央幹部學校教育長,從此父子形影不離。圖為蔣中正(右)與蔣經國(左)在南嶽合影。(中央社檔案照片)

從1950年到1975年蔣中正過世,蔣經國歷經黨、政、軍、特領域磨練,於1972年出任行政院長。在嚴家淦總統短暫過渡後,蔣經國於1978年經國民大會選舉為第6任總統,1984年再當選為第7任總統,直到他在任上過世,結束台灣史上所謂「兩蔣時代」。

嚴格來說,蔣經國叱吒風雲、動見觀瞻前後至少30年,相關他的文字記述車載斗量,他過世後不斷有書冊出版。大批曾受他提攜的文武大員留下回憶錄,也都對他有所著墨;如果把政敵的記述也加在一起,那麼蔣經國的面貌早已頗為清晰。

內心世界如果不透過日記,難以完整得知,所以蔣經國的日記成為了解這位故總統全貌的最後一塊拼圖。

我在寫這篇序文之前,當然要先詳細拜讀黃清龍君的記述和解讀。黃清龍君畢業於政治大學新聞系,曾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和布魯金斯研究所東北亞中心進修;他幾十年媒體生涯,都做政治新聞採訪和評論,是個十足的新聞人。

黃清龍君把書稿交給我的時候說,看過蔣經國日記之後,他對蔣心生無限同情。蔣在擔任行政院長和總統的17年間因內外交迫長期失眠,甚至多次自我記述想一死了斷。黃君同情,我有同感。不過這使我想起了國學大師錢穆說的,「知道歷史,便可知道裡面有很多問題,一切事情不是痛痛快快一句話講得完。」

我也想起歷史學家黃仁宇說,「盲目恭維不是可靠的歷史,謾罵尤非歷史。」

上個世紀60年代的美國總統甘迺迪,在大選激烈角逐後勝過尼克森入主白宮,不久之後愁眉苦臉,告訴到白宮去看他的尼克森,「假使您還想要這個位置,我現在就可以送給您。」

1948年到1950年,蔣中正在中國大陸兵敗如山倒,樹倒猢猻散。敗退台灣腳跟還沒站穩,美國一紙白皮書雪上加霜,蔣氏政權風雨飄搖;多虧韓戰爆發,美國政策改弦更張。

這個時候蔣氏父子及其僚屬檢討大陸失敗原因,結論不是「腐敗失政、離心離德」,竟是「異議分子為匪張目」、「到處都是匪諜」,其後清除異己殃及很多無辜。史稱「白色恐怖」。

日記裡,韓戰爆發、美國重新扶持蔣氏政權,締結共同防禦條約,其後美台關係在長達十餘年聯合國席位保護戰過程逐步生變至1979年斷交,是一個段落。斷交後,美國以「台灣關係法」卵翼台灣,是另一個段落。

蔣經國日記自始至終稱美國為美帝,連美國駐台大使請他吃飯看電影,他都認為痛苦厭惡。

雖然是「太子」,蔣經國向上攀爬的路途也是挑戰多多。在戒嚴後期,民間異議人士也把他當箭靶。

歷史百般弔詭 把時間拉長後弔詭面目更清楚

當年美國希望以「雙重代表權」替台灣解決聯合國席位問題,蔣氏父子痛斥這種一中一台政策居心叵測,今天台灣多數民意卻求之而不可得。蔣經國是一個個性極其強烈的人物。在日記中,蔣不掩藏他對周邊文武大員的好惡,顯然自認頗有識人之明,可是把時間拉長了,他認為不可信任的人後來中規中矩,他本來認為極其可靠的人,卻成了他的叛徒。

政治充滿了虛假,或者如已故副總統謝東閔說的「政治虛虛實實、真真假假」。

蔣對他的繼母宋美齡凡事「兒經國跪稟」,母子在各種對外場合表現相親相愛,但宋對蔣常常斥責,蔣對宋常常痛心至極,當中有些是政策歧見,有些仍是權力爭奪。一家人本應利害與共,但權力之為物,讓人變成真假難分、虛實莫辨。

至於蔣經國對諸如陳誠、吳國楨這些死對頭以及要求結束一黨統治的民主人士沒有半句好話,想來也是自我中心之必然。

黃清龍君說我曾是蔣經國時代的媒體人,基本上並無違誤。蔣經國於1972年出任行政院長,1988年在總統任上過世,這17年間本人一直在自立晚報服務,其中有10年時間還擔任過國大代表。

蔣出任行政院長的前一年,我發表台灣農村田野調查報告,要求政府面對農村凋敝,情治單位認定本人仿效毛澤東撰寫「湖南農民調查報告」,顯然要造反,對我開始監控,但蔣的副院長徐慶鐘和黨中央秘書長張寶樹這兩位農業博士不認同。蔣後來編列巨額預算,推動「台灣農村振興方案」。

1978年,蔣當選總統後,我發表「假如我是蔣經國」一文,建議他勇敢面對世代交替、推動改革、扎根台灣、造福吾土吾民。

當時報社裡的國民黨籍高層認為我對元首不敬,可是蔣經國並未如此看待。稍後我請假返回台南縣故鄉競選連任,蔣來電召見,在總統府小會客室考了幾個台灣風土題目後,問我「你選舉需不需要幫忙?」我說不需要,但請不要像6年前一樣,把幫我助選的小學校長、堂兄、胞妹開除黨籍。

我說「這樣做跟共產黨有什麼兩樣?」,蔣經國竟然也接受了。

其後不久,蔣孝武來電約我見面,說他父親總是罵他結交了太多酒肉朋友,應該交些益友互相切磋。蔣孝武說他父親指名道姓,所以他才找我。

蔣經國過世後,他的辦公室主任王家驊告訴我,蔣晚年不能看報,王負責讀報,如果太久沒有讀我的批評文章,蔣經國會問「有沒有吳豐山專欄?」我還曾在已故行政院長李煥的回憶錄上看到,「民國64年5月23日上午10時,蔣約見,問:『有個吳豐山您是否認識』。」李煥記述,蔣認為吳豐山很多論點客觀,要李煥「多加注意這位年輕人」。

曾在蔣經國行政院長和總統任內擔任副秘書長一職前後長達17年之久的張祖詒先生退休後,與我成為忘年之交,我從他那裡聽到很多蔣經國的感人故事。張祖詒今年高齡一百零二,依然寫作不輟;這些事情又呈現出蔣經國的另一面貌。

晚年的蔣經國權力定於一尊,圓融已壓過氣焰,跟青年時期的年少輕狂和中年時期的殺氣騰騰已截然不同。也正因為蔣經國有多重面貌,所以我要提醒各方讀友,蔣經國日記其實就像一架飛機上的黑盒子;黑盒子只記錄駕駛艙的對話和機件數碼,並不一定就是真相的全部。

假如把國家當作一部機器,那麼蔣經國日記就是中華民國這部國家機器的黑盒子之一;這個蔣經國黑盒子只記錄蔣經國的視野和心思;它是蔣經國的一部分,不是蔣經國的全部;是真相的一部分,不是真相的全部。

著有十二鉅冊「歷史研究」、名揚國際的已逝英國歷史學家湯恩比(Arnold Joseph Toynbee,1889-1975)認為,文明得以崛起在於少數領導人成功應對了環境挑戰。我認同湯恩比的歷史觀,因此在書寫序文時,重新檢視台灣四百年開發史,重新檢視70年來的美、中、台關係,並比對相關數字做出以下評斷:

蔣經國生於帝王之家,但他基本上仍然是眾生一員,日記中的恩怨情仇、悲歡離合、生死掙扎是大時代的生命常態。不管如何,蔣已過世三十幾年,這些都早已隨風而逝。

作為國家領導人的那17年,他在極其艱難的客觀環境下從事十大建設,為台灣的生存發展奠定階段性基礎。台灣的國家產出從74億8800萬美元升至1182億7900萬美元,成長將近16倍,洵屬不易。

從事台灣民主運動人士在蔣經國的日記中雖然一律被敵視,甚且咬牙切齒,但戒嚴在他任上解除,黨禁在他任上放手;以結果論,硬要說他獨裁鴨霸一生,並不究竟。

蔣經國長時間大權獨攬,但他沒有像亞洲、非洲、中南美洲的某些不肖統治者一般貪饜成習,積攢一人一家之財富,頗為難能可貴。

加減乘除、綜合計算之後,我要說,那些父祖冤死或不幸坐過冤獄、被鬥臭鬥倒的人,對蔣經國心懷仇恨的意念應被理解。如果可以切開這一部分罪惡,然後把蔣經國擺放在台灣四百年開發史上持平看待,應認定他功大於過。

蔣經國靈柩於民國77年1月30日下午由生前侍從人員恭舉,進入大溪陵寢。圖為民眾高舉布條敬悼蔣經國。
蔣經國靈柩於民國77年1月30日下午由生前侍從人員恭舉,進入大溪陵寢。圖為民眾高舉布條敬悼蔣經國。

蔣經國是1988年1月13日凌晨在大直官邸大量吐血後壽終正寢,黨政大員被電召前往官邸看蔣的遺容,幾位當時在場的大員後來告訴我,當他們看到蔣的大體孤寂地瑟縮在一張小床上,不禁想到臨終前那幾年,蔣仍拖著病體,坐著輪椅,在眾人面前硬擠出一張笑臉;當時之際,人人不禁淚流滿面。

我雖然不曾為蔣經國流淚,但30幾年來,我也從不掩藏對他最後17年整體表現的肯定。

歲月如梭,台灣又已換過4位總統,隨時代不同,再也沒有一位總統可以隨便造成冤枉;全民直選總統是新制,民粹必然當道,政商分際必然模糊,能夠通過直選試煉當選國家元首,也必然各有所長;不過,論元首之親民,尚無人出蔣之右;論對美國霸權之警覺,尚無人比蔣機敏;論對錢財之節制,蔣迄仍高居榜首。

讀史目的在於以古為鑑策勵未來;所以本人一憑良知劃分功過,辨明虛實比對長短,直言不忌。

我是個徹頭徹尾的台灣本位主義者,從台灣人民的角度看待歷史。台灣治權多變,但對無權無位的廣大人民而言,榮枯貫連;因而明鄭時期的陳永華、日據時期的後藤新平、八田與一、滿清時期的劉銘傳都應被認定是曾經為台灣這塊土地流過汗水的人物。

兩蔣70年前來台,無疑是國共內戰的延續。可是中共得到江山前期,失政敗德,民生困頓,倫常紊亂。如果那時候是中共入主台灣,情況會比白色恐怖更加不堪。

蔣經國來台那年41歲,血氣方剛。到了1972年出任行政院長時已63歲,顯然已體察出必須老死台灣的現實,所以他不但刻意處理本土人士的權力分配,而且還公開說他也是台灣人,甚至於言明蔣家不會萬世一系;那麼,即使稱它外來政權,此時也已啟動易轍。

蔣過世後,從本土派出任總統演變到1996年直選總統、2000年政黨輪替,歷史的腳步已從國共內戰變成兩岸競合;而蔣經國當家的17年,恰好是第一階段的結尾和第二階段的開端。

特意點明這些流變,目的是要藉序文結尾正告同胞,混亂時代造成同胞之間不同的歷史記憶和感情,但彼此須相互理解;「政黨輪替」意謂概括承受。

中華民國國祚延續的「政黨輪替」不是「改朝換代」,因此只可釐清真相、劃分功過、道歉賠償;如果硬要清算鞭屍、抄家滅族,一定會造成台灣內部的新紛擾。

「意識形態」通常只是淺薄思維,不可當作真理,兩千三百多萬同胞各有不同的過去,如今各不同族群卻都必須面對共同的未來。山川無聲,天地有道;開闊胸懷、包容寬恕、同心同德、壯大台灣,才是台灣永續生存發展的不二法門。(編輯:鄭懿君、黃靖貽)1090718

(時報出版提供)
(時報出版提供)

書名:蔣經國日記揭密──全球獨家透視強人內心世界與台灣關鍵命運
作者:黃清龍
出版社:時報出版
日期:2020/7/14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