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縮短與精障距離 爆紅台劇向社會拋出疑問

最新更新:2019/06/16 17:08

(中央社記者陳怡璇台北16日電)戲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爆紅,連帶讓精神障礙議題成為焦點。「與惡」導演林君陽說,希望藉此面對社會問題或探詢解答,社會局長陳雪慧則說,與居民的良性互動更重要。

台北市社會局與台北市康復之友協會邀請「我們與惡的距離」導演林君陽、伊甸活泉之家主任廖福源,舉辦「我們與礙零距離」座談會,暢聊「與惡」製作過程與精障者相關議題。

「這部戲紅了,感覺自己多了一些社會責任」,林君陽指出,精障議題是「棘手問題」(Wicked problem),無法被明確界定也沒有固定解方,但在戲劇的世界裡,需要給觀眾一個「放下」,終究會有解答。回歸到真實世界,林君陽不斷自我質問,他在試圖讓最多人釋懷的過程中做對了、又做錯了什麼。

伊甸活泉之家主任廖福源指出,「與惡」中的台詞「因為你比較勇敢」被視為金句而流傳,然而如此容易讓精障者陷入「不夠努力、不夠勇敢」的漩渦,「這樣的話,我們就無法與受苦者同行」。

同時他指出,戲劇固然呈現出現實,但現實其實更殘酷,並提醒助人工作者絕對無法馬上找到幫助精障者及其家庭的方法,「沒有這種仙丹」,能做的就是大量且密集的陪伴,希望政府有更多資源支持。

社會局長陳雪慧則表示,社會局一直在建置後端的居家或社區服務,然而無論是精障者社區居住或是暱稱「小作所」的社區日間照護設施,都被居民嚴重抗議。

陳雪慧直言,許多人會被「與惡」感動而想為精障者多付出,「但當他們知道相關服務要進駐到自家社區之後,想法就不一樣了」。社會局始終在盡力與居民有良好互動,塑造家園的氛圍,讓精障者有立足之地,否則編再多預算、爭取再多安置空間都沒用。

康復之友協會總幹事陳冠斌則表示,身為在第一線面對居民的人,許多負面聲音甚至是從與精障者有緊密連結的人而來。有特教老師告訴他,正是因為教過這樣的人,所以更了解精障者的可怕,「一定要把這些人趕走」。

陳冠斌舉「與惡」台詞「為什麼是我」為例,其實更多人心裡的念頭是「還好不是我」,這也反映出許多人跳脫同溫層之後,就覺得精障者跟他們完全不相干。

陳冠斌稱讚「與惡」是近年來心理衛生教育的最佳教材,讓精障者得以慢慢撕去標籤,也越來越多人可以翻轉生活。但除了雙北以外,其他縣市的精障者處境非常艱難,他呼籲現場的教育工作者,要帶著孩子認識這群朋友,扭轉刻板印象。

林君陽說,回到「棘手問題」的本質,正因為不完整、矛盾、不斷變化且難以識別或定義,所以每個嘗試都很重要,關於精障議題,不管是激進還是無能為力,都可以被討論。(編輯:方沛清)1080616

地機族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