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Icon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下載

烏俄局勢升溫跨境困難 隔兩地家庭竭力繫親情

2022/1/31 20:30(2/1 14:57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莫斯科31日綜合外電報導)拉夫洛娃曾經可以從俄羅斯開車一小時,輕鬆跨境到烏克蘭看望兄弟姊妹。隨著兩國局勢升溫,西方指控莫斯科在烏國邊境部下重兵,拉夫洛娃何時能再見到親人,不得而知。

在俄羅斯西南部的十月鎮(Oktyabrsky),56歲的拉夫洛娃(Alla Lavrova)一邊擦著咖啡館的櫃檯,一邊說道:「我已經有2、3年沒見過他們了。」

拉夫洛娃告訴法新社:「由於政治局勢,跨越邊境變得更加困難。」

自烏東2014年發生俄國支持的分離主義者叛亂後,十月鎮的許多居民不得不適應新局面,以與親人維持聯繫。

曾經,烏俄跨境工作、購物或拜訪親人相當容易,但由於防疫限制,這一過程變得令人頭痛,且隨著華府示警俄羅斯即將入侵烏克蘭,兩國之間跨境移動短期內應難復從前。

拉夫洛娃不悅地看了一眼顧客留下的泥濘腳印,她說:「我很遺憾俄羅斯和烏克蘭發展成這樣的關係。」

「我們普通百姓之間有著溫暖的人際關係。但在(政治)最高層級,是另一回事。」

俄國這一區域的許多家庭和拉夫洛娃一樣,有親人住在烏克蘭第二大城哈爾科夫(Kharkiv)。哈爾科夫僅距烏俄邊界30公里。

蘇聯時期,拉夫洛娃的兄弟姊妹在哈爾科夫讀書,最終定居此地;蘇聯1991年解體後,他們取得烏克蘭公民身份。

直到2014年,拉夫洛娃與兄弟姊妹都會定期見面,尤其是在復活節這一東正教重要節日,但現在他們僅通過電話交談。拉夫洛娃說:「他們甚至不能到我們父母的墓前禱告。」

俄羅斯人仍可以越過邊界到烏克蘭,但這伴隨著繁瑣乏味的行政程序,許多人因而卻步。

現年22歲的波波夫(Dmitry Popov)告訴法新社,他2019年試圖拜訪身在哈爾科夫的表親,但烏克蘭政府拒絕讓他入境。

出於擔憂俄羅斯士兵滲透,基輔當局時常全面審查欲入境的年輕男子。

靠一起玩線上遊戲與烏國親人聯絡感情的波波夫表示:「去秘魯比(拜訪烏克蘭)來的容易。」

22歲的學生維納科娃(Sofia Vinakova)透過視訊通話與在烏克蘭的阿姨維持聯繫,但她們絕口不提烏俄衝突。

「在烏克蘭,人們覺得是俄羅斯的錯。在這裡(俄國)則為相反。我們得出結論,討論(烏俄情勢)毫無用處。政治是政治。家人是家人。」

維納科娃確信她能再次見到烏克蘭阿姨,若有必要「我們將在(烏俄以外)第3國見面」。

大多數法新社訪問的邊境區域居民不認為烏克蘭與俄羅斯將兵戎相見,有些俄國人則對他們在烏克蘭的親戚表達關切。

70歲退休電工席德列茨基(Vladimir Sidletsky)有個姊姊住在烏東的盧甘斯克(Lugansk)。盧甘斯克是分離主義者控制的兩個脫烏地區之一。

「我們為她感到擔憂。出於那(盧甘斯克)的情勢,我們叫她來(俄國)與我們一起。但是她不願意。」

席德列茨基的姊姊說:「我們會堅持下去。我們在1941年(應指蘇德戰爭爆發)倖存下來。我們也會挺過這個難關。」(譯者:張璦/核稿:楊昭彥)1110131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
172.30.142.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