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新聞專題
【六四專題】他們的30年
他們不會料到,因胡耀邦過世,一場走出校園的遊行,會走了50天,會走到了6月4日的血腥;他們也不會料到,原以為只是臨時出逃避難,會遠離故國30年;至於海外的支援力量,這30年間,面對六四問題,也始終起起伏伏。
【六四專題】他們的30年

六四30年 中共一路封殺迴避淡化遺忘

最新更新:2019/05/06 14:11
六四鎮壓發生後,在北京街道上的裝甲車與坦克車。(檔案照片/美聯社)
六四鎮壓發生後,在北京街道上的裝甲車與坦克車。(檔案照片/美聯社)

文:邱國強/編輯:朱建陵
30年前,「六四」事件彷彿一道利斧,劈向許多中國人的心靈深處。但30年來,揮舞利斧的中共始終不願直面傷口,而是以強壓為基礎,反覆地將六四「封殺、迴避、淡化、遺忘」。

這30年來,在中共眼中,任何對當局強力鎮壓學生提出質疑、要求平反的人,都被視為想要撕開傷口的居心叵測者。對於海外的質疑,一貫保持充耳不聞;至於內部的反思,除了反射性的提防與壓制,不見其它。

然而,中共這樣的一貫反應,讓這道巨大傷口即使看似結痂,裡頭的膿,卻始終無法化開。

1989年6月4日凌晨鎮壓發生後,中共官方迅速將整起事件定性為「反革命暴亂」。幾年後,用詞先緩和成「動亂」,後來淡化成「事件」,乃至於如今使用的「風波」一詞。於是,成千上萬人死傷的事件,便被輕描淡寫成一句「1989年政治風波」。

根據「鄧小平文選」裡披露的內容,鄧小平在同年6月9日接見「首都戒嚴部隊」的軍級以上幹部時說,「這場風波遲早要來」,黨內的老同志是「支持對暴亂採取堅決行動」的。

鄧小平還說,學生們的根本口號,一是「打倒共產黨」,一是「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目的是要建立「完全西方附庸化的資產階級共和國」。那些「別有用心的人」提出的「反腐敗」的口號,僅僅是「陪襯」。

從當時仍擔任中共中央軍委主席、掌握全黨大權的鄧小平口中說出這番話,可說是對六四最典型、最權威的定調,且影響持續至今。30年過去,中共至今對六四的態度,始終是視為「打倒共產黨」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行動。

確保執政,一向是中共的「底線思維」;而「社會主義制度」,又是中共緊抱不放的意識形態。既然認為六四兩者兼具,中共對此保持30年的壓制手段,自不意外。

民眾用自行車、三輪車把中彈的學生和市民送往醫院。(檔案照片/美聯社)
民眾用自行車、三輪車把中彈的學生和市民送往醫院。(檔案照片/美聯社)

儘管六四的真相不斷被披露,但中共對國內始終以劃一的宣傳口徑,淡化甚至否認天安門廣場上的慘重傷亡。其中,已故中國國務院發言人袁木接受美國媒體專訪時,聲稱部隊當天清場時「沒有死一個人」,成為全球哄傳至今的黑色笑料。

另一方面,在鄧小平定調下,事發當初,中共在全國大舉搜捕涉事學生及民間人士。但不少學運成員在獲得各界暗助及公開聲援下,陸續逃往海外。對這些學生,中共除了抓,也有意讓他們出國,意在防止學運死灰復燃,再度危及政權,充滿了一貫的「維穩」思維。

從1990年代起,中共面對六四,始終採取著一套投機主義的思維。有人曾歸納出4個要素:「封殺、迴避、淡化、遺忘」。但這4個要素,則建立在強力的壓制手段上。

這30年來,中國公開的官方文件、官員講話、媒體報導、藝文創作,乃至於民間意見表達,甚至在網路上,始終不允許出現任何涉及「六四」的字眼及內容。其中,藝文創作及民間意見表達,一直有同情者以隱晦的方式加以聲援。然而,無一倖免地遭到了封殺,最後歸於沉寂。

4名民眾2016年因在酒瓶貼上「銘記八酒六四」商標遭捕,香港支聯會4月1日發起集會要求北京當局釋放。(中央社檔案照片)
4名民眾2016年因在酒瓶貼上「銘記八酒六四」商標遭捕,香港支聯會4月1日發起集會要求北京當局釋放。(中央社檔案照片)

至於每年的6月4日,中國各地公安便進入警戒狀態,許多積極為六四平反的罹難子女家長及支持者,30年來不斷堅持發聲,但也導致他們從每年5月起就被會強力監控。

近年來,官方監控對象更擴及各地維權者及自由派人士,不是被上門問話、就是被軟禁在家,還有人被帶去外地旅遊,有人則被拘留。2014年4月,浦志強、郝建、徐友漁等人更因舉辦六四25週年紀念研討會被捕,曾參與1989年學運的浦志強,還被判刑入獄。

藉由強力封殺、全力迴避及大力淡化,30年過去,中國整整一代人對六四的認知,幾乎是一片空白,可說在形式上達到了中共官方設定的「遺忘」目標。然而,中共內部對六四的處理,似乎不是完全一致。

鄧小平在前述接見「首都戒嚴部隊」軍級以上幹部時提到,「雖然『有一些同志』一時還不理解,但最終是會理解的,會支持中央這個決定(鎮壓)的」,中共黨內當時對六四鎮壓的意見分歧,可見一斑。

多次寫信要求平反六四的中國退休軍醫蔣彥永,在2004年還在任時寫的信中提到,已故中國國家主席楊尚昆曾告訴他,六四事件是「我黨歷史上犯下的最嚴重的錯誤,現在他已經無力去糾正,但將來是一定會得到糾正的」。

然而,迫於現實壓力,30年來,中共大小官員幹部裡,像蔣彥永般敢在任內公開要求平反六四者,有如鳳毛麟角。如今,蔣彥永早已退休,但今年4月間,他一如往年般被列為監控對象,還「被住進」了醫院。

如今,六四事件30週年即將到來,平反六四及正視中國人權現況的聲音,始終不斷。然而,中共至今卻如臨大敵,堅持在「封殺、迴避、淡化、遺忘」的老路上,踽踽獨行,離普世價值越走越遠。1080502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