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新聞專題
香港反送中示威延燒
香港6月先後爆發多次大型反修訂逃犯條例的示威集會,其中6月12日包圍立法會的集會演變成警民嚴重衝突。反送中示威延燒,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7月9日表示,逃犯條例草案已壽終正寢,並承認修例工作完全失敗;9月4日宣布將撤回逃犯條例草案。
香港反送中示威延燒

香港反送中滿3個月 抗議從和理非走向堵圍破

最新更新:2019/09/09 11:51
香港民眾8日下午遊行前往美國駐港總領事館,要求美方訂定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期間有示威者破壞中環地鐵站,並在地鐵出口縱火。中央社記者張謙香港攝 108年9月8日
香港民眾8日下午遊行前往美國駐港總領事館,要求美方訂定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期間有示威者破壞中環地鐵站,並在地鐵出口縱火。中央社記者張謙香港攝 108年9月8日

(中央社記者張謙香港9日電)香港6月9日爆發首場大規模反對修訂逃犯條例(俗稱反送中)群眾遊行以來,這場運動今天滿3個月,抗議方式逐漸從原先的「和理非」走向「堵圍破」。

由泛民主派發起的「反送中」運動,先後舉行多次大型集會遊行,但在6月12日包圍立法會的行動中,示威者最終演變成與警方的衝突,運動也被港府定性為「暴動」。

即使如此,泛民主派主辦方:民間人權陣線大致上仍要求行動要「和理非」,即和平、理性、非暴力,以爭取「五大訴求」,包括要求政府撤回修訂草案、不起訴示威者等。

但踏入9月,這場運動的進行方式卻有所改變,明顯從「和理非」變成「堵圍破」。所謂的「堵」是堵路;「圍」是包圍警署;「破」是破壞地鐵站。

就在昨天,大批示威者參加「香港人權與民主祈禱會」後轉到中環的德輔道中和畢打街堵路,他們用雜物或拆下路旁的鐵欄杆橫亙在馬路中,令車輛無法通過。

在民陣提出「和理非」時,示威者在遊行結束後,也經常使用這種堵路方式,以表達訴求。但今天不同的是,他們還會在馬路上縱火,令行動看來更為激烈。

示威者昨晚堵完中環的路後,其後向東撤退至灣仔和銅鑼灣,所到之處,也是堵住大部分馬路。

除了堵路,運動處於「和理非」時,也偶然會有示威者在遊行後包圍警署或警察宿舍,在外叫罵,不時與警方爆發衝突。

在過去幾晚,這種包圍行動集中在旺角警署,且每晚發生,他們每晚在警署外集結叫罵。示威者所以如此針對這所警署,主因是他們相信警方於8月31日在太子地鐵站內逮捕「反送中」人士時曾造成死亡,卻沒有對外公布。

旺角警署就在太子地鐵站上面,因此,這所警署成為示威者每晚包圍的目標。儘管警方、醫院管理局和消防等官方機關都澄清了死亡傳言,示威者未予理會,每晚包圍警署並堵塞附近馬路,最終遭鎮暴警察驅散。

至於「破」,踏入9月,每晚都有「反送中」人士對地鐵站進行破壞,其中旺角站、太子站受到較嚴重衝擊,前晚更有示威者要求太子站職員交出8月31日晚上的錄像,希望看到當晚的實際情況。

昨晚,示威者也大肆破壞中環地鐵站,打破了地鐵站進出口的玻璃幕牆,並縱火燒毀一些設施。其後,他們轉到灣仔和銅鑼灣進行破壞,再次導致灣仔站無法運作。

數以萬計香港市民8日遊行至美國駐港總領事館,要求美方訂定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期間有示威者破壞中環地鐵站,數人遭警方逮捕。圖為示威者在地鐵站附近尋找鐵管準備架設障礙物。中央社記者張謙香港攝 108年9月8日
數以萬計香港市民8日遊行至美國駐港總領事館,要求美方訂定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期間有示威者破壞中環地鐵站,數人遭警方逮捕。圖為示威者在地鐵站附近尋找鐵管準備架設障礙物。中央社記者張謙香港攝 108年9月8日

對於為何採取暴力衝擊,年輕示威者的普遍回應是,既然「和理非」無法獲得政府回應5大訴求,只好採取更激烈行動。

年輕示威者的這種想法,與多年前「占領中環」運動發起人、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提出的「違法達義」相同,其精神的背後,就是以違法手段來爭取「正義」。

但戴耀廷已因此付出了代價,早前因發起「占中」而被判刑,他目前還在上訴。

在泛民年輕力量中,他們還存在一種想法,就是泛民傳統派系與北京方面就落實香港普選已談了許多年,卻還是無法落實「真普選」。因此,他們採取自己的方式爭取民主,演變成泛民中的「勇武派」。

對於「勇武派」的激烈行為,泛民傳統力量也無法左右。

「反送中」運動仍在發酵,但隨著年輕示威者採取的行為日益暴力,它不但考驗著泛民的支持者,也考驗著廣大香港市民的忍受力,甚至可能會影響一些西方國家對這場運動的看法。(編輯:朱建陵/楊昇儒)1080909

年輕示威者以違法手段來爭取正義的想法,與多年前占領中環運動發起人、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圖)提出的「違法達義」相同,但戴耀廷已因此付出了代價,早前因發起「占中」而被判刑,目前還在上訴。(中央社檔案照片)
年輕示威者以違法手段來爭取正義的想法,與多年前占領中環運動發起人、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圖)提出的「違法達義」相同,但戴耀廷已因此付出了代價,早前因發起「占中」而被判刑,目前還在上訴。(中央社檔案照片)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