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書摘/廖亦武「當武漢病毒來臨」 現實比小說更荒謬

最新更新:2020/09/17 15:59
武漢市因未在第一時間隔離阻擊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蔓延,封城76天付出慘痛代價。圖為4月4日清明假期,民眾在武漢江漢關大樓前默哀。(中新社提供)中央社 109年4月8日
武漢市因未在第一時間隔離阻擊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蔓延,封城76天付出慘痛代價。圖為4月4日清明假期,民眾在武漢江漢關大樓前默哀。(中新社提供)中央社 109年4月8日

(中央社網站14日電)中國流亡作家廖亦武紀實小說「當武漢病毒來臨」,藉由真實與虛構人物的對話、新聞時事與網路論戰的排列組合辨證,回顧2020年從武漢開始,驚天蔓延全球的世紀疫禍。廖亦武自述這部小說的靈感來自年輕公民記者Kcriss,並搶在中共網管刪除之前下載武漢病毒研究所專家石正麗與同行對質與論戰的專業資料,然後像獵犬追踪獵物般爬流事件始末,把那些封城裡外、回不了家、生離死別的真實人生與不可思議的荒謬,一一化為文字。

廖亦武,1958年生於四川鹽亭,1989年6月4日創作「大屠殺」錄音磁帶被捕入獄,2011年7月輾轉出逃,現定居德國;著有「子彈鴉片」「吆屍人」「18個囚徒與2個香港人的越獄」等書,曾獲德國書業和平獎、哈維爾圖書基金獎、獨立中文筆會自由寫作獎等,是西方公認的中國監獄文學開拓者。

六四天安門事件見證者、中國流亡作家廖亦武以獨特的紀實小說筆法,把中文資料編織進故事情節,寫成「當武漢病毒來臨」一書,為時代留聲。(圖取自廖亦武臉書facebook.com)
六四天安門事件見證者、中國流亡作家廖亦武以獨特的紀實小說筆法,把中文資料編織進故事情節,寫成「當武漢病毒來臨」一書,為時代留聲。(圖取自廖亦武臉書facebook.com)

廖亦武把大量中文時事、資料、論文,甚至艾曉明做的詩都寫進這部小說裡,既是敘述,也是控訴;同時,為時代留聲。中央社取得允晨文化授權,刊載部分內容與您分享:

艾曉明的詩歌記錄

2月10日,正月十七,雨夾雪

耗盡腦汁探索武漢病毒起源,我不是科學家,也許都是徒勞,但門封了,電視也壞了,除了喝酒看書,只能這樣消磨時間。

今天通微信時,老婆說死神就在身邊走來走去,你看不見它,它可時刻盯著你。我們家對面那幢樓,拉走了4個,又是一家子。原因又是社區分配的名額太少,派車送過去,入不了院退回來,結果一個「確診」不了的「疑似」,居家隔離,一個星期就帶走3個。老婆的語氣平靜,像聊家常。

「死亡就是武漢的家常」,她又說,「跳樓跳橋太平淡,沒啥新意,就不想提起。有一個回不了襄陽老家的民工,晚上睡地下車庫,終於彈盡糧絕。於是他蹲在立交橋頭乞討,可整日沒人沒車,找誰乞討啊!傍晚終於出現了一個老頭,把他高興的,可等老頭走近,才明白這是一個確診,怕傳染給一家人,就偷偷離家出走,準備來橋上尋短見,所以身無分文。民工失望得哭了,老頭也哭了,說你還年輕,又沒得病,好好活下去啊!民工說好不容易來一個人,卻啥都沒有!我又冷又餓,又不敢脫你的棉襖,怕接觸傳染。老頭說,這樣看來,你還是不想死,我給你寫一封遺書吧!你照地址找到我家,送到後,我的兒女會給你一點錢。民工問路有多遠?老頭說你走兩三個鐘頭就到了。民工說我十分鐘也走不動,還是我先跳,你能不能用手機拍個視頻?我留幾句話,你傳到網上,也許我老家的人還能看到。老頭說好吧!算你佔便宜。接著兩人爬到橋拱中間,寒風怒嚎,老頭舉起手機,民工琢磨好一陣,實在抖不出任何精彩的話。老頭說你再不說,手機就沒電了。於是民工喊了句『全部死光』就跳了。老頭拍了全過程,按了發送,留了出事地址,也喊了句『該死的死,不該死的千萬小心』,就跳了。」

中國流亡作家廖亦武紀實小說「當武漢病毒來臨」,藉由真實與虛構人物的對話、新聞時事與網路論戰的排列組合辨證,回顧2020年從武漢開始,驚天蔓延全球的世紀疫禍。圖為武漢協和醫院2月15日收治武漢肺炎患者。(中新社提供)
中國流亡作家廖亦武紀實小說「當武漢病毒來臨」,藉由真實與虛構人物的對話、新聞時事與網路論戰的排列組合辨證,回顧2020年從武漢開始,驚天蔓延全球的世紀疫禍。圖為武漢協和醫院2月15日收治武漢肺炎患者。(中新社提供)

下面是著名學者艾曉明寫的〈他們都走了〉,她拍過許多特別優秀的紀錄片,所以作詩手法也是記錄性的:

武漢的田先生說
照片上左三是小區鄰居
前天走了,上有老下有小
左四是他的妻子
女兒與我的大孫子同齡

武漢的王先生說
我高中的班主任走了
夏天時我還去探望過他
他請我們吃了飯
又把我送到路口
至今記得他說
這麼熱的天
你不該來的

那位靈車後嚎啕的女人說
琴琴啊,你的爸爸就這樣走了啊
你沒有爸爸了

仙桃的劉文雄醫生走了
1月21日,他看了180 位病人
一個月裡,他接診3181人
每天晚上還要接電話問診
一個月只休息了兩天
第三天因為胸痛去了醫院

夏思思醫生走了,留下兩歲的孩子
她滿月一樣的臉龐讓我想起小時候
終年29,為什麼是29
無解的數字和永恒的哀愁

很遠很遠的一個養蜂人
也撇下他的蜂群走了
蜜蜂在花間翩飛
蜂蜜已封裝入瓶
大路空曠,他就是不等了

媽媽走的時候說
對不起,姑娘
我先走了
你要找個好人嫁啊
不想拖累你們

爺爺走的時候
沒留下一句遺囑
高燒燃盡了體內的病毒
死因寫的是帕金森

有個爸爸悄悄走了
手機裡有一串求助記錄
我發燒了、我發燒了
社區回覆:沒辦法啊
沒有醫院接收啊

爸爸走的時候
不帶門鑰匙
也有的人不想走
被拖起來拖到樓下
我聽見一位男人一路在喊
讓我把電視關了
讓我把門鎖了
讓我把手機拿著

唉,你怎麼打人啊
打他的人在按他的頭
要他蹲下戴口罩
方艙裡的病友說
我經歷了七個
全部走掉了

醫生對家屬說,你不能倒下
他的情況已經很艱難了
家屬對病人說你聽醫生的,什麼事都莫想
病人說我的遺體捐國家
我老婆呢

每一天我都聽說有人走了
我祈禱,不要是我認識的人
你不要這樣不夠朋友
說走就走,留下這個春天
芳草萋萋鸚鵡洲

還有那個懂事的孩子
給猝死的爺爺蓋好被子
我希望有人帶他走
走得遠遠的
去那個被稱為美的國

每當中國孤兒到達
會有很多父母來機場接
春天在這裡走來走去
病毒在這裡款款徐行

有人在傳布領錢的消息
有人在路邊燒著錢紙
給走了的人燒
也給新冠病毒燒吧

該走的你快走
不該走的一定要回來
縷縷青煙升起就是許願
走了的人都能聽見

花開時你要回來飲酒
記得分發你的喜糖
與來不及告別的親友緊緊擁抱
抱一下武漢,你的鄉愁

這首詩讀完了,不知不覺流淚了,也許被最後「鄉愁」二字觸動吧!雖然是死了這麼多人的鄉愁,還是想抱一抱它。

武漢8日解封,回顧1月23日驟然「封城」以來,毫無準備的千萬居民困在病毒飛傳的絕境,悲劇不斷上演。官方通報稱武漢迄今病亡2572人,遠低於外界推估的萬人起跳。圖為4月4日,武漢協和醫院西院的醫護人員肅立默哀。(中新社)
武漢8日解封,回顧1月23日驟然「封城」以來,毫無準備的千萬居民困在病毒飛傳的絕境,悲劇不斷上演。官方通報稱武漢迄今病亡2572人,遠低於外界推估的萬人起跳。圖為4月4日,武漢協和醫院西院的醫護人員肅立默哀。(中新社)

夜深了。酒醉癱倒之際,又收到莊子歸傳來的4則信息,照錄於此:

A.華南理工大學生物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肖波濤,在全球學術社交網站Research Gate,以英文發布題為「新型冠狀病毒的可能來源」的報告,指證距離這次疫情源頭「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僅280米的「武漢疾病預防及控制中心(WHCDC)」,不僅長期擁有600多隻野生蝙蝠,而且在2017和2019年,均發生過蝙蝠血液和尿液洩漏事故,有研究者在取樣過程中,曾遭到蝙蝠攻擊,沾染到蝙蝠尿液,而自我隔離14天。

肖波濤還指出:從新型冠狀病毒基因排序發現,有96%和89%與石正麗在雲南懸崖洞穴發現並命名的「中華菊頭蝠」具有的冠狀病毒(CoV ZC45)相似,但須研究病原體,以及如何傳染給人類。報告顯示:在華南海鮮市場搜集到的585 份樣本中,檢測出33份武漢病毒。

B.法國《世界報》公佈Raphaelle Bacque和Brice Pedroletti的調查報告:去年12月武漢肺炎爆發時,武漢P4實驗室負責人石正麗陷入焦慮和害怕中,她說自己好幾夜沒闔眼,反覆回想自己的每一項研究,每一個動作,極度擔心基因序列顯示殺手(病毒)是她所在部門外洩。她告訴《美國科學》月刊記者Jane Qiu:「的確這使我頭腦亂了,閉不上眼睛。」

病毒所研究冠狀病毒的人很多。石正麗跟她的團隊做「功能獲得」,也就是「重塑病毒」實驗,讓它們具有更強傳染力,然後識別弱點,以便測試治療。此外,石正麗在今年1月20日發表了一篇有關新病毒基因組的成果,宣稱又找到迄今為止未被認知的病毒,它與蝙蝠冠狀病毒 RaTG13有96%的相似度。

C.習近平重要講話:把生物安全納入國家安全體系,盡快推動出臺《生物安全法》。習近平說:針對這次疫情暴露出來的短板和不足,抓緊補短板、堵漏洞……完善重大疫情防控體制機制,健全國家公共衛生應急管理體系……

D.中美貿易談判在1月15日雙方簽字生效前,中方特意要求附加:「如因自然災害或其它不可抗拒的元素,導致一方延誤,無法及時履行本協議,雙方應進行磋商解決。」接著是1月23日武漢封城,中國幾十個大城市也相繼封閉,可所有海關卻持續開放多日,任由幾十萬疫區旅客飛往世界各地……這證明中方在簽字前,就已知浩劫將至。川普輸了。在他簽字那一刻,以為贏得了一場史上最大的貿易戰,即使為之捨棄香港,也在所不惜。他被獨裁者騙了,不知一場「生化超限戰」已逼近,規模和影響遠非貿易戰可比擬……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2月14日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會議上要求,把「生物安全」納入國家安全體系,盡快推動發布「生物安全法」。(中新社)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2月14日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會議上要求,把「生物安全」納入國家安全體系,盡快推動發布「生物安全法」。(中新社)

超限戰

2月11日,正月十八,陰轉晴

快中午才起床,沏了一壺茶,再把莊子歸昨晚發來的4條信息看一遍,最後一條「生化超限戰」幾個字很扎眼。是的,武漢病毒無論是不是從實驗室洩漏,其結果都符合「超限戰」的特點。

《超限戰》是解放軍空軍少將、國家安全政策研究委員會副秘書長、國防大學教授喬良和空軍大校王湘穗合著的一本軍事著作,意為「超越界限、超越戰場的戰爭」,能夠出奇制勝,改變強弱。比如「九一一」,弱勢的恐怖分子駕機撞毀紐約雙子大廈,造成3000多人死亡,就是典型的改變強弱的「超限戰」。這一舉世震驚的罪行,在獨裁中國煽起一陣陣愛國反美的狂歡,也在軍隊中高層引起一波接一波熱議。少壯主戰派認為,毛澤東「人民戰爭」理論已經過時,未來戰爭沒有主戰場,卻超越了無數戰場;沒有固定的方向和形態,卻可以在無數方向和形態上推進,比如情報、生化、科技、信息、文化、宣傳等等,都必須視作生死攸關的「超限戰」—總之,賓‧拉登和塔利班基地組織的恐怖傑作,令《超限戰》一書,成為繼毛澤東《論持久戰》之後,最熱門的軍人讀物。甚至有官方傳言:《超限戰》驚動了美國五角大樓,被認為是「所有世界上最先進的軍事理論,在前蘇聯解體後,都不約而同遭遇到的首次強力挑戰」。

經過長達10年的追捕,賓‧拉登被擊斃,但是中共依舊保持與塔利班的密切接觸,在新疆關押100多萬維吾爾人的洗腦集中營曝光之後,2019年6月20日,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在新聞發布會上宣稱:塔利班駐多哈政治辦事處主任巴拉達爾(Mullah Abdul Ghani Baradar)及幾名助手訪問中國。中方高官與他們就阿富汗「和平和解進程、打擊恐怖主義」等問題交換了意見。

國際輿論頓時嘩然,這種對人類道德底線的肆無忌憚的挑釁,也是「超限戰」的一部份,結果「中國贏了」,絕大多數西方國家為了經濟利益而保持沉默,義大利甚至全盤接受「一帶一路」,開始和強盜渡蜜月。接著,英國、法國、德國、西班牙、聯合國,都相繼準備和財大氣粗的強盜渡蜜月,在接受華為和 5G上,在香港危機上,在新疆和西藏的暴行上,在越來越令人髮指的人權侵犯上,在利用人臉識別和其它互聯網尖端技術進行全民監控上,「超限戰」均得心應手,所向披靡……

(寫到這裡,老婆來微信說,她遞交的申請,經社區上報江漢區防疫指揮部批覆,並且給湖南這邊打電話溝通了,兩地均同意在我14天隔離期滿後,解封放行。我問萬一半路又被攔截怎麼辦?老婆說,你脫身時,他們會給你開一張蓋大紅公章的『通行證』,還派專車將你送到長沙火車站。下午兩點有最後一班高鐵,終點站不是武漢,你在武昌火車站下,現在沒任何市內交通,不過,熟門熟路,你就自己想辦法回家吧!如果不行再通話。

還有兩天,「蜀道難」就結束了,可惜我不是李白,寫不出當下的「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不對,應該是「楚道難」、「湘道難」、條條路都難。我回到祖國已18天,總算被政府「確診」:回家沒問題。多虧你了,老婆。)思路打斷了,又得重新醞釀,好在「超限戰」網絡資料多如牛毛。熱衷這個主題的,大部份都是好戰的技術將領,《解放軍報》2015年10月6日版,有〈生物科技將成為未來軍事革命新的戰略制高點〉之雄文,進一步拓展了「超限戰」疆域,可謂「技術至上」的理論巔峰。作者之一的賀福初,生物學家,技術少將,中共中央候補委員,中央軍委科學技術委員會副主任兼解放軍軍事科學院副院長。此文結尾寫道:

由於未來生物體武器化將日趨成為現實,非傳統作戰樣式將會登台……由於利用和控制人腦將成為可能,可使作戰領域由物理域、信息域向認知域加快拓展,人腦或將成為繼陸、海、空、天、電、網之後新的作戰空間。未來,甚至會使「腦聯網」成為繼互聯網、物聯網之後的全新型網絡,使得生物智能全面融入並超越現代信息技術。

當今皇上周圍,顯然圍繞著這樣一群高素質的超限戰瘋子,經過新疆100多萬維吾爾人的「腦聯網」集中營試驗,又順利跨越全民信息控制,終於抵達生物科技—「未來生物體武器」的門檻。人類的未來是由最先進的技術來決定。著名科幻作家劉慈欣編劇的電影《流浪地球》,幻想50萬年後,太陽即將熄滅,倖存的地球必須重新出發,去茫茫太空深處尋找新的太陽。而決定全人類命運的,竟然是中國共產黨!而美國和歐洲早銷聲匿跡,西方全完蛋了,只有中共帝國,因為技術的精良,人民的忠誠,主宰著地球50萬年後的未來。他媽的,太陽都沒了,可派出所還在,五星紅旗等帝國標幟都在。所以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也在記者招待會上強力推薦這部一週票房就破28億人民幣的「大外宣」產品。

「生化超限戰」代表作出版於2010年,不料10年後以上場景的現實版幽靈般浮現:美國核動力航空母艦羅斯福號,有超過500名官兵被確診為武漢肺炎患者。圖為羅斯福號。(圖取自facebook.com/USSTheodoreRoosevelt)
「生化超限戰」代表作出版於2010年,不料10年後以上場景的現實版幽靈般浮現:美國核動力航空母艦羅斯福號,有超過500名官兵被確診為武漢肺炎患者。圖為羅斯福號。(圖取自facebook.com/USSTheodoreRoosevelt)

至於以美帝國主義為首的西方列強是如何銷聲匿跡的,請看另一本由新華出版社隆重推出的軍事專著《制生權戰爭:新時代的軍事戰略重構》,作者郭繼衛是陸軍大校,主任醫師,第三軍醫大學教授。郭大校設想的「制生權」戰例如下:航母作戰群的某一艘保障船上有一位軍醫,名叫道克特。該航母作戰群遠洋出航為石油平臺提供護衛。大海風平浪靜,道克特頗感無聊。他在後甲板上散步,無意中看到一隻腹部金黃色的軍艦鳥,停在高懸國旗的旗杆上。道克特並沒在意。幾天後,護理主任在例行簡會上通報說,需要輸液的病員忽然增多。道克特腦子裡閃過一個念頭。他突然站起來大叫:「那隻軍艦鳥!」他到過地球上的各大海域,那種軍艦鳥不是這個大洲的種群,這裡是公海,它飛不了這麼遠。他忽然明白了:「我們可能遭遇了生物襲擊!」

接下來,艦隊大半人員出現呼吸道感染症狀,100多名官兵死亡。艦隊司令部禁止將傷患轉移到陸地治療,以免感染擴散。帶有生物防護功能的醫院船星夜趕來支援。後來查明,是百十海浬外的一隻漁船放飛了一群感染病毒了的鳥,它們在茫茫大海上尋找可以歇息的船隻,於是降落在這個航母作戰群上。就這樣,一隻鳥輕而易舉地癱瘓了一個航母作戰群。

這本「生化超限戰」的代表作出版於2010年,不料10年後的今日,以上場景的現實版幽靈般浮現:

美國核動力航空母艦羅斯福號,有超過500名官兵被確診為武漢肺炎患者,其中一人死亡,艦長因寫信求助而被免職,之後他本人也被確診……

台灣敦睦艦隊指揮中心連夜召回3艘軍艦共744名官兵,採檢化驗後宣布,艦隊總計有24位官兵確診武漢肺炎,年齡介於20到40多歲……目前磐石艦官兵已全部撤離,展開消毒……(書摘由允晨文化授權)(編輯:趙敏雅)1090914

書名:當武漢病毒來臨
作者: 廖亦武
出版社:允晨文化
出版日期:2020/09/16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