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台北電影節焦點影人 印尼名導無懼敏感議題[影]

最新更新:2019/06/23 12:26

(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22日專電)印尼導演嘎林.努戈羅和從不害怕爭議題材,他曾因拍片收到死亡威脅、被軍方約談,最新作品因同志元素遭禁映。他說,常拍敏感但重要的議題,目的是鼓勵社會勇於公開討論。

曾獲柏林影展等諸多國際獎項的嘎林.努戈羅和(Garin Nugroho)是今年台北電影節的兩位焦點影人之一。台北電影節選映他的5部作品,並安排他在7月7日與影迷對談。

根據台北電影節專刊,選映作品包括:從受害者角度審視印尼前總統蘇哈托(Suharto)在1965年屠殺共產黨員的「無畏,詩人之歌」;探討印尼東部巴布亞省(Papua)的歷史苦難,以及巴布亞人追尋自我認同的「親吻你的淚痕」。

透過融合爪哇傳統音樂、舞蹈與現代劇場等元素,用通俗故事與寫實視覺,訴說印尼複雜社會議題的「爪哇安魂曲」;批判宗教極端主義的「蒙蔽的青春」;以及在國際影展好評不斷,卻在印尼多處遭禁映的「我身記憶」,都在片單中。

嘎林.努戈羅和近期接受中央社記者專訪時說,他很高興這5部電影獲台北電影節選映,這些議題在印尼很敏感,少有電影觸及,是了解印尼社會、政治與宗教「很好的選擇」。

曾獲柏林影展等諸多國際獎項的嘎林.努戈羅和是印尼國際知名導演。他獲邀擔任2019年台北電影節的焦點影人。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攝 108年6月22日
曾獲柏林影展等諸多國際獎項的嘎林.努戈羅和是印尼國際知名導演。他獲邀擔任2019年台北電影節的焦點影人。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攝 108年6月22日

其中,「我身記憶」是嘎林.努戈羅和的最新作品,去年9月在威尼斯影展首映,並入圍地平線單元;今年4月回印尼上映後,卻遭宗教保守派人士抵制。

儘管印尼電影檢查局許可上映,雅加達南郊德博市(Depok)、加里曼丹省(Kalimantan)等許多地方政府都要求戲院下片。

印尼的最高伊斯蘭教士組織伊斯蘭學者理事會(MUI)也聲明反對,呼籲政府在全國禁映,避免穆斯林受到LGBT族群(同性戀、雙性戀及跨性別者)運動的不好影響。

嘎林.努戈羅和說,有關同志的印尼電影常將LGBT族群描繪為中上階級,生活不是跟流行音樂界就是跟毒品有關。「我身記憶」則是關於印尼傳統舞蹈Lengger舞者里揚托(Rianto)的故事。他希望讓社會知道,同志是生命自然的一部分,是印尼歷史文化的一部分,存在已久。

Lengger是中爪哇著名的跨性別舞蹈表演,男舞者裝扮成女性,演出女性角色。嘎林.努戈羅和說,集陽剛和陰柔於一身的角色,很早就出現在印尼的舞蹈藝術史上。嘎林.努戈羅和說,受到里揚托人生故事的啟發,從他的生命歷程帶觀眾省思具陽剛與陰柔氣質的人在人際、社會、政治、宗教上受到的創傷。

里揚托也在電影中扮演主角成年後的角色。他2003年在東京創立「印尼睡眠果舞團」(Dewandaru Dance Company),是國際知名編舞家,去年曾到台灣演出。

同志元素過去在印尼影視中並不少見,但印尼廣播委員會(IndonesianBroadcasting Commission)在2016年以保護兒童和青少年為由,禁止電視和廣播播放與同志相關的訊息。

對於近年印尼同志人權倒退的趨勢,嘎林.努戈羅和指出,印尼是多元文化的國家,但在這方面的確遭遇挫敗。他舉例說,過去在日惹(Yogyakarta)的庫塔歌德村(Kotagede)曾有LGBT族群的伊斯蘭寄宿學校,現已關閉了。

嘎林.努戈羅和說,蘇哈托1998年垮台後,印尼邁入改革,民眾強烈追求民主化。但有了言論自由後,宗教激進主義興起,使得很多人不敢公開討論敏感議題,包括LGBT。

他說,當全世界都在討論LGBT時,LGBT對印尼社會來說卻像個「外星生物」,因此拍攝「我身記憶」,希望讓印尼社會知道,同志在印尼文化中有很長遠的歷史。

對於抵制電影的宗教人士,嘎林.努戈羅和說,他們沒看過電影就批評電影反宗教、會殘害年輕世代,這是非常粗魯的,傷害民主化和言論自由,更非好的宗教價值。

其次,嘎林.努戈羅和表示,電影不是道德指南,電影對社會現況提出質疑,揭發社會和國家黑暗面,讓社會討論,「電影不是書、不是道德、也不是宗教」。

嘎林.努戈羅和說,他的拍攝成本不高,「我身記憶」沒有遇到集資困難,但他已預見會有爭議。

他輕描淡寫地說,他的作品就是這樣,總是會遭到批評。例如在「蒙蔽的青春」中探討激進伊斯蘭組織「印尼伊斯蘭國」(Negara Islam Indonesia,NII)如何招募年輕人,讓他們變得激進化,他因此收到死亡威脅。

他說,拍攝「親吻你的淚痕」後,被政府、軍隊約談,問他為何與爭取獨立的巴布亞反抗軍見面。他都赴約,順其自然面對這些質問,也清楚向他們說明,拍攝這個題材是為了正義、人性,這是他拍電影的目的。

嘎林.努戈羅和說,幾年前曾到台灣,當時朋友介紹他到花蓮拜訪慈濟證嚴法師。

曾經參加東京、釜山、上海電影節的嘎林.努戈羅和,今年是首度參訪台北電影節。他的作品「來自爪哇的女人」曾在2017年的台北電影節上映。

嘎林.努戈羅和說,相較於日本、南韓、中國的作品,印尼民眾對台灣的電影不太熟悉,亞洲各國對印尼電影的了解也不多,當世界愈趨緊密,文化交流就很重要。

他說,在台灣期間,希望有機會多了解台灣如何在經濟、科技與人類幸福的發展各方面取得平衡;此外,如果有好的題材,希望可以和台灣合作拍電影。

嘎林.努戈羅和也很關心亞洲電影的發展,他在2005年創辦日惹奈派克亞洲電影節(Jogja-NETPAC Asian Film Festival),至今舉辦過日、韓、中國、伊朗的電影展。他說,希望能舉辦以台灣為主題的電影展。(編輯:馮昭)1080622

印尼國際知名導演嘎林.努戈羅和關心亞洲電影發展,他希望在日惹奈派克亞洲電影節舉辦以台灣為主題的電影展。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攝 108年6月22日
印尼國際知名導演嘎林.努戈羅和關心亞洲電影發展,他希望在日惹奈派克亞洲電影節舉辦以台灣為主題的電影展。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攝 108年6月22日
地機族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