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巴西各級政府抗疫不協調 疫情難結束

2020/7/29 09:44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唐雅陵聖保羅28日專電)2019冠狀病毒疾病在巴西爆發以來,有關高峰期的預測隨著疫情發展一再延後。專家表示,人民生活困頓無法長期在家隔離和各級政府行動不一致,導致疫情結束遙遙無期。

巴西自3月發現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首例確診以來,有關高峰期的預測隨著疫情發展從4月延至6月、然後7月,現在又變成8月,且還有再延後的可能。

巴西累計248萬4649例確診,8萬8634例死亡。巴西是全球疫情第二嚴重的國家,僅次於美國。

根據巴西新聞網站「真實巴西」(Brasil de Fato),巴西許多州的感染曲線仍在持續上升,導致感染人數下滑的預測,變得相當困難。

儘管巴西在今年2月2019冠狀病毒疾病大流行剛開始就迅速作出反應,祭出限制措施,但三級政府之間缺乏一致性和協調性,導致巴西對抗病毒的效率低。

巴西前衛生部長奇歐洛(Arthur Chioro)指出,巴西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帶頭否認科學指引、攻擊其他民主機關和鼓吹造謠的行為,是監測病毒傳染的最大障礙之一。

奇歐洛表示,波索納洛漠視病毒的威力,未落實具體抗疫援助計畫,不時與州長和市長發生口角衝突,把這場疫情變成一場激烈的戰鬥,以致當全世界合力面對此公共衛生問題時,巴西這裡卻發生了一場激烈的政治危機。

奇歐洛比較其他國家的經歷指出,如果巴西有切實做到三級政府協調一致、安全透明資訊、社交隔離、高篩檢能力、積極尋找病例和確保第一線醫護人員的保護,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早已在巴西受到控制。

巴西感染學家波洛斯(Marcos Boulos)認為,巴西疫情未能受到控制,不僅僅是因為病毒傳染性強的特徵,同時與一大部分人口缺乏遵守社交隔離規定有關。

波洛斯指出,巴西的社交隔離和歐亞國家產生不一樣的效果,是因為巴西窮人占人口的很大部分,很多人連家都沒有,如何讓他們進行居家隔離?還有貧窮社區十幾、二十人共同生活在狹窄的住宅空間,又如何保持安全距離?

波洛斯表示,貧窮民眾必須每天出門工作維持生計,也是導致一大部分巴西人不能長時間待在家裡隔離的原因。「很多人必須白天工作,晚上才有飯吃,所以如果沒有政府發給抗疫援助金,就沒有辦法在家隔離。」

波洛斯指出,另一個導致高峰期預測不準的因素,市政府對疫情的政治決策錯誤。比如在病毒傳染曲線仍在上升之際重新開放商業、學校,放寬社交隔離限制,只會讓病例繼續增加。

3月初,英國倫敦帝國學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曾對巴西的疫情發展做出14種預測,如果巴西遵循國內外衛生高層的建議,努力讓大部分民眾保持社交隔離,巴西在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期間只會造成約4.4萬人死亡。

但目前巴西有近9萬人因2019冠狀病毒疾病死亡,新的預測更指出,死亡人數可達12萬人。巴西已經連續11個星期,每星期約7000人死亡。

關於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在巴西未來的發展趨勢,專家的看法都不樂觀,尤其是考慮到9月份各級學校將恢復上課的情況,波洛斯預測,屆時疫情很可能惡化。(編輯:馮昭)1090729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