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特派專欄 反送中獲德國庇護港大生:我以為會在香港待到最後一刻

最新更新:2020/11/03 09:20
參與反送中運動的香港年輕人Elaine逃亡到德國申請庇護,在難民營拍下這張照片,其他難民因思念家人在牆上的留言,讓她想到香港的親友。(Elaine提供)中央社記者林育立柏林傳真 109年10月28日
參與反送中運動的香港年輕人Elaine逃亡到德國申請庇護,在難民營拍下這張照片,其他難民因思念家人在牆上的留言,讓她想到香港的親友。(Elaine提供)中央社記者林育立柏林傳真 109年10月28日
中央社駐柏林特派員林育立/10月28日

一名香港大學生日前在德國獲得難民身分,成為反送中運動爆發以來第一位獲得德國政治庇護的香港示威者。她自認是對香港歸屬感最強的年輕世代,因為香港司法敗壞被迫出走。

現年23歲的Elaine要求匿名,不過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展示德國聯邦移民與難民局(BAMF)發給她的難民資格批准通知書。Elaine原本在香港中文大學就讀,去年中開始頻繁上街參加反送中運動,「我都是自己一個人參加,可說是香港眾多沒有公開身分的示威者之一」。

隨著示威升級,Elaine逐漸走到隊伍的最前線,去年11月中被捕,警方控告她犯下暴動罪和違反「禁蒙面法」。她沒有考慮很久,獲保釋後一週內就買好機票和收拾好行李,毅然踏上流亡之路,搭機經台灣飛往德國。

2018年5月,逃亡到德國的本土民主前線成員黃台仰和李東昇難民申請得到批准,成為香港公民在歐洲獲得庇護的首例。Elaine顯然受到他們的啟發,選擇了一個接待難民經驗特別豐富的國家。

抵達德國當天,Elaine就直接到難民接待中心尋求庇護,一開始除了永遠無法回到香港的煎熬,她最難適應的就是語言問題。「我以前以為自己會在香港待到最後一刻,沒想到竟然到德國當難民,最後一刻來得這麼快」,在德國的難民一般會說阿拉伯語、庫德語或土耳其語,她會的廣東話、英語和國語一下子全不管用。

幸好住在難民營的難民彼此體諒,關係融洽,而且德國的難民安置作業相對完善,飲食、暖氣、熱水供應無虞,難民可領取基本生活費並獲得醫療服務,她逐漸適應德國的生活並了解難民資格申請的流程。

Elaine前後住了3個不同的難民營,直到這個月14日收到通知、正式獲得難民身分前,等了將近一年,在這段期間完全沒收到任何通知,「最難熬的就是等待」。

香港沒有內戰,返國後也不至於面臨死刑的威脅,德國為何批准她的難民資格?移民局的通知書沒有說明原委,不過Elaine面試時向官員陳述香港司法敗壞的情況,認為自己無法得到公正審判。此外,她推測今年7月實施的港區國安法,也間接促使德國同意她的庇護申請。

目前Elaine住在德國政府提供的公寓,短期目標是學好德文和上政府提供的融入課程,學習德國的歷史、社會和文化,之後她想進入大學完成未完的學業。

生於香港主權移交給中國的1997年,Elaine自認是對香港歸屬感最強的一代,「我從小到大看香港的變化,也看到律師在中國受到的殘忍對待,對中國沒什麼好感」。

香港是否會重現像去年反送中運動那樣的大規模示威?她說,到2047年還很多年,未來的發展很難說,「我們只能做最壞的打算、最好的準備」。

Elaine是反送中運動爆發和國安法實施以來,第一位在德國獲得政治庇護的香港示威者。黃台仰、台北銅鑼灣書店創辦人林榮基等流亡港人成立的經驗分享平台「避風驛」特地聲明感謝德國給予香港示威者庇護。

另一方面,香港政府上週為此召見德國駐港總領事林文禮(Dieter Lamlé),抗議德國「假借名義收留罪犯」。中國外長王毅上月訪問柏林時也強調香港事務是內政,警告外國插手。

柏林的觀察家預料,德國這次決定給予香港示威者政治庇護,將為德中關係蒙上陰影。(編輯:陳惠珍)1091028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