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回上一頁
手指從螢幕左側邊緣往右滑
我知道了
全球中央
全球中央2018年4月
立法院去年12月三讀修正通過《實驗教育三法》,未來將拉高各縣市辦理實驗教育上限校數比率,而且延伸到高等教育,台灣未來將不只有實驗高中、國中及國小,還會有「實驗大學」。

日本整頓非正規僱用 恐招失業潮

最新更新:2018/04/16 10:22

日本為了解決企業大量僱用非正規員工的弊端,修正勞動契約法及派遣法,欲改善短期僱用勞工的現狀。儘管修法立意良善,但勞工擔憂可能反而因此出現停止僱用潮,這被稱為「2018年問題」。

文/黃名璽 (中央社駐東京記者) 

日本企業在二戰後為了網羅人才,很長時間採終身僱用制,但1980年代第二次石油危機後,非正規僱用的比率逐漸增加,到去年為止,非正規員工占整體比率約為37.2%。

日本的非正規僱用,包括兼職、打工、契約社員、契約職員及派遣社員等簽訂短期契約的工作型態。為什麼日本企業會逐年增加僱用非正規員工?日本厚生勞動省認為,可能是企業想壓低人事費,所以僱用薪資相對較低的非正規員工。

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 曾在2009年指出,日本會增加僱用非正規員工的原因,可能跟日本政府嚴格規範解僱正規員工有關,意即僱用非正規員工對企業用人彈性較大。OECD曾多次勸告,日本應該改善這種就業市場兩極化現象。

非正規員工跟正規員工就算做一樣的工作,不僅薪水只有正規員工的五到六成,連獎金也拿不到,這是一種職場差別待遇, 很多非正規員工因此無法結婚。根據厚生勞動省調查,以30歲到40歲的男性來說,正規員工未婚率約三成,非正規員工則高達75.6%;非正規員工就算到了40 多歲,未婚率仍有45.7%。

這些非正規員工就算勉強結婚生子,因為無法提供小孩充分資源,甚至連基本的吃都有問題,連帶出現貧困世襲的情況。

這種就業市場對日本經濟也產生不小影響。日本個人消費占國內生產毛額(GDP)約六成, 個人消費如果無法成長,GDP也難以增加。日本汽車產業是日本經濟的火車頭,但非正規員工增加,年輕人買不起車,對未來汽車業恐產生不利影響。

非正規僱用增加帶來的弊端, 日本政府也不是不想解決,一直以來都有提出相關因應措施,只是成效並不顯著。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說,今年是工作方式改革的一年。目前在日本國會審議中的工作方式改革相關法案,就有一項是為改善正規員工與非正規員工的薪資落差,希望能達到同工同酬。

更早之前,為了解決非正規員工的不安定感,日本曾在2012年修正《勞動契約法》第18條,只要雇主與勞工簽訂短期勞動契約或續約的五年後,經勞工提出申請,短期勞動契約將可轉為長期勞動契約。

這項修正的施行日為2013年4 月1日,如果以從施行日當天簽訂短期勞動契約為例,今年4月1日起這些非正規員工將有機會轉為長期勞動契約。

不過,政府修法立意良善,在實際的職場環境中不必然就一定能收成效。

修法雖然讓許多非正規員工對擁有長期穩定工作燃起一線希望,但因為不可能讓所有人都順利轉為長期勞動契約,業界預估,4月1日前可能會出現一波停止僱用潮,也就是不跟部分非正規員工續約。

日本《勞動者派遣法》也在2015年大幅修正,規定事業單位如果想繼續僱用已超過三年的派遣員工,就必須直接僱用。

由於修法在2015年9月30日上路,以當天簽訂派遣契約的派遣員工來說,今年9月30日就是合法派遣的最後一天。

跟《勞動契約法》修正相同, 派遣法修正後,如果讓同一位派遣員工在同一個事業單位的同一個職務工作逾三年,這個事業單位就必須直接與派遣員工簽訂僱用契約,所以事業單位如果不想這麼做,就必須在發生直接僱用義務前,終止與派遣員工的契約。

這種包括派遣員工在內的多數非正規員工,勞工擔憂可能因為修法造成失業,這被稱為「2018年問題」。

至於終身僱用制度,在日本是否仍存在?有專家認為,兩種看法都有,認為終身僱用制度已崩壞的看法指出,因為終身僱用制度必須在公司持續成長的基礎上才能存在,只要公司停止成長,要維持這項制度就有困難。

不過,另一種看法認為,日本目前的轉職率相較歐美等國家仍很低,這代表很多人都在同一家公司長期工作,所以也不能說終身僱用制度已完全崩解。

專家指出,日本正朝全球化方向前進,未來如果歐美的僱用制度能被日本企業採行,終身僱用制度或許會漸漸消失;但日本的年輕人現在愈來愈渴求終身僱用制度,企業如果堅持終身僱用制度,或許能吸引到更多人才。

*看單篇不過癮?訂閱電子雜誌《全球中央數位雜誌
        訂閱紙本雜誌《全球中央訂購單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