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評同婚專法 印尼名導:人人有權不受歧視與迫害

最新更新:2019/05/17 19:31

(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17日專電)台灣今天通過立法保障同志婚姻。印尼國際知名導演嘎林.努戈羅和指出,在多元文化時代,不受歧視、迫害是每個人應有的權利。

嘎林.努戈羅和(Garin Nugroho)曾獲柏林國際影展、東京國際影展等多項國際獎項肯定。在立法院通過同婚專法後,中央社記者透過即時通訊軟體訪問他的看法。

嘎林.努戈羅和去年的最新作品「我身記憶」(Kucumbu Tubuh Indahku,英文譯名為 Memories of My Body)近期在印尼上映,部分保守穆斯林團體認為這部電影鼓勵同性愛情,而發起反制,導致電影在許多城市遭到禁演。

對於台灣通過同婚專法,嘎林.努戈羅和說,現代社會是多元文化時代,每個人都有權利過和平生活,免於歧視、迫害和暴力;然而,有許多團體、宗教和國家強調特定身分利益的認同政治,築起高牆,對和平生活造成威脅。

嘎林.努戈羅和指出,印尼是全世界最大的穆斯林國家,約2億5000萬的人口中有8成是穆斯林,「我身記憶」在印尼許多地方遭到禁演,代表激進主義的崛起,這是當今社會的難題,「我們必須要有向(激進主義)說不的勇氣」。

回覆記者詢問台灣的立法是否能鼓勵其他國家也追求多元價值,嘎林.努戈羅和說,他同意這樣的看法。

印尼多處城市禁演「我身記憶」近日成為印尼媒體焦點。

根據媒體報導,這部電影講的不是同志愛情,而是透過國際知名印尼舞蹈家里揚托(Rianto)的人生故事介紹中爪哇以跨性別表演著稱的傳統舞蹈Lengger Lanang,在前總統蘇哈托(Suharto)強權統治的時代背景下,男性舞者透過陽剛與陰柔的舞蹈呈現,探索自我,帶觀眾反思多元文化等價值。

去年「我身記憶」在威尼斯影展的地平線單元首映,並獲選最佳影片,之後陸續獲得其他國際獎項。今年6月的台北國際電影節將放映嘎林.努戈羅和的5部影片,包括「我身記憶」,嘎林.努戈羅和也將抵台,舉辦大師講座。

對於台灣的同婚專法,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的印尼研究員安德瑞亞斯(Andreas Harsono)告訴中央社記者,台灣不僅在保障同志社群人權方面向前跨一大步,在促進亞洲人權發展方面也跨進一大步。

安德瑞亞斯指出,台灣現在是亞洲邁向更民主化的一盞閃亮明燈,台灣做出重要示範,亞洲各個國家的重要意見領袖、宗教人士、以及政治人物談論同志權益議題時,不管他們持贊成或反對的看法,都不可避免地要參考台灣的例子。

安德瑞亞斯日前發表文章評論「我身記憶」在印尼許多城市遭到禁演所反映出來的問題。他指出,自從2016年初開始,印尼出現許多由政府帶頭反對同志權益的說法,例如包括呼籲要治療同性戀,以及管制與同志相關的資訊等等。

安德瑞亞斯表示,過去印尼電影出現同志元素是很常見的,但印尼廣播委員會(Indonesian Broadcasting Commission)在2016年2月以保護兒童和青少年為由禁止電視和廣播播放與同志社群相關的訊息。

他指出,印尼廣播委員會在2012年頒訂準則,要求節目不得污名化特定性傾向或性別認同的人,2016年卻禁止電視與廣播播放與同志社群相關的消息,牴觸了2012年的準則。

印尼電影檢查局(Film Censorship Board)允許「我身記憶」上映,電影卻遭許多地方政府禁演。安德瑞亞斯說,這些地方政府歧視性別少數族群,剝奪民眾觀賞豐富文化意涵電影的機會,也打擊文化與藝術工作者,對印尼同志社群來說,他們的安全與言論表達自由再度受到威脅。(編輯:林憬屏)1080517

地機族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