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Icon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下載

失去孩子的父母 用愛與勇氣器捐的故事

2019/6/21 08:36(6/22 18:51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生死緣植愛系列報導1(中央社記者陳偉婷台北21日電)喪親的傷心難以言喻,但有一些父母,當孩子遭逢意外腦死時,忍住悲痛,決定器捐。因孩子的一部分留在人間,器捐的勇氣和愛,幫助其他垂危的病人,也修補父母破碎的心。

「我真的很感謝那些受贈者,幫我兒子保留這些器官。」捐贈者家屬劉金山在民國101年的某一天,突然接到來電,說兒子劉振豪車禍,情況相當緊急。他當時人在台北,兒子在嘉義,當他趕到醫院時,被醫師叫進手術室,才明白兒子傷得很重,肺部都已碎裂。

劉金山受訪時表示,兒子出事的第二天,他心裡明白可能「沒有希望」,救不回來了,主動表態想要器捐,至少能用的器官,還能捐出來拯救其他人。

當時醫院的移植小組來向劉金山及其他家屬說明,解釋可能會摘除的器官。劉金山的爸爸當時也在場,因愛孫心切,一聽到孫子的器官要被摘除,大喊了幾聲:「不捐了!不捐了!」但長輩難過的心情,沒有阻卻劉金山想在世上留下兒子器官的決心。

劉金山原本希望,兒子身上的器官能捐的都要捐出來;但因在加護病房急救了1週,使用很多藥物,器官也多已衰敗,最後捐出了眼角膜、皮膚和骨骼。

皮膚和骨骼是器官勸募難度較高的組織,不少家屬會擔心死者外觀受影響、身體會軟趴趴等原因,不願捐贈。

劉金山說,兒子做完器捐手術後送到殯儀館,葬儀社的人想幫忙清潔大體,一打開衣服發現,身上貼許多紗布,本來以為是燙傷。得知是捐贈皮膚後就跟家屬說:「這樣沒辦法幫他洗澡」,但劉金山沒多想,「皮膚都捐了,怎麼還會在乎有沒有洗澡?」

當時劉振豪還未滿20歲、出事前全家才剛拍過「全家福」照片,豈料轉瞬間生活全變調。劉金山說,當兒子在手術房裡動手術時,「心裡真的很難過,因為我知道,醫生在裡面不是救他,而是在取器官。」

但是,劉金山說,當手術結束,醫護人員從手術室帶出一箱箱的東西出來,「我知道那是我兒子身上的器官,突然感覺到有一股暖流,因為這些器官不會跟著遺體火化,而是會留在世上」,令他欣慰。

兒子離世後,劉金山悲痛沉悶,但想到兒子的器官還可救人,心情稍有寬慰。他感謝受贈者,因為他們的存在,兒子的器官可以繼續活著;他也希望受贈者們能好好照顧自己,就像劉振豪仍好好地受照顧一樣。

劉金山說,他不知道兒子會不會認同器捐的決定;但他記得,兒子離開後約1個月,他做了個夢,夢中他和兒子對談三句話。劉金山問兒子:「你知道你往生了嗎?」兒子說:「知道,我是回來看你們的。」

「那時候,我在夢中擁抱了他」,劉金山說,兒子成年後就沒有抱過他,沒想到在夢中還能相互擁抱,且非常真實,手指還可感覺到兒子臂膀的肌肉,仍留著寬厚溫柔的觸感。

捐贈者家屬趙鸞美每次聊到女兒楊雯婷時,身上都會起雞皮疙瘩;耳邊彷彿也聽到,女兒在夢中對她大笑的開朗聲音。女兒出事的時候,才剛上台大一年級,美好的未來卻突然被打斷。

趙鸞美受訪時,對女兒發生車禍時的每個碰撞都記憶猶新:「她那時候被一台車撞,對方開過頭要迴轉,撞到的當下,雯婷飛了出去,先碰到車的後照鏡,再撞到柏油路,被安全帽卡到脖子,路人救她的時候又碰撞了一次馬路。」

送到醫院時,女兒的大腦就像碎掉的豆腐;趙鸞美說,當時有心理準備,也打算要器捐,想說身上能用的器官都可以捐出去。她每天到雯婷的病床邊唸心經,也交代雯婷:「媽媽想要幫妳器捐,如果妳不願意,一定要來托夢,沒有托夢,就當作默許了。」

後來,雯婷捐出的器官至少拯救了5個人。進行移植手術時,趙鸞美等在手術房外,隔壁剛好有一群家屬,是接受雯婷的肝移植的病人家屬。

趙鸞美說,當時對方的家屬閒聊,一直說到「真的好幸運,聽說捐贈者很年輕」、「聽說是唸台大的。」她在一旁聽了只能默默掉淚。

配對的緣分也很巧妙,雯婷的心臟配對給一名19歲的台南男生。家住台南的趙鸞美說,她曾幾度希望知道受贈者身分,想知道他過的好不好;但幾經考慮又打消念頭,她不想打擾對方,也不要邀功,就當對方過得好,雯婷的心臟還在同一個城市持續跳動著,這樣就滿足。

失去女兒的痛,曾讓趙鸞美的生活失去真實感。「雯婷剛走的第1、第2年,我都想說她在國外唸書,一直到第3年,才有了真實感,知道她已經在另外的世界。」趙鸞美直到現在仍將雯婷的運動服當睡衣,留著她跳舞的舞衣,連一套雯婷還來不及穿的紅色禮服也還留著。

「我現在不傷心了」,趙鸞美說,女兒帶給她非常多善緣,女兒離開那年,她突然多了好幾個乾兒子、乾女兒,雯婷的同學、朋友持續關心她,一直到現在都還保持密切的聯絡。

趙鸞美也說:「後來夢到女兒,她笑得很高興,現在還能聽到她大笑的聲音。」愈接觸器捐議題,就愈了解,器捐一定要緣分俱足才有可能成功,有些人因捨不得小孩離開、沒有即時決定,器官都不能用,也捐不成。能忍住悲痛,成功做器捐的人,都非常了不起。

善的意念會在每個人心中萌芽,許多捐贈者家屬樂意分享器捐的故事,他們心中都有盼望,如果有更多人知道、也願意做器捐,可能有更多病人會因為捐贈者和家屬的付出,有機會過比較好的生活。多一個人知道器捐的意義,社會就多一點正面的力量。1080621(編輯:陳清芳/李亨山)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
請繼續下滑閱讀
器捐講緣分 每一次生死交會都是奇蹟
172.30.142.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