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女學生二戰致前線士兵信 逾75年後重回日本

最新更新:2020/08/11 14:52

(中央社東京11日綜合外電報導)今年是二次大戰結束75週年,一封看似當年日本女學生寫給前線日本士兵的鼓勵信,一名澳洲女性今年3月捐贈給東京都澀谷區公所,在時隔逾75年後重回日本。

日本放送協會(NHK)報導,一名澳洲女性在曾參與太平洋戰爭的父親遺物中,發現一封記錄二次大戰日本生活型態的信,今年3月捐贈給東京都澀谷區公所。

寄件人是當時就讀東京澀谷區關東高等女學校(現在的關東國際高等學校)5年級學生高橋米子(音譯),調查當年的名冊得知,1943年3月確有一位同名同姓的畢業生。

雖然不知道高橋米子的住處,但1943年就讀關東高等女學校2年級、現年91歲的增島昭子(音譯)受訪時說,當年作為上課的一部分,每個學生每個月要寄3封左右鼓勵海外日本士兵的信,而這次由澳洲女性捐贈的信,應該就是這類型信件其中一封。

增島說,看到這封信這麼完好地被保存下來,真是令人吃驚;寫信的當年正值戰時,級任導師陣亡、學校被大火燒盡,都是痛苦的記憶,「再次讓人覺得不能有戰爭」。

增島說,自己以前也寫過這種信,都會用稱為「美濃紙」的和紙書寫,也會邊看著教科書或明信片,邊在信上畫上插畫。

寫好的信件都由校方彙整後送往戰地,所以寫信人也不知道會送給哪位士兵;信上寫的大都是鼓勵士兵話語,或描述家鄉日常生活點滴等內容。

增島說,不過,受到日本當年戰況惡化,學生從1943年夏天起都被派到軍備工廠工作,也就沒有時間再寫這種鼓勵信。

1944年9月,增島當時的級任導師奉命出征,相關人士為此辦了一場「壯行會」;級任導師後來戰死沙場,壯行會成了增島與導師的最後一面。

當年的女學生不知什麼時候會死去,都戴著寫有自己姓名與住址的頭巾,增島說,「女學生頭戴頭巾、腳踩木屐,現在看來是完全無法想像的事,但當年卻是那麼理所當然」。

訂閱《國際新聞》電子報 第一手掌握世界最新脈動
請輸入正確的電子信箱格式
訂閱
感謝您的訂閱!

1945年3月10日凌晨發生「東京大空襲」(東京大轟炸),增島工作的錦糸町工廠燒毀殆盡,她當年在前往工廠的沿路上,目睹許多罹難者遺體;學校後來也沒能舉行畢業典禮,並在同年5月時因為空襲全毀。

增島說,不知是否對死亡這種事情感到遲鈍,想法已經變成死亡是理所當然;雖然這封信再回到日本應該感到感激,但絕對不能再發生戰爭,「這封信,是告訴我們絕對不能再發生戰爭的一個教訓」。(譯者:黃名璽/核稿:陳昱婷)1090811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