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援助有限又無法工作 逾萬難民在印尼苦等安置[影]

最新更新:2019/08/11 21:02
住在雅加達西區卡里德勒斯廢棄軍營難民營的阿富汗小女孩看到中央社記者前來採訪,好奇地從帳篷探頭出來看看,大方對攝影機微笑。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攝。 108年8月3日
住在雅加達西區卡里德勒斯廢棄軍營難民營的阿富汗小女孩看到中央社記者前來採訪,好奇地從帳篷探頭出來看看,大方對攝影機微笑。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攝。 108年8月3日

(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3日專電)聯合國難民署駐雅加達辦公室旁的巷弄裡有個不起眼的投遞窗口,徘徊在外等待諮商的難民終日不斷,來詢問何時能到第三國安置,多數得到繼續等待的答覆,很多人已等了7年。

今年23歲的瑪雅(Maya)來自利比亞,日前她和媽媽結束諮商後告訴中央社記者,家人3年前為逃離戰火來到印尼,這3年她「每個月都來」聯合國難民署(UNHCR)。

瑪雅說,她總是得到相同的回答,對方說「我們幫不上忙,你繼續等,我們會打電話給你」,然而「他們從來沒有打」。

瑪雅說她和媽媽及3兄弟住雅加達北部的公寓,只容2人的空間住了5人,患高血壓的媽媽因藥價太貴無法按時吃藥,因難民身分無法工作,收取家鄉寄來的西聯匯款又受銀行刁難,經濟困頓,房東已說要趕人,生活只能以「悲慘」形容。

由於家鄉受戰火肆虐,瑪雅說,他們當時只想趕快離開利比亞,「越遠越好」,因此選擇落腳可用落地簽入境的印尼。

主修英文的瑪雅說她最想從事翻譯工作,因戰火被迫中斷大學學業,逃離家鄉後仍是受害者,生活被毀了,「若暫時無法安置,至少先讓我能在這工作,讓生活能過下去」。

聯合國難民署駐雅加達辦公室旁的巷弄內設置難民諮商窗口,外頭終日有難民徘徊,等待到第三國安置的消息。利比亞難民瑪雅說她每個月都來詢問申請進度。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攝。 108年8月3日
聯合國難民署駐雅加達辦公室旁的巷弄內設置難民諮商窗口,外頭終日有難民徘徊,等待到第三國安置的消息。利比亞難民瑪雅說她每個月都來詢問申請進度。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攝。 108年8月3日

印尼未簽署1951年的聯合國難民地位公約(Convention Relating to the Status of Refugees),法律上不負收容責任,但仍是許多難民等待安置至第三國的中繼地點。

根據印尼官方資料,印尼至5月底有1萬3997名難民及尋求庇護者,其中3368名尋求庇護者仍待UNHCR確認難民身分。

阿富汗難民伊爾哈姆(Enayatullah Elham)說,很多難民到印尼已7年,有些獲國際移民組織(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Migration,IOM)協助,得以分租房屋、有些微津貼過活,沒有IOM幫忙的甚至沒錢吃飯,在印尼除了等待,什麼事也不能做,「很多人身心狀況都很糟」。

伊爾哈姆今年22歲,他無力支付給人蛇集團全家逃難費用,2014年隻身抵達印尼,日前第4次到UNHCR詢問申請安置進度,「一樣沒結果,我們講,他們沒在聽,只叫你等」。

攻讀電腦的伊爾哈姆說,他隔年獲得UNHCR難民卡,在印尼可安全棲身,但什麼事都不能做,像是浪費生命,希望趕快離開印尼,念完書、找到失聯家人、工作養家。

印尼是難民獲得第三國安置前的中繼國,有的難民等待安置已超過6年,國際組織僅能協助少部分,許多難民經濟陷入困頓,都希望能有工作權。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攝。 108年8月3日
印尼是難民獲得第三國安置前的中繼國,有的難民等待安置已超過6年,國際組織僅能協助少部分,許多難民經濟陷入困頓,都希望能有工作權。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攝。 108年8月3日

不願具名的34歲阿富汗難民和伊爾哈姆一樣,原想帶全家離開,卻無法負擔人蛇集團開價的4萬美元(約新台幣125萬元),他付了1萬2000美元先離開,打算之後再接濟家人,留下妻子及年幼兒女,至今已6年未見。

這天他和近百難民再度到UNHCR辦公室外抗議。他們質疑UNHCR處理的程序不公,有些2014年、2015年到印尼的難民家庭已前往第三國,比較早到的單身難民卻還在等。

阿富汗難民胡塞尼(Zabihullah Hussaini)說,希望獲得公平對待,單身難民也有家人,長久等待讓很多人情緒崩潰。

根據UNHCR的資訊,由於安置機會非常有限,只能優先處理例如單親媽媽、沒有父母照顧的青少年、有醫療需求的難民,因為他們是最弱勢、最容易受到傷害的。

UNHCR駐印尼代表瓦爾加斯( Thomas Vargas)指出,全球有7000萬人因戰爭、人權迫害等因素被迫離開家園,其中2500萬人是難民,只有不到1%的難民能獲安置,難民需要安置的需求遠超過機會,全球面臨難民危機。

根據UNHCR的資料,去年有25國安置9萬2400名難民,其中5萬5680人是透過UNHCR促成。在印尼,UNHCR的經費僅足以照顧300名至400名難民,包括食物、醫療、教育等。

瓦爾加斯指出,UNHCR力促第三國安置難民,同時也努力與中繼國政府、非政府組織等合作,協助在中繼國等待的難民,讓無法直接獲得援助的難民能照顧自己,學習技能,也可協助當地經濟發展,對難民和中繼國都是雙贏。

他舉例,UNHCR與印尼夥伴合作推動新創企業家培訓計畫,參與培訓的包括印尼青年及難民,結訓後獲得甄選的團隊可獲創業補助款,難民可協助創業;這項計畫提供難民飲食及交通津貼,也符合印尼不准難民工作的規定。

根據UNHCR,這項實驗計畫已完成第一期培訓,約有60名難民及印尼青年參與,第二期可望在近一兩個月內開始。

印尼有約1萬4000名難民和尋求庇護者,露宿街頭超過1年的難民7月將帳篷搬到聯合國難民署附近抗議,引起重視,雅加達省政府提供廢棄軍營給近千名難民暫住,擺滿帳篷。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攝。 108年8月3日
印尼有約1萬4000名難民和尋求庇護者,露宿街頭超過1年的難民7月將帳篷搬到聯合國難民署附近抗議,引起重視,雅加達省政府提供廢棄軍營給近千名難民暫住,擺滿帳篷。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攝。 108年8月3日

在7月初,數百名在雅加達西區卡里德勒斯(Kalideres)露宿街頭長達一年以上的難民將帳篷搬到位於市中心的UNHCR樓下,為期數週的行動讓難民議題獲得重視,雅加達政府提供卡里德勒斯附近的廢棄軍營,讓難民暫住。

這個不大的軍營現住進1085名難民,其中276名小孩,建物內的走道、樓梯間及建物外的部分空間也放滿帳篷。

暫居在這的阿富汗難民埃赫薩努拉(Ehsanullah)是什葉派哈札拉族(Hazaras),由於哈札拉族長期被遜尼派極端組織攻擊,他和家人先逃到巴基斯坦後,他在2013年抵達印尼。

今年33歲的埃赫薩努拉說,這些年他每天不外是洗衣、煮飯、打掃。他說,以前曾有難民教大家英語,賺點小錢,大家也覺得很受用,但政府發現後就被禁止了,「很多人等了6年、7年,不知道還要等多久,都需要賺點生活費」。

埃赫薩努拉說,他離開巴基斯坦時女兒9個月,現已7歲,「她需要上學,但我無法讓她上學,很擔心她的未來。本來以為等1年、2年就能到澳洲,讓她安全長大、受教育,我的希望都被毀了,我無法幫她做任何事,這讓我很傷心」。 

近百名難民近日連續在聯合國難民署駐雅加達辦公室旁樓下抗議,要求平等對待單身難民申請安置的程序。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攝。 108年8月3日
近百名難民近日連續在聯合國難民署駐雅加達辦公室旁樓下抗議,要求平等對待單身難民申請安置的程序。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攝。 108年8月3日

對於難民希望能在印尼工作,印尼移民總局公共關係部門主管山姆(Sam Fernando)在7月31日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指出,受制於相關法令,難民無法在印尼工作。

山姆指出,很多相關的印尼政府部門都對難民提供協助,也持續與UNHCR協調,督促他們加速處理安置問題,印尼未簽署聯合國難民地位公約,能做的有限,但印尼不會把難民遣送回國,會盡力從人道的考量幫忙。

在印尼多年,很多難民已能用印尼話對答如流,小孩也不例外。9歲的阿富汗女孩哈蒂亞(Hadya)天真活潑,受訪時不時扮鬼臉,她說因為戰爭而和爸媽搬到這。

問到哈蒂亞想不想上學,她的笑容不見了,頓時安靜下來,想了幾秒後說「想」,她在阿富汗也沒能上學。(編輯:陳永昌)1080803

地機族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