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跨越悲傷 百年大震成為台灣進步動力

最新更新:2019/09/19 09:34
20年前的九二一大地震,帶給台灣更多向前的動力。圖為小學生們捐出零用錢,為受災民眾貢獻一份力量。(中央社檔案照片)
20年前的九二一大地震,帶給台灣更多向前的動力。圖為小學生們捐出零用錢,為受災民眾貢獻一份力量。(中央社檔案照片)

九二一20年 走過震殤(中央社台北19日電)20年前的九二一大地震,曾經帶給台灣一幢幢的斷垣殘壁與一段段家破人亡的悲傷故事,但也帶給台灣更多向前的動力。它讓台灣的地震預報體系更完善、建築法規更精實,圓滿了台灣的救援體系,催生了台灣的搜救犬,更改變了許多人的一生,成為台灣進步的動力。

●災害管理知識來自傷亡 不該讓人命白費

銘傳大學建築系教授王价巨。中央社記者張皓安攝 108年9月19日
銘傳大學建築系教授王价巨。中央社記者張皓安攝 108年9月19日

在九二一大地震之前,台灣與災害較有關的災害防救法制僅有1964年白河大地震之後的防救天然災害及善後處理辦法,但這仍是以善後的角度思考防災。直到1994年發生華航名古屋空難,政府才又推出另一個「災害防救方案」,雖然擴展對於災害的想像,但仍不全面,再到九二一大地震,政府才開始重新思考災害議題。

接受中央社專訪時,銘傳大學建築系教授王价巨直言:「九二一的確是一個改變台灣很大的災害事件」。

九二一地震當天,王价巨正好當兵駐紮在車籠埔斷層正上方的醫院,王价巨與同袍在第一時間先將醫院內病人移出,隨即投入救災工作,當時王价巨深刻的體會到原來政府的救災能量是如此的低落,也開始體會到災害管理這件事情跟他原本想像的「只要打開門跑出去」並不相同,「我好像應該要好好去把這些事情(投入災害管理)當作是這輩子該做的事情來處理」,九二一地震對王价巨來說,無疑是人生重大的一個轉捩點。

王价巨表示,九二一地震之前,台灣對於災害防災多著重在補助、救濟,救援也是土法煉鋼型的救援。但在九二一之後,政府發現了災害防救體制、搜救能量及救災訓練架構等的不足,並開始加速追趕。

王价巨說,所有災害管理的知識都是奠基在人命傷亡之上取得學問,「我們從人命傷亡上去探究為什麼傷亡,這是件很殘酷的事情,因此我們必須去回應這些犧牲者帶給我們的經驗價值」,必須把這些東西變成知識、變成管理學問,再回到災害管理機制上,不能讓人命白費。

●從進口到出口 台灣救難體系深入國際

2008年造成近7萬人死亡的汶川大地震,台北市消防局動員兩隻搜救犬赴災區救援。(中央社檔案照片)
2008年造成近7萬人死亡的汶川大地震,台北市消防局動員兩隻搜救犬赴災區救援。(中央社檔案照片)

九二一大地震時,台灣國內救難體系仍不完整,許多國家派遣搜救隊到台灣。根據外交部統計,共有20個國家、聯合國與香港等22個單位,派遣41支救援團隊,767名救難專家加入台灣的搜救工作,救出了許多台灣民眾。

這個經驗也讓台灣的救難體系隨之成長,2004年南亞大海嘯,造成近30萬人罹難與失蹤,台灣的民間救難隊分馳印尼、泰國、斯里蘭卡等地,加入國際賑災行列;此後,國際間各項大大小小救難工作中,往往可以見到台灣救難隊的身影。

2008年造成近7萬人死亡的汶川大地震,台灣的救難隊是最早抵達的外國救難隊伍之一;2011年日本東北大地震,台灣民眾不僅捐款百億日圓,民間與內政部、台北市、新北市、台南市等聯合編組的救難隊,也貢獻了一份心力;中華民國志願服務協會前秘書長劉香梅就曾經說過,回顧台灣志工發展,「九二一是一個里程碑。」

●學校防震係數提高 不止教育更能防災

過去許多教室都建成「一字長蛇陣」,甚至是在老校舍上直接加蓋一層的「老背少」,地震一來往往應聲而倒。(中央社檔案照片)
過去許多教室都建成「一字長蛇陣」,甚至是在老校舍上直接加蓋一層的「老背少」,地震一來往往應聲而倒。(中央社檔案照片)

「20歲以下的年輕人,沒實際經歷過九二一,但九二一有重要的意義,年輕人一定要知。」曾任九二一重建委員會主委的黃榮村指出,IPCC(聯合國氣候變遷政府間專家委員會)曾把台灣列為高危險國家,以西海岸來說可能上升達80公分,勢必要有大量的遷村,可能要遷幾百萬人。

然而,九二一經驗也讓大家明白,遷村極為困難。黃榮村提到,九二一後有些地質敏感帶,不宜居住,政府和民間合力勸導居民遷出,即使許諾居民,一家可以給予300坪的土地,還是遭逢許多抗爭挑戰。

之後又擔任教育部長的黃榮村,對校園重建也特別有感觸。他分析,以前蓋校舍的有效期限大約只有40年,許多教室都建成「一字長蛇陣」,甚至是在老校舍上直接加蓋一層的「老背少」,地震一來往往應聲而倒。

九二一後,政府要求學校的防震係數大幅提高,而且學校也要作為社區的防災、疏散中心,新建的校舍因此大幅提高了安全性,這不能不說是九二一帶來的轉變。

●國軍建立救災標準程序 有效率水平整合

九二一地震發生時,尚未有無人機、網路等科技,都是倚靠徒步、車行才能了解災區狀況。(中央社檔案照片)
九二一地震發生時,尚未有無人機、網路等科技,都是倚靠徒步、車行才能了解災區狀況。(中央社檔案照片)

九二一地震也促成國軍救災能量的建立與整備,曾參與救災的花東防衛指揮部參謀長賴榮傑說,九二一地震發生時,尚未有無人機(UAV)、網路等科技,都是倚靠徒步、車行才能了解災區狀況,加上對地方的不了解,才會造成當下救災的困難與複雜度。

從此之後,國防部要求各戰區必須全盤了解所轄區域的災害潛勢區,災害發生前便能配合地方政府預置兵力,充分發揮救災能量,以至於目前有許多國家,都借鏡、學習中華民國國軍的救援能力。

賴榮傑任職關渡指揮部指揮官近4年期間,除了要求幹部戍守重點戰略區域淡水河外,更必須掌握淡水河潮汐現象、易土石流及淹水區域,目的就是為了災害來臨時,能以最快速度投入兵力。

「救災視同作戰」這句話,大家耳熟能詳,但很多人不知道,這句話的出現,是歷經九二一大地震後,國軍等無數公部門體悟出來的結論,更因此建立救災標準作業程序、有效率的水平整合。

●記取九二一教訓 醫籲訂定災難應變方案

九二一地震造成許多傷亡,豐原醫院在院旁空地搭起帳篷,臨時安置傷患。(中央社檔案照片)
九二一地震造成許多傷亡,豐原醫院在院旁空地搭起帳篷,臨時安置傷患。(中央社檔案照片)

九二一催生了台灣的國家救災醫療隊,但面對馬拉松等大型活動仍缺乏災難的應變方案,時任北榮急診部醫師、現任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急診醫師的高偉峰呼籲政府應比照美國,在法令中明訂大型活動主辦單位必須在活動現場備有醫護團隊,並且事前擬定災難應變方案,不僅能避免如八仙塵爆的災難發生,同時累積救災經驗,在天災降臨時即時應變,展開救援工作。

時任台北榮民總醫院急診部主任的李建賢則認為,政府應記取九二一帶來的教訓,訂定災難的標準作業程序(SOP),災難發生時才能及時掌握災情,調派人力與物資,避免釀成更重大的災情。

此外,九二一地震是重創社區的大規模災難,台大醫院急診醫學部主治醫生石富元表示,當時社區醫院功能全失效,醫療團倉促成軍,也不清楚災區需要什麼資源,只能靠想像,認為應該會有很多民眾有外傷,帶了一堆急救藥物和設備。但到了現場,來看病的災民都是頭痛、肚子痛、感冒等一般疾病,醫療團藥物準備不足,還要跟國軍醫院調度支援。至於外傷嚴重的病人,不是已經往生,就是緊急轉送其他縣市治療,不會留在災區。

台灣國家級災難醫療救護隊在2000年成軍,當重大災難發生時,國家級救護隊必須在6小時內到達指定災區,維持正常醫療運作,且具備抵達災區後的前72小時,可不依賴外界水、電、食物供應而自給自足。

過去台灣得借鏡國外經驗,但現在已有能力向外給予。如處理八仙塵爆大量傷患的緊急應變動員,創下最低3%死亡率讓國際驚嘆;過去南亞海嘯發生後,台灣國家級災難醫療團也曾出動協助。台大雲林分院日前也才到印尼龍目島,協助提升當地緊急醫療品質。

還有一個關鍵,石富元說,台灣缺乏重大災難的官方完整紀錄,事發之後,花很多時間追究責任、找下台負責的官員,但沒有檢討錯誤以避免下次再犯。「只對獵巫有興趣,但對改善沒興趣」,制度也難再成長,甚至常發生「政治凌駕專業」的情況。

●德國救難隊啟蒙 台灣開啟搜救犬培訓

德國獸醫師吉斯(Nicole Gies)九二一大地震發生時,她與她的狗剛剛通過搜救犬考試,就接獲出任務的指示,台灣是她第一次出任務的國家。20年來,她沒有中斷與台灣的聯繫,透過搜救犬的訓練,雙方有了更密切的合作。

九二一地震一隻由俄羅斯救難隊所帶來救災犬在搜救現場左後腳遭到割傷,經過簡單包紮後,繼續勇敢地執行援救勤務。(中央社檔案照片)
九二一地震一隻由俄羅斯救難隊所帶來救災犬在搜救現場左後腳遭到割傷,經過簡單包紮後,繼續勇敢地執行援救勤務。(中央社檔案照片)

九二一大地震不僅有22個國家與單位的41支救難團隊抵台,更帶進了103隻搜救犬,讓當時完全沒有任何搜救犬的台灣,認識搜救犬的重要性,不僅內政部消防署設立特種搜救隊,各縣市政府紛紛展開培訓,也開啟了台灣搜救犬的培訓之路。

透過駐慕尼黑辦事處的牽線,德國救難犬協會在2016年首度邀請內政部消防署的搜救隊到德國訓練。次年,德方也首次派犬隊到台灣訓練,並與台中市消防局簽署合作備忘錄,去年更在霧峰設立據點,方便亞太地區就近救援。

在不到20年的發展下,台灣的搜救犬培訓也有長足的進步,從零到有,如今全國各縣市已有30多隻搜救犬,其中全亞洲只有9隻搜救犬獲得聯合國人道搜救犬的認證,其中台灣就有7隻,成果相當豐碩,儼然成為亞洲培訓搜救犬的搖籃。1080919

九二一地震讓台灣認識搜救犬的重要性,經過20年的發展,台灣的搜救犬培訓已有長足的進步。圖為搜救犬訓練過程。(中央社檔案照片)
九二一地震讓台灣認識搜救犬的重要性,經過20年的發展,台灣的搜救犬培訓已有長足的進步。圖為搜救犬訓練過程。(中央社檔案照片)
地機族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