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阿富汗暖男難民印尼自縊 友人:他被絕望吞噬

2020/7/6 11:55(7/10 18:39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阿富汗難民阿瑟夫(左)2日在印尼自縊,他的摯友夏哈(右)說,阿瑟夫總是為朋友帶來關懷、問候,從來沒有說過他的痛苦。(阿富汗難民夏哈提供)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傳真 109年7月6日
阿富汗難民阿瑟夫(左)2日在印尼自縊,他的摯友夏哈(右)說,阿瑟夫總是為朋友帶來關懷、問候,從來沒有說過他的痛苦。(阿富汗難民夏哈提供)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傳真 109年7月6日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6日專電)22歲阿富汗難民阿瑟夫日前在印尼自殺。在朋友眼中,他是貼心傾聽他們心事的暖男,未料陽光笑容再也揹不動長年顛沛流離生活和等待安置的沈重,迫使他用死亡結束絕望的生命。

阿富汗哈扎拉族(Hazaras)難民阿瑟夫(Mohammad Asif Rezai)住印尼南蘇拉威西省(South Sulawesi)錫江(Makassar)的一個難民庇護所。3日凌晨室友發現他在浴室上吊身亡,未留遺書。他16歲隻身逃亡到印尼,等待安置超過7年。

和阿瑟夫住在同一個難民庇護所的夏哈(Mubarak Shah)5日接受中央社電話訪問時表示,阿瑟夫與所有難民的感情都很好,他總是為朋友帶來關懷、問候,從來沒說過他的痛苦,「非常不幸,我們失去他了,再也看不到他,他還這麼年輕」。

夏哈說,7月2日晚間約10時,阿瑟夫的室友回房間後聽到浴室有水流聲,當時以為阿瑟夫在洗澡或洗衣服。後來室友睡著了,約凌晨3時醒來聽到還有水流聲,浴室的門被反鎖,趕緊找其他人幫忙拆門,才發現阿瑟夫上吊自殺。

夏哈說,他們立即通知警察、移民局,但聯絡不上聯合國難民署(UNHCR)和國際移民組織(IOM)駐錫江的辦公室。警察一直到清晨5時30分才抵達,稍作問話後,將阿瑟夫的大體送到醫院,「我們都非常難過,抱著彼此哭」。

滯留印尼7年的阿富汗難民阿瑟夫2日自縊身亡,難民舉辦燭光晚會悼念他們摯愛的兄弟。(阿富汗難民夏哈提供)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傳真 109年7月6日
滯留印尼7年的阿富汗難民阿瑟夫2日自縊身亡,難民舉辦燭光晚會悼念他們摯愛的兄弟。(阿富汗難民夏哈提供)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傳真 109年7月6日

目前約1.4萬名難民滯留印尼,等待第3國收容。印尼未簽署聯合國難民公約,雖然在2016年頒布處理難民議題的總統令,但不准難民工作,也未提供難民援助。

其中約2000人在國際移民組織的安置下住在錫江的不同難民庇護所,多數是什葉派的阿富汗少數族裔哈扎拉人,他們長期遭迫害,遜尼派極端組織在1990年代末興起後,更成為攻擊對象,他們為躲避戰火而流落在世界各地,約8000人在印尼。

阿瑟夫自殺的消息震撼印尼的難民社群。在他的追思會和喪禮上,許多難民掩面痛哭,也有許多人在社群網站撰文追思,湧進大量表達沈痛心碎的留言。過去是阿瑟夫傾聽他們的煩惱,現在他們要傳承他的精神,讓更多人知道他的故事。

住巴淡島(Batam)難民庇護所的哈扎拉難民戴納(Erfan Dana)寫道,阿瑟夫對不平等的議題有深入見解,無法忍受朋友遭不公不義對待,去年8月率難民到UNHCR駐錫江辦公室抗議安置程序緩慢,UNHCR不僅不理會,還派警察對付他們。

阿富汗難民阿瑟夫16歲時為逃避家鄉戰火,隻身來到印尼等待安置機會,苦候7年仍見不到希望,2日自殺身亡,友人希望他終能得到安息。(阿富汗難民納雅布提供)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傳真 109年7月6日
阿富汗難民阿瑟夫16歲時為逃避家鄉戰火,隻身來到印尼等待安置機會,苦候7年仍見不到希望,2日自殺身亡,友人希望他終能得到安息。(阿富汗難民納雅布提供)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傳真 109年7月6日

戴納寫道,阿瑟夫帶頭向UNHCR呼口號,聲音充滿長年等待的痛苦、疲憊與沮喪,卻有18名難民因此被單獨監禁,「他被絕望吞沒,完全失去獲得自由的希望」。

近年許多國家緊縮難民政策,澳洲自2014年7月不再收容在印尼中繼的難民,理由是為防難民冒險渡海到澳洲。當時遭質疑這只是藉口,飽受批評。

哈扎拉族難民烏拉(Izzat Ullah)對中央社指出,澳洲的政策讓許多難民在印尼等待超過8年,不能工作或就學,甚至不能離開難民庇護所所在的城市。

他也說,錫江的移民局曾嚴格管理庇護所,粗暴對待難民,視難民猶如幫派、罪犯,連出去買東西都要被盤問,也曾規定難民不能到其他難民房間,晚上8時前必須回到難民庇護所,「這些不人道待遇都加深難民苦候安置產生的壓力與挫折」。

烏拉說,阿瑟夫是開朗、充滿活力的人,很有藝術天份,大家這幾天追憶他時,都對他能把平凡無奇的珠子組合成高雅飾品的技巧印象深刻。他總是帶給朋友溫暖的笑容,「看不見的內心卻被巨大壓力和挫折啃噬」,這也是每個難民的處境。

阿富汗難民阿瑟夫2日在印尼自縊,他熱愛手工藝創作,可以把平凡無奇的珠子串成高雅飾品。(阿富汗難民夏哈提供)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傳真 109年7月6日
阿富汗難民阿瑟夫2日在印尼自縊,他熱愛手工藝創作,可以把平凡無奇的珠子串成高雅飾品。(阿富汗難民夏哈提供)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傳真 109年7月6日

烏拉回憶,下葬那天每個人都擒著淚,沈重到無法呼吸,「我們埋下的不只他的大體,還有他那數千個未竟的夢想、被迫中斷的人生以及被搞得亂七八糟的世界」。

錫江去年5月也發生類似悲劇,24歲的哈扎拉族難民賈可布(Sajad Jacob)自焚身亡,他和家人在印尼移民局拘留所等了20年,UNHCR還未能給予他們難民身份。

阿瑟夫的友人哈扎拉族難民納雅布(Jawad Nayab)表示,他滯留印尼6年,「我們知道有9或10件難民自殺事件」,去年發生在巴淡島、更早前在北蘇門答臘省(North Sumatra)棉蘭市(Medan)、東爪哇的泗水(Surabaya)等地。

納雅布說,自澳洲關閉邊境,面對長久等待與未知未來,所有在印尼的難民都失去希望,「我們是難民,但我們也是人,如果我們國家的狀況還好,我們也不會當難民。有時候我想,難道世上沒有讓我們安身立命的地方,難道神也遺忘了我們」。

訂閱《國際新聞》電子報 第一手掌握世界最新脈動
請輸入正確的電子信箱格式
訂閱
感謝您的訂閱!

在加拿大多倫多協助推動安置滯留印尼難民的巴格(Laura Beth Bugg)指出,難民的處境非常艱辛,多數人等待超過7年,生活環境也很糟,她看到很多難民互相照顧,展現生命的韌性,但這不是長久之計,他們處在看不到新生的困境中。(編輯:韋樞)1090706

自殺警語:珍惜生命,自殺不能解決問題,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若需諮商或相關協助可撥生命線專線1995、張老師服務專線1980或衛福部安心專線1925。

阿富汗難民阿瑟夫2日在印尼南蘇拉威西省自殺身亡,在葬禮上難民友人集體為他祈禱。(阿富汗難民烏拉提供)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傳真 109年7月6日
阿富汗難民阿瑟夫2日在印尼南蘇拉威西省自殺身亡,在葬禮上難民友人集體為他祈禱。(阿富汗難民烏拉提供)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傳真 109年7月6日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