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新聞專題
武漢肺炎疫情
中國武漢市2019年12月起爆發肺炎疫情,並擴散中國各省及世界各國,世衛2月11日將其定名為COVID-19(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台灣也出現多個確診病例,疾管署籲民眾勿恐慌,勤洗手、必要時戴口罩、做好自主健康管理。圖為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院發布的新型冠狀病毒影像。(圖取自NIAID flickr網頁;作者:NIAID-RML,CC BY 2.0)
武漢肺炎疫情

地獄門前走一回 21歲武漢學生談肺炎餘生記

最新更新:2020/02/14 13:44
對在武漢感染武漢肺炎的患者來說,從染病到治癒的過程,就像在地獄門前走一回。圖為武漢中南醫院搶救武漢肺炎患者。(中新社提供)
對在武漢感染武漢肺炎的患者來說,從染病到治癒的過程,就像在地獄門前走一回。圖為武漢中南醫院搶救武漢肺炎患者。(中新社提供)

(中央社湖北14日綜合外電報導)俗稱武漢肺炎的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持續在中國肆虐。對在疫情發源地染病的患者來說,從染病到治癒的過程,就像在地獄門前走一回。

因怕遭排擠而不願透露真實姓名的葉虎(化名)是武漢當地一名21歲學生,1月21日懷疑自己染上這次的新冠狀病毒,當時他身體虛弱到無法吃完晚餐,量了量體溫,果然出現發燒。

他說:「我很害怕。排隊看病的人多到數不清,每個醫生都穿著防護服,我從沒見過這種場面。」

接下來,葉虎在焦慮絕望中度過了兩個多星期,在症狀愈來愈嚴重的情況下苦苦等待救治和篩檢結果出爐。不過葉虎已算幸運兒,由於他的父親是醫療人員,比多數武漢市民更早意識到風險,幫助葉虎戰勝病魔。

● 放棄大醫院排隊 小醫院拿藥後在家隔離

葉虎初次求醫的那天晚上,他放棄在同濟醫院的漫長等候,在附近一間規模較小的醫院拿到藥。由於他的症狀還不算非常嚴重,醫生只叫他回家自行隔離。

染病的頭4天,葉虎痛苦無比。

「我發高燒,全身痠痛不已。」本身是日本動漫迷、願望是將來能當聲優的葉虎,只能靠看日本動漫來緩解痛苦。

然而他的病況一度惡化,甚至「咳到快死了」。

● 高燒痠痛咳到死 一種快掛掉的感覺

葉虎在醫院接受多次電腦斷層掃描,顯示他有高度染病可能,病毒還擴散到了肺部。醫生們開始討論他是否符合接受核酸檢測的資格,不過最後仍覺得他的症狀還不夠嚴重,珍貴的核酸檢測套組必須留給更嚴重的患者。

跑了第2趟醫院後,葉虎在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染病的情況下回家養病,期間他的兄弟和祖母也開始出現症狀。當夜葉虎的症情惡化,讓他一度覺得自己就要死了。

「我覺得自己快要在地獄叩門了。」

葉虎發燒到超過攝氏39度後再次回到醫院,醫生這回幫他打上點滴,並給予用來治療愛滋病的藥物Kaletra,當晚他的體溫逐漸降到37度。

發病一週後,葉虎的病情才到轉捩點。1月29日這天,葉虎終於可以接受核酸檢測,確診罹患武漢肺炎後,醫生讓他接受抗病毒藥物Aluvia的5天療程,由於醫院病床不夠等原因,院方讓他回家自行隔離,葉虎的症狀也開始穩定好轉。

● 患病3週保住小命 不捨醫護染病

葉虎2月7日再次接受核酸檢測,病毒反應呈陰性,但他仍未能完全脫身。由於傳出患者即使檢出陰性反應,病情也有可能急轉直下,當地政府將葉虎隔離在一間被用來充當臨時醫院的旅館裡,還派警方在外駐守,以防遭隔離者擅自進出旅館。

5天後葉虎終於獲准返家,這場3個多星期的冒險旅程終於告一段落。他很感激自己能保住小命,並向冒著生命危險治療他的醫護人員致敬。有些醫生對葉虎說,他們也懷疑自己中鏢,但仍需持續為患者治病。

葉虎說:「湖北當局隱瞞實情,一再錯失良機,如果一個月前沒有隱瞞資訊,疫情也不致於嚴重到這種地步。」(譯者:李佩珊/核稿:陳亦偉)1090214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