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新聞專題
2019諾貝爾獎
2019年諾貝爾獎10月7至11日公布醫學獎、物理獎、化學獎、文學獎及和平獎,經濟學獎得主則在14日揭曉。由於「#我也是」(#MeToo)運動揭發的性醜聞影響,2018年是70年來文學獎首度缺席諾貝爾獎頒獎季,延後至2019年一併公布。
2019諾貝爾獎

奧地利作家獲諾貝爾文學獎 影響當代劇場開創性

最新更新:2019/10/11 09:09
影片來源:Nobel Prize YouTube頻道

(中央社記者陳政偉台北10日電)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由奧地利作家彼得‧漢德克(Peter Handke)獲得殊榮,台灣作家鴻鴻表示,漢德克對當代劇場非常重要,當時是相當有開創性的。

漢德克是詩人,也是小說家及劇作家,更是德語世界最重量級作家,代表作包括劇本「冒犯觀眾」、小說「守門員對點球的焦慮」和德國導演文‧溫德斯(Wim Wenders)合作的電影「錯誤的舉動」、「欲望之翼」。

漢德克擅長用不同的文學形式,表達自己對於現實的強烈欲望。1966年推出首本小說「大黃蜂」,之後的50年間,創作許多不同類型的作品,成為二戰後歐洲最有影響力的作家之一。

作家鴻鴻接受中央社記者電訪時表示,漢德克對當代劇場相當重要,現在得諾貝爾文學獎甚至太晚了。漢德克在1960年代開創「說話劇」,演員不太扮演角色,而是直接對觀眾發言,讓觀眾融入劇場表演的一部分,把劇場的虛構性瓦解掉,改寫了劇場史。

鴻鴻說,漢德克的劇本、小說創作不斷,一方面對劇場影響,一方面還有他的個人化書寫。另外,他對當代藝術的影響,跟德國導演溫德斯合作「欲望之翼」,也影響大眾文化深遠。

影片來源:2AM Ltd YouTube頻道

他認為,漢德克出道的那個年代,實驗劇場當時是拋棄文本的方式,漢德克找到了文學跟劇場接軌的路,跟以往劇本文學是完全不同的,等於漢德克把劇作家放回劇場。劇場演出的觀念革命,也開啟了當代劇本創作的無限可能。

台灣詩人印卡則說,2018年、2019年頒給了朵卡萩、漢德克,恰恰呈現了現在文學評審的文學觀點,過去幾年試圖突破文類界限,今年回來文學(語言)價值。

印卡認為,這次諾貝爾文學獎較回到傳統,像是作家突破了什麼。當然政治立場很重要,但寫得好更重要,回到從純文學的判別標準。諾貝爾文學獎頒給漢德克又把我們帶回來文學傳統,探索對於文學語言邊界的挑戰。

不過,漢德克曾在2016年批評諾貝爾文學獎頒給巴布狄倫是錯誤的,他認同巴布狄倫是20世紀最偉大的人物之一,因為巴布狄倫的作品如果沒有音樂就什麼都不是,不能被閱讀。

印卡也認為,漢德克得獎後,可能還會有些後續爭議的討論,如他的劇作「冒犯觀眾」不只是漢德克的作品,也是漢德克的價值觀。或是漢德克反對文學政治化,也從沒有認同過1968年運動的口號,這些都為漢德克得獎增加一些別的面向討論。(編輯:王思捷/張芷瑄)1081010

漢德克(左)曾批評諾貝爾文學獎頒給巴布狄倫是錯誤的,他認為巴布狄倫的作品如果沒有音樂就什麼都不是,不能被閱讀。(圖取自維基共享資源;作者:Dnalor 01,CC BY-SA 3.0 at)
漢德克(左)曾批評諾貝爾文學獎頒給巴布狄倫是錯誤的,他認為巴布狄倫的作品如果沒有音樂就什麼都不是,不能被閱讀。(圖取自維基共享資源;作者:Dnalor 01,CC BY-SA 3.0 at)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