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鬼滅之刃故事完結 鬼滅了嗎【書摘】

最新更新:2021/02/08 19:43
《鬼滅之刃》的轟動,顯示了這樣的恐懼感,分分秒秒存在於現代人內心深處,而我們也可以由此推測,今後,新的鬼故事還會不斷出現。(共同社)
《鬼滅之刃》的轟動,顯示了這樣的恐懼感,分分秒秒存在於現代人內心深處,而我們也可以由此推測,今後,新的鬼故事還會不斷出現。(共同社)

(中央社網站)日本漫畫《鬼滅之刃》改編動畫在Netflix上架後,攀上另一波人氣高峰,從小學生到成年人都深深著迷,成為引發討論的社會現象。專研日本中世史的日本靜岡大學榮譽教授小和田哲男從歷史與社會學角度切入,探討鬼滅的歷史起源、主角群像背景、獨特世界觀,以及日本「治鬼」文化。

看過鬼滅之刃再讀小和田哲男的《鬼滅的日本史》,對於漫畫標語「日本最慈悲的治鬼故事」將有深一層的體會。日本史上真實版鬼殺隊與十二鬼月是誰?為什麼鬼怕藤花?為什麼鬼殺隊最高階級稱為「柱」?在日本歷史與古籍裡多能找到答案。

小和田哲男認為鬼殺隊與鬼的交手不只是善與惡的對決,日本社會面對COVID-19疫情出現的「自肅警察」其實正是當代的鬼,而不是鬼殺隊。這種自認為代表正義的鬼隨時可能出現,恐怕永遠不會消滅。中央社取得授權,刊載小和田對於鬼滅之刃與今世社會的觀察:

內容涉及故事情節,請審慎閱讀

鬼滅之刃的鬼消滅了嗎

《鬼滅之刃》在《週刊少年JUMP》2020年24號(集英社)第205話完結。所有鬼的始祖鬼舞辻無慘被殺,導致所有傳承無慘之血的鬼全數滅亡,唯一例外是經珠世之手變成鬼的愈史郎。完結篇中,描述愈史郎因為並非繼承無慘之血,所以存活下來。不過,愈史郎不吃人、擁有和人類同樣的心智,其實應該可說與「鬼」並不相同。

那麼,鬼從此就不再出現了嗎?我們卻無法斷言。無慘本身是服下平安時代醫師用「青色彼岸花」為原料製成的藥才化作鬼;愈史郎也是珠世把他變成鬼的。

在《鬼滅之刃》中,鬼並非自然產生,而是人工製造出來的。完結篇裡,安排了發現讓無慘變成鬼的「青色彼岸花」情節,預留了鬼再度出現(被製造出來)的可能性。

專研日本中世史的靜岡大學榮譽教授小和田哲男從歷史與社會學角度切入,探討鬼滅的歷史起源、主角群像背景、獨特世界觀,以及日本「治鬼」文化。(圖取自facebook.com/rexhow.dna)
專研日本中世史的靜岡大學榮譽教授小和田哲男從歷史與社會學角度切入,探討鬼滅的歷史起源、主角群像背景、獨特世界觀,以及日本「治鬼」文化。(圖取自facebook.com/rexhow.dna)

鬼是帶來危害的「異質者」

書中介紹的鬼,有的來自山上、有的是反對朝廷或幕府體制的人、也有的是強烈懷抱「恨意」或「妒嫉」的不幸之人。共通點在於,他們來自被社會秩序、生活空間排除在外的地方,是會帶來危害的「異質者」。這不僅出現在日本古典文獻中,在近代太平洋戰爭之所以出現「鬼畜米英」(指美英兩國)標語,也反映出將外來敵人想像成「鬼」的心態。

全球化及價值觀多元化、以社群網站為代表的溝通手段產生變化,相較於以往,現代人接觸「異質者」的機會顯著增加。在這樣的環境下,大家出自本能的一種防禦反應,就是視自己為「正義」的自我膨脹,以及對他人的攻擊。

現代社會不斷製造出新的鬼

我們曾經舉出《鬼滅之刃》受歡迎的重要因素包括平成到令和的年號更迭和新冠肺炎。例如所謂「自肅警察」對確診者及歸國者的誹謗中傷等,可說正是這種對異質者的防禦反應顯著出現的例子。在「自肅警察」眼中,確診者及歸國者,應該是危害到己身安全的「異質者」,也就是鬼。

在此同時,不接受己身以外存在、並加諸攻擊的「自肅警察」,對於其他多數人而言,也成了「異質存在」,而他們本身並沒有察覺這一點。「自肅警察」或許可說等同於《鬼滅之刃》中那些由於過去的痛苦和情結,導致肯定自我、否定他人的「鬼」。

面對鬼,不抵抗,他們就會加害於你,所以你必須設法抵抗鬼。但是,當你認定是鬼的對象,其實只是無害的「異質者」,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把對方當成鬼,而攻擊這些「異質者」的那一方才是鬼。

專研日本中世史的靜岡大學榮譽教授小和田哲男從歷史與社會學角度切入,探討鬼滅的歷史起源、主角群像背景、獨特世界觀,以及日本「治鬼」文化。(圖取自facebook.com/rexhow.dna)
專研日本中世史的靜岡大學榮譽教授小和田哲男從歷史與社會學角度切入,探討鬼滅的歷史起源、主角群像背景、獨特世界觀,以及日本「治鬼」文化。(圖取自facebook.com/rexhow.dna)

這個社會任何人都可能化作鬼

在《鬼滅之刃》中,鬼被塑造成帶來危害、「必須消滅的對象」,卻有許多場景描寫主角竈門炭治郎對鬼展現同理心與同情,那種試圖貼近對方心靈直到最後一刻的姿態,令人不由覺得,在這個複雜化的現代社會中,關於和鬼的相處之道,彷彿為我們提供了一種示範。

正如現代社會「自肅警察」的例子,任何人都可能化作鬼,而這樣的鬼,不知道會出現在何時何地。《鬼滅之刃》的轟動,顯示了這樣的恐懼感,分分秒秒存在於現代人內心深處,而我們也可以由此推測,今後,新的鬼故事還會不斷出現。

即使在現代,鬼,依舊未滅。(書摘由網路與書出版授權刊登)1100208

書名:鬼滅的日本史
作者: 小和田哲男
譯者: 李欣怡
出版社:網路與書出版
出版日期:2021/01/30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