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文化+】哥愛的是回憶 金馬獎得主岑偉宗的台灣山居歲月

2022/5/23 15:29(5/23 17:09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香港音樂劇、舞台劇作詞人岑偉宗選擇移居台灣,展開人生下半場。(攝影:王騰毅)
香港音樂劇、舞台劇作詞人岑偉宗選擇移居台灣,展開人生下半場。(攝影:王騰毅)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岑偉宗說,記憶是人類構成的要素,「對我來說,哪裡有更多回憶,哪裡就是家鄉,沒有記憶,生命沒有意義。香港對我來說,就是一座巨大的記憶資料庫。」

文:趙靜瑜/攝影:王騰毅

2006年,第43屆金馬獎在台北小巨蛋舉行,當年最紅的電影是郭富城主演的《父子》與金城武、周迅演出的《如果‧愛》,兩部香港電影分庭抗禮。最後《父子》獲得最佳影片、男主角、男配角三項獎;而《如果‧愛》拿下最佳導演、女主角、攝影、原創電影歌曲等四個獎項。

跟著電影入圍團隊來到台灣的岑偉宗(Chris Shum),是《如果‧愛》原創音樂歌曲〈十字街頭〉的填詞人,壓根沒有想過會得獎。頒獎典禮一早,他跟太太淑嫻包了車,開開心心直奔金山北海岸一遊,到了他們夫妻都很喜歡的朱銘美術館,一待就是好幾小時,還買了朱銘的「人間系列」其中一座少女雕像。

拿到金馬獎 台灣生活之鑰

到了晚上,頒獎典禮舉行,當頒獎人念到「最佳原創電影歌曲,得獎的是──〈十字街頭〉」,國語還不太流利的岑偉宗坐在座位上,腦子頓時一片空白,「我還記得我上台的得獎感言用的居然是國語,而我根本不記得我說了甚麼。」回想起那個無法倒帶重來的瞬間,岑偉宗大笑不已,說自己滿心悔恨,大嘆三聲:「我幹嘛說國語勒!」

那個當年國語不太靈光的岑偉宗,靠著那座金馬獎,以及香港舞台劇獎、香港電影金像獎、香港CASH金帆音樂獎等大獎,以專業身分申請移民,2020年10月,夫妻倆從香港搬到了台灣。

台灣的金馬獎給了岑偉宗事業上極大肯定。(攝影:王騰毅)
台灣的金馬獎給了岑偉宗事業上極大肯定。(攝影:王騰毅)

山城有仙氣 呼喚駐足

岑偉宗入住的獨棟別墅,倚靠著一整座山。採訪當天天清氣朗,陽光爍爍,山風偶過,綠意盎然。想是這些不明顯的台灣林相,也跟香港挺像,岑偉宗打斷,「當天我們來看房子時,可不是這個姿態。」

這是岑偉宗夫妻在台灣看的第20間房子。當天天色陰暗,從社區警衛亭到家得走個千餘步山路,但是大小挺好,上下總共4層樓,可以容納所有的香港家具,除了主臥室跟幾間客房,還可以容納一座工作室。大門開在二樓,有打通的客廳、廚房與餐廳,女主人的廚藝可以好好施展。

看屋當天,那座山朦朦朧朧,飄著些許薄霧,帶著仙氣,岑偉宗夫婦就被那片薄霧魅惑,也不考慮山居歲月可能會遇到的偏遠與潮濕,就這樣定了下來。

岑偉宗夫妻檔的台灣山居歲月。(攝影:王騰毅)
岑偉宗夫妻檔的台灣山居歲月。(攝影:王騰毅)

用台灣人方式找房子

「我們看房,從宜蘭看到三芝,再從三芝看到新店,腦子裡想的都是我們那個40呎貨櫃裡面的物件必須可以好好安置的空間。」岑偉宗跟妻子兩人只帶著幾件行李就飛到台灣,酒店住了一個多月,上「591」房屋交易網,看到喜歡的就打電話去約時間看房,「我們很喜歡三芝那個房子,是一棟修得很好的老屋,但是等了一星期,對方始終沒有回覆;我們也去了宜蘭看房,開闊的蘭陽平原空氣好棒,但是台灣的朋友說,你們住在宜蘭,六日就不要想出門了,遊客太多。」

就這樣安家落戶,朱銘的「少女雕像」隨著岑偉宗所有家當與香港記憶,安然地又回到了台灣。

岑偉宗主力創作音樂劇及舞台劇,同時也翻譯戲劇及歌詞,詞作也散見於電影、電視及流行曲,是少數香港同時涉足流行、電影、音樂劇與舞台劇的專業塡詞人。1994年,岑偉宗為香港中樂團、香港舞蹈團、香港話劇團三團共製的大型原創音樂劇《城寨風情》填詞,開始發展填詞之路。至今已經累積音樂劇,舞台劇到舞劇作品超過60部,成績可觀。

岑偉宗的工作室有音樂與大量書籍,他在這裡思考也在這裡創作。(攝影:王騰毅)
岑偉宗的工作室有音樂與大量書籍,他在這裡思考也在這裡創作。(攝影:王騰毅)

中文系的怪咖 讀不完《紅樓夢》

大學念的是香港浸會大學中文系,岑偉宗可能是那年全班唯一沒有念過《紅樓夢》的人,「但是我很愛中文,喜歡聲韻,喜歡宋詞元曲,也寫評論。」畢業那年,他仍然沒有念完《紅樓夢》,卻成了中文老師。後來又念了香港大學教育學院哲學碩士,做中國語文人才的師資培訓。教書之餘就是創作。

「世界本就邋遢,還有甚麼可怕,爽不爽一剎那,天堂地獄一家。」寫得出〈十字街頭〉這樣的歌詞,得要多洞悉人世、多少歷練?從香港移民台灣,又得要多少勇氣?而岑偉宗的勇氣,全都來自妻子淑嫻。

移居勇氣來自妻子

岑偉宗是獨生子,祖籍廣東順德,在廣州出生,5歲跟著父母親到了香港,讀書工作結婚,近年,父母親相繼過世,岑偉宗說,現在太太就是他所有的家人。岑偉宗妻子淑嫻在香港開服裝店,她見岑偉宗一邊教書一邊填詞,所有時間幾乎都給了工作,於是建議岑偉宗辭去穩定教職,專心投入創作試試看。

岑偉宗說,他一直很喜歡教書,「我是那種每年都要重新備課的人,我受不了講重複的內容。但我太太覺得我的時間可以重新分配看看,不教書白天就有時間可以去開會,跟夥伴有更多討論,她給我兩年時間,如果真的『母湯』,再回去教書。還好我算幸運,至今一直都有創作機會。」

淑嫻也給了岑偉宗移民台灣的勇氣。一直都在開店的淑嫻,上班時間超過16小時,每天都在店裡忙,上班前跟下班後也是在處理相關批貨買貨進貨的事情,「我跟他說,我以後不要住在香港,我要去一個我想到處去看、去學東西的地方。我20幾年幾年以來工作的工時太長,我要有我自己的生活,把我的時間還給我。」

畫面後方太祖太婆的畫像,隨著不忘本的岑偉宗從廣東到了香港,又從香港到了台灣。(攝影:王騰毅)
畫面後方太祖太婆的畫像,隨著不忘本的岑偉宗從廣東到了香港,又從香港到了台灣。(攝影:王騰毅)

喜歡台灣的儀式感

台灣就是岑偉宗夫妻倆的共同首選。

訂閱《早安世界》電子報 每天3分鐘掌握10件天下事
請輸入正確的電子信箱格式
訂閱
感謝您的訂閱!

岑偉宗說,當然也是因為網路科技發達,他的工作在哪裡都可以進行,開會溝通都不是問題;太太喜歡台灣的時間感,比起香港從容許多;喜歡台灣的儀式感,好好沖一杯咖啡,好好烘焙一個麵包;喜歡邀請朋友來家裡,好好做飯,好好聊天,好好吃飯……

岑偉宗說,第一天搬過來,家當都還沒有到台灣,兩人只有一個小鍋子。傍晚時分,兩人正打算到山下小7買點東西當晚餐,隔壁鄰居太太敲門了......(未完,全文詳文化+雙週刊第109期「我在,香港在」,5/22上架)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