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史學家看巴黎聖母院:集萬眾目光卻乏人呵護

最新更新:2019/04/17 08:04
法國歷史學家說,巴黎聖母院幾個世紀的風霜下來,卻始終沒得到該有的維修保養重視。(圖取自巴黎聖母院臉書)
法國歷史學家說,巴黎聖母院幾個世紀的風霜下來,卻始終沒得到該有的維修保養重視。(圖取自巴黎聖母院臉書)

(中央社巴黎15日綜合外電報導)法國歷史學家說,今天遭祝融之災的巴黎聖母院雖集人們的萬千寵愛於一身,但幾個世紀的風霜下來,卻始終沒得到該有的維修保養重視。

曾出版聖母院(Notre-Dame Cathedral)相關著作的法國中世紀歷史專家高瓦德(Claude Gauvard)告訴法新社,這座哥德式建築的重要性無庸置疑,但待遇總比不上響噹噹的名號。

高瓦德說,聖母院「代表巴黎,也是和平團結與和諧的象徵...地處巴黎最佳的心臟地帶」。

這裡也是法國零公里(kilometre zero)標記的起點,從巴黎到其他城市的距離都從這裡起算。

「對我而言,聖母院可能是最有和諧感的大教堂之一,讓人一眼就看出工匠技藝,多年以來雖深獲人們喜愛,卻沒得到該有的呵護。」

高瓦德解釋說:「巴黎聖母院備受成千上萬法國人和外國人喜愛,他們年年造訪,但我可以肯定地說,他們踏進來、走出去,但對這座大教堂還是一知半解。」

「文藝復興與18世紀時期的聖母院很慘,舉個例子,當時的人為直達裡面的大講台,毫不猶豫就破壞一個入口,全賴19世紀由梅里美(Prosper Merimee)、雨果(Victor Hugo)、維奧勒特(Eugene Viollet-le-Duc)、雷瑟斯(Jean-Baptiste Lassus)等一干大師的努力,才讓這座哥德式藝術重拾地位。」

高瓦德也認為,花在維護聖母院的心力全然不夠。

「現在進行中的工程是好不容易才開始,早該這麼做了,甚至可說有點晚了。(翻修工程開始前)我登上尖塔底部,那裡有些砌磚剝落,卻只用柵欄防止掉落。」

高瓦德說,不管今天祝融過後聖母院能否恢復雄偉原貌,「尖塔倒塌的事實,其實比不上該依照維奧勒特的藍圖重建來得重要。我相當重視這份藍圖,因為如果沒有維奧勒特,這座大教堂早不復存在。1792年尖塔倒塌時,就是由他建造的。」

高瓦德還說,各方利益衝突可能影響聖母院重建工作。

「聖母院的問題是由多個單位管轄,大主教管區、巴黎、歷史博物館等都能插手,增添維護的複雜度。」

「希望接下來會有全國性甚至國際性的捐款作為重建財源,因為重建將會非常昂貴。」(譯者:鄭詩韻/核稿:陳亦偉)1080416

地機族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