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Icon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下載

馬斯克批OpenAI成營利公司 昔日夥伴阿特曼:他真的憂慮人類未來【書摘】

2023/9/27 12:27(9/27 12:56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電動車大廠特斯拉執行長及社群媒體X老闆的馬斯克曾多次提到,AI發展應該暫停,人工智慧領域需要監管。圖為馬斯克2019年檔案照片。(路透社)
電動車大廠特斯拉執行長及社群媒體X老闆的馬斯克曾多次提到,AI發展應該暫停,人工智慧領域需要監管。圖為馬斯克2019年檔案照片。(路透社)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網站)美國億萬富豪馬斯克昔日與阿特曼(Sam Altman,另譯奧特曼)共同創立OpenAI人工智慧實驗室,但在雙方決裂後,馬斯克直言不諱批評:「我不明白,自己捐款1億美元成立的非營利組織,怎麼會變成市值300億美元的營利公司?」阿特曼縱使感覺被誤會,卻也給對方台階,「對於人類未來的前景,他確實感到非常擔憂。」

馬斯克(Elon Musk)曾指責OpenAI和Google等公司開發AI技術時,沒考慮到人類可能面臨的風險,如今他決定成立新的人工智慧公司xAI,揚言打造一個「好的通用人工智慧(AGI)」。

知名傳記作家艾薩克森(Walter Isaacson)在《馬斯克傳》中,深刻描寫馬斯克對人工智慧可能失控的憂慮。中央社取得授權,與您分享部分內容。

偉大的競賽

任何科技革命一開始多半是靜悄悄的。沒有人在1760年的某天早上醒來,大叫說:「我的老天,工業革命要開始了!」即使是數位革命,一開始也只是默默地緩步進行,只有愛好者會自行組裝個人電腦,然後拿到科技迷聚集的場合像是「自製電腦俱樂部」展示,直到多年後,普羅大眾才發現整個世界已經徹底改頭換面。

然而,人工智慧革命卻完全不同。在2023年春天,先是關注科技的人士,接著是一般大眾,短短幾週內,就有數百萬人注意到一場重要的轉變正在迅速發生,並將改變我們的工作、學習、創意及日常事務的本質。

過去10年來,馬斯克一直擔心未來有一天人工智慧會失控,例如擁有心智,進而威脅人類的生存。但是Google共同創辦人佩吉卻絲毫不在意他的擔憂,反而說他是「物種歧視者」,偏袒人類勝過其他智慧形式。兩人的友誼也因此破裂。

馬斯克一直想阻止佩吉和Google收購DeepMind,這是人工智慧先驅哈薩比斯所創辦的公司。但終究還是沒能阻止。馬斯克因而在2015年和奧特曼共同成立非營利實驗室OpenAI。

可是人類比機器更難處理,最後馬斯克和奧特曼分道揚鑣,退出OpenAI董事會,並將實驗室裡知名工程師卡帕斯,挖角到特斯拉,帶領自動輔助駕駛團隊。奧特曼後來在OpenAI成立了營利事業單位,並從微軟取得130億美元的資金,還成功說服了卡帕斯回鍋。

OpenAI開發的其中一項產品,正是名為ChatGPT的機器人程式。他們利用大量網路資料,訓練機器人程式回答用戶提出的問題。2022年6月,奧特曼和他的團隊向蓋茲展示ChatGPT的初期版本,蓋茲當場表示,除非ChatGPT能夠通過大學生物學先修課程考試之類的測試,否則他一概沒興趣。「我心想,他們大概過2、3年後才會再來找我,」蓋茲說,沒想到3個月後,他們又來了。

奧特曼、微軟執行長納德拉和其他人一起到蓋茲家吃晚飯,向他展示了一個新版本稱為ChatGPT−4。蓋茲不斷提出各種生物學問題轟炸它。「這真的太神奇了,」蓋茲驚嘆道。然後,他問ChatGPT,如果有個父親的孩子生病了,它會對他說什麼?「它給了我一個體貼的絕佳答案,可能比這房間裡任何一個人能給出的答案都更好。」

2023年3月,OpenAI向大眾推出ChatGPT−4。接著Google推出Bard機器人程式,與ChatGPT抗衡。至此形成了兩大陣營的競爭,一邊是OpenAI與微軟,另一邊是DeepMind與Google。雙方都推出能夠與人類自然對話的產品,可一再執行以文字為主的智能任務。

馬斯克擔心這些聊天機器人和人工智慧系統,有可能被灌輸特定的政治思想,甚至可能感染他所謂的「覺醒心智病毒」,尤其是它們被微軟和Google所掌控。他也擔憂,可自我學習的人工智慧系統有可能對人類產生敵意。更立即的影響是,他擔心有人訓練聊天機器人洗版推特(現更名為X),讓推特充滿大量不實的資訊、偏見的報導及金融詐欺等內容。當然,真實的人類早已在做這些事。但一旦有人布署數千個機器人程式當作武器發動攻擊,所引發的問題可能遠比以往嚴重百倍、千倍。

他心裡激起了想要拯救世界的衝動。他認為,OpenAI和Google之間的競爭,應該要有第3位戰士加入。這位戰士關注的是人工智慧安全、維護人類生存。他覺得憤慨的是,自己出資成立了OpenAI,卻因與另一人鬧翻而退出。人工智慧風暴正在形成,它將是史上規模最大的風暴。沒有任何人比馬斯克更受風暴吸引了。

2023年2月,他邀請,或者更精確的說是「命令」奧特曼,帶著OpenAI的創業相關文件,到推特總部與他見面。馬斯克質問他怎麼可以將其他人捐款成立的非營利組織,改為可賺進數百萬收入的營利事業,這在法律上站得住腳嗎?奧特曼試圖證明這是合法的,並堅稱自己不是股東,也沒有從中獲利。他願意提供馬斯克新公司股份,但馬斯克拒絕了。

相反的,馬斯克開始針對奧特曼和OpenAI發動一連串攻擊。他說:「OpenAI成立之初,是一家開源的非營利公司(所以我才把公司取名為「Open」AI),目的是為了制衡Google,但現在它卻變成被微軟實質掌控、追求最大獲利的『閉源公司』。我不明白,自己捐款1億美元成立的非營利組織,怎麼會變成市值300億美元的營利公司?」他宣稱,「人工智慧是人類創造的最強大工具」,接著痛惜地說,但它「現在正被一家無情的獨占公司所掌控」。

奧特曼覺得很難過。他的個性敏感,不喜歡衝突,和馬斯克很不一樣。他並沒有利用OpenAI賺錢,不過,他的確覺得馬斯克的批評是出於真心的擔憂。他對記者舒維瑟說:「他是個混蛋,我不欣賞他的做事風格。但我認為,他是真的在意。對於人類未來的前景,他確實感到非常擔憂。」

馬斯克的資料串流

推動人工智慧發展的關鍵要素是資料。新的聊天機器人透過大量資料進行訓練,例如數十億的網頁和文件。Google和微軟可以利用自家的搜尋引擎、雲端服務和電子郵件服務,取得龐大資料訓練這些系統。

馬斯克擁有哪些資產?其中一項資產是推特貼文。過去多年來,推特累積了上兆則推文,每天還可再新增5億則。這些推文反映了人類的群體思維,是全世界最即時的資料集,內容包括人類對話、新聞、興趣、趨勢、爭論、專業術語等資訊。

以前推特的規定相當寬鬆,允許其他公司使用它的資料串流。但2023年1月時,馬斯克在他的推特會議室召開一連串深夜會議,希望找到收費方法。「這是變現的機會,」他對工程師說。另一方面,也可限制Google和微軟利用推特資料,改進他們的人工智慧聊天機器人。

馬斯克還擁有另一個資料寶庫:特斯拉每天從電動車攝影機蒐集、處理的1600億個影片畫面。這些資料與訓練聊天機器人的文字文件不同,是人類應付真實世界情境的影片資料,不僅能用來訓練文字生成的聊天機器人,還有助於打造實體機器人的人工智慧。

通用人工智慧的終極目標,是打造能像人類一樣的機器,在工廠、辦公室、火星地表等實體世界運作,而不只是藉由不具形體的聊天,贏得人類的驚嘆。推特加上特斯拉提供的資料集與資料處理能力,將可同時教導機器在實體世界裡運作,並運用自然語言回答問題。(書摘由天下雜誌授權,經中央社節錄,編輯:林廷軍)1120927

馬斯克傳
馬斯克傳
  • 作者|艾薩克森(Walter Isaacson)
  • 譯者|吳凱琳
  • 出版社|天下雜誌
  • 出版日期|2023/09/15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
請繼續下滑閱讀
歐洲最高人權獎 伊朗女子艾米尼及馬斯克獲提名
172.30.14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