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Icon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下載

傅聰:有文化為基底 音樂才有品味

2020/12/29 08:23(12/29 11:51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趙靜瑜台北29日電)傅聰逝世消息震驚國際樂壇,他以一介亞洲黃皮膚之軀,卻能在西方樂壇成就一家之言,傅聰曾說受父親傅雷影響極深,「父親勉勵要做有文化、有修養的人,有文化修養,彈琴才會有一定品味。」「先做人,再做藝術家,再做鋼琴家」。

傅聰曾經在來台記者會上表示,「現在很多年輕人動不動就說:我的風格如何如何,但我一輩子沒說過這樣的話,因為在鋼琴世界裡,沒有傅聰,只有音樂。」

傅聰認為,「大家都是音樂面前的小學生,我只是開步較早,我是傳教士,我的宗教就是音樂。」

晚年傅聰在音樂路上卻始終精進不懈,他每天睡早起早,7點起床,9點半練琴,生活裡不離鋼琴,不過卻飽受肌腱炎之苦,練琴與演奏都帶著黑色手套取暖。他說手指上其實都貼了膏藥,只有儘量保暖,血液才能流通。

傅聰說,技術很重要,「我花那麼多功夫練琴,就是因為手受過傷,手指條件不太好。」但光是手指在琴鍵上跑得飛快,不知所云也沒有意義,「鋼琴還重視音色控制、層次變化,這不是技巧,而是藝術。」

傅聰彈琴有自己堅持的品味,早年他以舒伯特、蕭邦與莫札特行走音樂江湖,70歲之後他偏愛海頓,他認為音樂家裡恐怕沒有人比海頓更懂得幽默,「莫札特的幽默笑中含淚,而海頓則是真正的幽默。」傅聰說也許是因為他的年紀,「海頓音樂從農民土地中流露的踏實,清新,是我所嚮往的境界。」

過去訪台記者會上有許多精采片段,傅聰總堅持不現場演奏一小段,這也讓邀請他訪台的老友許博允很尷尬。傅聰堅持「我這行又不是娛樂,我如果要彈,就是彈整個樂章。」傅聰一生精采傳奇,從此畫下句點。(編輯:屈享平)1091229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
172.30.14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