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回上一頁
手指從螢幕左側邊緣往右滑
我知道了
全球中央
全球中央2018年7月
台灣學術界近年來頻傳大學教授被挖角到海外,其中,臺大土木系教授康仕仲也應加拿大亞伯達大學邀請,將於今年暑假前往擔任建築及機器人跨領域研究中心主持人。人才紛紛出走,無疑為台灣高教敲響了警鐘。

歧視無所不在 移工異鄉辛酸淚

最新更新:2018/07/11 10:07
台灣人歧視外配仍時有所聞。圖為越南新住民參加國際移民日踩街活動。(中央社施宗暉)
台灣人歧視外配仍時有所聞。圖為越南新住民參加國際移民日踩街活動。(中央社施宗暉)

世界走向全球化,網路無遠弗屆,人與人的距離愈來愈近,但歧視並未在現代人的心理世界消失。來台工作的移工和遠嫁台灣的外籍配偶,或多或少都曾遇到一些歧視,讓他們心裡很受傷。

文/余曉涵 (中央社記者)

2018年7月是南非前總統曼德拉百歲冥誕,今年4月4日也是美國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恩博士遇刺50年的日子,印尼排華事件也有20年歷史,雖然世界走向全球化,網路無遠弗屆,人與人的距離愈來愈近,但歧視並未在現代人的心理世界消失。

截至107年4月,來台的移工人數已高達68萬3,387人,其中產業移工43萬883人、社福移工25萬2,504人,但許多來台的移工,都曾遇到一些歧視,讓他們心裡很受傷。

來自印尼的22歲亞邁德(Ahmad Nurofiq)已是第二次到台灣擔任漁工,他受訪表示,他遇到的歧視經驗雖然還好,但卻代表台灣人心裡認為印尼人比台灣人還要低一階,很像是看不起他們從印尼來到台灣討生活。

亞邁德舉例,像是放假時在火車站,台灣人一看到他靠近就會離開現場,甚至搭火車時身邊明明有空位,但台灣人卻寧願站著也沒有人願意坐在他旁邊。

來台擔任看護工已五年的如爾(Nur Aisah)表示,在雇主家中,她不能與雇主同桌吃飯,碗筷也有專屬的,要另外清洗跟放置,不能跟雇主家的碗筷放在一起。

此外,她的衣服一定要另外自己洗,因為雇主也規定她的衣服不能跟雇主家的衣服混在一起。

來台八年、在養護機構擔任看護工的馬露芙納(Marfuneah)則說,她跟許多台灣人一起工作,但台灣的看護工常會把工作推給她,雇主給她的工作也比別人多,常常讓她覺得是不是因為自己是移工才會這樣。

馬露芙納更指出,她在台灣已經轉換過好幾任雇主,其中一位雇主甚至對她說,「我有付你薪水,妳就是要聽我的」。馬露芙納難過表示,當時的雇主常會對她毛手毛腳,讓她無法接受,所幸後來順利轉換雇主。

除此之外,移工們也說,雇主常常會認為已經花錢聘僱移工,而不讓他們有充分的休息時間。

亞邁德說,出海捕魚一趟要一到兩個星期,這段期間雇主每天都只給他們兩小時休息時間,向雇主反映也都沒有用。

如爾則說,她的主要工作是照顧雇主家的阿嬤,晚上阿嬤入睡後,還要打掃洗衣、幫雇主到市場賣水果、搬運水果等。雖然曾經反映過,雇主卻對她說:「妳來台灣不就是要來賺錢?」

除了來台工作的移工,嫁來台灣的外籍配偶,也常常有被歧視的感覺。

越南配偶、同時也是紀錄片導演的阮金紅過去受訪就曾提到,因為講中文帶越南腔而被台灣人歧視。

阮金紅說,她常會搭計程車到各地演講,但有些司機會有意無意地提起她講話的方式,有的甚至會直接叫她講話不要帶越南腔。

來自印尼的移工如爾(左起)、馬露芙納和亞邁德都表示,雖然有遇到不好的經驗,但還是有很多台灣人很友善,讓他們願意繼續留在台灣工作。(中央社余曉涵)
來自印尼的移工如爾(左起)、馬露芙納和亞邁德都表示,雖然有遇到不好的經驗,但還是有很多台灣人很友善,讓他們願意繼續留在台灣工作。(中央社余曉涵)

阮金紅也說,去買東西時,老闆一聽到她的講話方式,會直接說「這很貴呦」,一副認為她並沒有消費能力。

越南配偶林金惠也曾在受訪時說到,自己跟先生是戀愛結婚,但來到台灣後,許多人都會認為她們的婚姻是一樁買賣,甚至她的小孩在學校還會被老師認為比較笨。

隨著來台的移工與外配人數增加,歧視事件卻時有所聞。根據天主教善牧基金會調查,台灣存在八大歧視言行,或多或少傷害到這群遠渡重洋來到台灣的移工或外配,值得大家自省,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以台灣人善良的情感對待新移民。

八大歧視言行:一、外籍配偶被問到嫁來台灣是為了賺錢嗎?二、外籍配偶被問當初是先生用多少錢買來的?三、不尊重的稱呼如「大陸妹」、「越南仔」等。四、會說台灣比較好,新移民的母國比較落後。五、投以異樣眼光,除了好奇之外伴隨輕視。六、認為外籍配偶要得到幫助,避免她們的子女將來會成為社會問題。七、認為外籍配偶給孩子的教養一定比較差。八、把賣淫、虐待公婆、賺錢統統寄給娘家這種形象直接與新移民媽媽畫上等號。

*看單篇不過癮?中央社電子書城開幕慶,《全球中央》電子雜誌、紙本雜誌全面特價中。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