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亞洲陷疫苗荒 專家:因缺政治壓力和全球型藥廠

2021/5/25 20:29(6/9 18:39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2020年身為抗疫表率的亞洲國家,如今卻面臨疫苗短缺;由於國內未能研發和製造疫苗,許多亞洲國家必須等待歐美供貨。圖為印北加茲阿巴德染疫民眾在一處臨時搭建站接受供氧。(安納杜魯新聞社)
2020年身為抗疫表率的亞洲國家,如今卻面臨疫苗短缺;由於國內未能研發和製造疫苗,許多亞洲國家必須等待歐美供貨。圖為印北加茲阿巴德染疫民眾在一處臨時搭建站接受供氧。(安納杜魯新聞社)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倫敦25日綜合外電報導)亞洲國家去年是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抗疫表率,如今疫苗接種率卻落後世界其他地區。專家指出,亞洲之所以陷入疫苗荒,原因包括缺乏政治壓力和全球型製藥巨擘。

英國「金融時報」(FT)報導,疫苗短缺是亞洲多數地區現正面臨的課題。由於國內未能研發和製造疫苗,許多亞洲國家必須等待歐美供貨。

在已開發國家當中,日本、韓國、澳洲都在疫苗競賽中落了隊;相較於英國每100人接種劑數有90劑,日本只有6.3劑。至於泰國、越南、菲律賓等大型開發中經濟體,疫苗接種幾未展開。

印度雖有龐大疫苗產能,每100人接種劑數只有14劑。即使是已控制住疫情、自行製造疫苗的中國,每100人也僅接種36劑。

科學家與產業分析師指出亞洲陷入掙扎的幾項原因:亞洲地區去年抗疫相對成功,意味著取得疫苗的政治壓力較少;愈少病患生病,臨床試驗結果就愈慢出爐。而且亞洲並無可招募全世界病患進行臨床實驗的全球型製藥公司。

東京大學疫苗學教授石井健(Ken Ishii)就說:「亞洲沒有媲美(美國)輝瑞(Pfizer)的藥廠。」

如今亞洲最令人驚訝的情況,可能是印度陷入疫苗荒。印度血清研究所(Serum Institute of India)是全球最大疫苗製造商,每月生產約6000萬至7000萬劑牛津(Oxford)/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COVID-19 疫苗(簡稱AZ疫苗)。

印度甚至有能力自行研發疫苗,巴拉特生物科技公司(Bharat Biotech)的Covaxin滅活疫苗1月已獲准緊急使用,但它的產能有限,每月僅能生產約2000萬劑。

但印度跟一些亞洲國家類似,在疫情初期相對於歐美,看似已成功抑制住病毒,代表印度政府並未如歐美般急切投資疫苗。曾在製藥公司賽普拉(Cipla)和格倫馬克(Glenmark)擔任顧問的尼拉坎丹(Murari Neelakantan)說,「印度政府真的認為COVID-19會在1月結束,沒有B計畫」;企業也不想投資擴張產能。

石井表示,與印度情況類似,日本並未把研發疫苗視為優先;國家研究人員雖製造出多款候選疫苗,但進度都未超越小型試驗。但石井也說,日本並非特例,法國、瑞士以及葛蘭素史克藥廠(GSK)、賽諾菲(Sanofi)、默克藥廠(Merck),都在研發疫苗時面臨難題。

石井指出,研發COVID-19疫苗必須結合先進科學、大型製藥公司的組織影響力,以及不計管理成本的態度。他舉例說,如果德國生技公司BioNTech憑一己之力,不可能做出輝瑞能做的疫苗。

韓國情況也類似。當地一名分析家匿名表示,業界把重點擺在外包製造。他說:「要在短時間內研發新疫苗需要大量金錢、技術和研究人員,但韓國全部都缺。」

中國是亞洲地區的例外,現已成功研發出疫苗並大規模生產,但中國製藥業者出口近半產量,以符合北京的疫苗外交承諾。中國首席傳染病學專家暨政府顧問鍾南山本月就說,目前接種率遠不足以達成群體免疫。(譯者:楊昭彥/核稿:劉學源)1100525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