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全球中央2021年6月
「電動車就是未來,而且是不可逆的。」鼓勵民眾購買電動車、發展電動車產業,不僅是拜登擘劃的新美國夢,也是德國、中國、英國等大國競逐的目標,為的是減少碳排放,力抗氣候變遷,也為了掌握新能源科技與相關產業鏈。
全球中央2021年6月

寒夜追尋幸福極光 漫步黃刀鎮驚喜連連

2021/6/15 10:32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象徵幸福的極光,在黃刀鎮相對容易看見。
象徵幸福的極光,在黃刀鎮相對容易看見。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這座自詡為「世界極光之都」的小鎮,看到極光的機率高得多,我待的五天四夜中,除了一天雲層略厚,其他三晚都順利捕捉到極光女神的婀娜姿態。

文、攝影/王化裕 (旅遊作家)

聽過太多朋友去冰島追象徵幸福的極光,結局鎩羽而歸的傷心事,只是遊冰島沒遇上極光,還有藍湖啊!有黃金瀑布啊!有太多地理課本提到的特殊地質景觀值得收錄。

加拿大黃刀鎮(Yellowknife)有什麼呢?這座自詡為「世界極光之都」的小鎮,人口只有2萬左右,據說看到極光的機率比其他地方高得多,一年365天有240天可見,又因瀕臨大奴湖(Great Slave Lake),湖魚鮮美,冬季湖面結冰厚達兩公尺,可步行、可駕車,每年3月還在冰面舉辦「雪王冬季慶典(Snowking’s Winter Festival)」,築起雪堡和冰雕,享受融冰之前的歡樂時光。

2018年待在黃刀的五天四夜中,我慶幸除了一天雲層略厚,其他三晚都順利捕捉到極光女神的婀娜姿態。聽當地朋友說,去年12月女神整整休假了超過一個月,難道是躲在家裡抗疫了?直到今年1月才重現蹤跡。

既然是極光之都,在小鎮街上有座極光燈塔,每天預報著當晚極光狀態,燈下指示牌說道,極光的強弱與太陽風(太陽發射出的超高速帶電粒子)的強弱息息相關,還標示出三種指示燈號:「藍色平靜」、「綠色一般」與「紅色風暴」。記得離開那夜,太陽風屬於強烈等級,當飛機升空,肉眼可辨的明亮極光竟在舷窗外幻化舞動,真是一輩子也無法忘懷的神奇景象!

極光活動其實不分晝夜,這意味著白天也可能正在發生極光,只不過天太亮看不見罷了,尤其在黃刀這樣高緯度區域,夏季晝長夜短,能觀測極光的時間相對太少,所以觀光客通常會等到跨越冬季的秋末初春之間來訪。

在黃刀賞極光的方式也相當多元,有定點式在營地、園區內吃喝等待,到極光露臉再踏出戶外賞光、拍照的;也有跟著追光達人,在攝氏零下20度的夜晚驅車奔馳雪地,造訪人煙罕至的祕境欣賞極光的。

當然,現代人習慣使用手機,下載個極光預報App就不用上街看燈塔了,也方便旅客規劃行程,建議不須一次報名太多天極光遊程,當天再決定即可。如果發現預報極光概率太低,那麼且休兵一日,吃完晚飯就早早在飯店、民宿洗洗睡吧,免得浪費錢,也省去「皮肉之苦」,畢竟在動輒零下20、30度的寒夜追極光,真不是什麼舒服的事,尤其生在亞熱帶的我們,即便穿得再多再厚,在車外時間一久,還是忍不住直打冷顫的。

那沒極光拍的白天,在黃刀鎮能做什麼?這倒也不必犯愁,北國能玩的狗拉雪橇啊、冰上健行啊,這兒都能體驗之外,來到極光之都,該有的儀式感要有,比如走在大街上隨處可見的極光彩繪,拍幾張合影留念;紀念品店添購極光明信片,搭配當地郵局的極光郵票,再請郵局人員寄送時幫你蓋上極光郵戳,捎給遠方親友一份滿滿幸福感;到黃刀市政廳免費領取象徵到此一遊的小黃刀徽章,加附一張由專人為旅客簽署的北緯60度證書。以上白日極光體驗,光用步行就能完成。

另外,有個不容易完成的隱藏版,是蒐集加拿大為慶祝150年國慶推出、面額2加元的極光硬幣,聽說當地民宿主人就庫存了不少,把一枚摀在手掌心裡細看,還能發光呢!

只要天氣別太差,每天散步小鎮的過程其實饒富趣味,也常發現很多小驚喜。

我住在城市東北邊的拉瑟姆島(Latham Island)上,如果在夏天,民宿陽台望出去便是一片湖光美景,3月樣貌則呈現能供飛機起降的雪白大地狀態,由於島上未接供水管線,每天早晨出門,總會遇見送水車,挨家挨戶地替需要的人家補水。

往老城區的路上,途經建於岩石上的飛行員紀念碑(Bush Pilots Monument),紀念當年在惡劣環境條件下,初期以空中交通提供物資運補、郵遞等服務,讓黃刀得以發展而犧牲的飛行員,由此制高點俯瞰黃刀,可以將小鎮風光盡收眼底。

再往西南沿著富蘭克林大道走,沿路的餐廳、旅館、紀念品店多了,人跡熱鬧不少,冷不防瞧見一隻棕毛狐狸出沒馬路旁,當地人車已見怪不怪,原來每到嚴冬,野外能捕食的食物少得可憐,野生狐狸為了覓食,就會出現在人類活動區域翻撿些食物,偶爾也幹些「偷雞」勾當,抓幾隻雷鳥果腹。

這些渾身雪白、像鴿子又像雞的雷鳥,不擅飛、只能走,棲息地可能是哪家院子前的灌木叢,純白羽毛不僅覆蓋圓鼓鼓的身軀,連腳上也有,走起路來煞是可愛。

如果想更了解黃刀歷史,或認識更多極圈動物,建議可順遊一趟威爾斯親王北方文化遺產中心(Prince of Wales Northern Heritage Centre, PWNHC),館內利用製作精美的模型、標本,展示從前活動在這塊冰雪大地上的北美原住民,當時的日常生活、藝術文化,以及讓黃刀鎮發跡的淘金熱故事。

*看單篇不過癮?中央社電子書城《全球中央》電子雜誌、紙本雜誌全面特價中。
*訂閱紙本雜誌《全球中央訂購單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