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4個教養問題看穿政治傾向 政客正在操縱你的恐懼

最新更新:2019/09/15 16:53
「極端政治的誕生」用大數據+生物政治學+政治心理學+民調,解析對政治立場「另一邊」的敵意究竟是從何而來。(示意圖/圖取自Pixabay圖庫)
「極端政治的誕生」用大數據+生物政治學+政治心理學+民調,解析對政治立場「另一邊」的敵意究竟是從何而來。(示意圖/圖取自Pixabay圖庫)

(中央社網站)這改變也許不是一夜之間,但好像發生在不知不覺中。忘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也許就是上一次選舉吧),你愈來愈不懂政治立場「另一邊」的人,不明白怎麼會有人這麼不可思議的蠢、不可理喻的盲目、看不見眼前那麼多清楚明白的證據。有時候你甚至覺得,把國家交給這群人(和他們支持的那一派政治力量),簡直是陷全民於萬劫不復。

你並不孤獨。這種感受不只你有,世界上還有很多地方的人跟你一樣。兩位美國政治學者馬克.海瑟林頓(Marc Hetherington)、強納森.偉勒(Jonathan Weiler)合著的「極端政治的誕生」用大數據+生物政治學+政治心理學+民調,解析這種敵意究竟是從何而來,是什麼讓我們愈來愈分歧。

作者海瑟林頓(左)與偉勒(右)的研究論文經常獲獎,兩人先前已合著「美國政治中的威權主義和兩極分化」,「極端政治的誕生」可以說是前書的普羅大眾版,更簡單易讀。(左圖取自facebook.com/marc.hetherington.3,右圖取自北卡羅萊納大學教堂山分校網頁unc.edu)
作者海瑟林頓(左)與偉勒(右)的研究論文經常獲獎,兩人先前已合著「美國政治中的威權主義和兩極分化」,「極端政治的誕生」可以說是前書的普羅大眾版,更簡單易讀。(左圖取自facebook.com/marc.hetherington.3,右圖取自北卡羅萊納大學教堂山分校網頁unc.edu)

「極端政治的誕生」書名很嚴肅,或許會嚇退不少人,但其實生動易懂,是一本寫給普羅大眾看的政治社會學,沒想到用生物政治學的角度來看待X粉、Y粉的世界會這麼有趣。不相信?以下幾個問題,是這本書的核心。

*你在哪裡買咖啡 透露你的政治傾向

你開什麼車,油電混合車還是客貨兩用車?你在哪裡買咖啡,社區裡的咖啡店還是品項繁複的文青咖啡店?你喜歡傳統牌子的啤酒還是花式精釀啤酒?你是喵星人還是汪星人?你比較喜歡住在城市還是鄉間? 你希望你的孩子獨立自主還是敬老尊賢?

你以為這只是個人喜好?作者卻以一次次美國選舉問卷調查與開票數據證實他們的論點,並告訴我們,只要知道這些答案,就可以推測出你的政治傾向,而且準確度很高。作者認為世界觀是許多問題的核心,你是覺得這個世界充滿危險必須小心求生存,還是覺得這個世界挺安全的、可以自由發展?

如果你認為世界很危險,也許就比較喜歡開耐撞的大車、養一隻聽話的大狗,投票給右派政黨。如果你認為世界沒那麼危險,你可能會比較喜歡嘗鮮、開油電混合車、買文青風咖啡,投票給自由派政黨。你的情感和過去的生活經歷留下的心理印記,都會影響你的世界觀;你的世界觀會揭露一大堆你的秘密。

如果你的答案是左邊這一排,你是作者定義的「流動(fluid)世界觀」,右邊這一排則是「固定(fixed)世界觀」。固定世界觀的人對社會文化的變遷抱持小心謹慎的態度,對外來者總是比較懷疑,只喜歡自己熟悉而可預測的事物。流動世界觀的人對社會與文化規範的變化表示支持與理解,他們喜愛嘗試新事物,對於外觀不一樣、語言不同的人保持開放、歡迎。

流動與固定是光譜的兩端,我們都在漸層的光譜上,有的人偏向固定端,有的人偏向流動端,或者有時候流動有時候固定,屬於混合類型;這是很平常的事。

物以類聚,人類會尋求同溫層取暖,尋找讓自己覺得安心自在的地方,也是再自然不過的事。問題是,為什麼這樣平常的事,落實到政治上卻變得你死我活?為什麼我們常常被迫「含淚投票」,不然就好像「形同叛國」?

*為什麼我們被迫含淚投票、吃芒果乾?

世界一直在改變,很多事情會影響你的世界觀,例如地球暖化、恐攻,或者逼到國門口的難民潮。固定派覺得世界愈來愈危險,一部分混合派倒向固定派,流動派還是主張保持開放、擁抱不同。於是固定派與流動派的對立愈來愈劇烈,「芒果乾」(網路用語,指亡國感)愈賣愈夯。光譜兩端的人會塑造出一種讓大多數混合派感到不得不選邊站的政治環境(至於事實究竟如何、是不是真的不得不選邊站,那是另一個問題)。

美國民主黨和共和黨對問題的解決方法意見不同,甚至對於哪些才是問題都欠缺共識,當雙方發生衝突時,彼此就不只是認知上的分歧,而是困惑,覺得對手的看法不只是不一樣,而是危險。2016年美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民調顯示,兩大黨的選民中都有多數民眾說對方讓他們感到害怕、憤怒或沮喪。

台灣完完全全踩在這個潮流上,我們選民的情緒反應跟美國沒有什麼不同,仇恨對方、把每次選舉都視為生死交關的對決,放任情緒優先於理性,然後指責對方「你才不理性」。

美國總統川普在2016年大選期間倡議在墨西哥邊境築牆、主張校園擁槍。(中央社檔案照片)
美國總統川普在2016年大選期間倡議在墨西哥邊境築牆、主張校園擁槍。(中央社檔案照片)

到底是政黨操弄民粹,召喚出這些不同?還是政黨發現民眾有這樣的不同,然後利用這些不同來鞏固己方的團結?作者推演答案的方法和論據很值得一看。簡單地說,作者認為是先有人民的恐懼,例如害怕大量移民影響生活,然後政客渲染、擴大這種情緒,作為政治動員工具。例如美國總統川普在2016年大選期間倡議在墨西哥邊境築牆、主張校園擁槍,正是操作固定派民眾,和部分混合派選民的恐懼——民眾的恐懼就是川普的好朋友。

難道固定派與流動派真的不能溝通嗎?當然,努力一點,兩邊陣營還是有可能溝通,增加溝通也的確有可能化解偏見、減少衝突,但現實生活裡我們更常看到的是因為意見不同而怒刪臉書朋友;再激烈一點,就是反對兒女嫁娶敵對陣營的人(儼然現代羅密歐與茱麗葉)。很意外嗎?別否認,你已經見識過很多實例了。

對於對立陣營的仇恨心態,讓愈來愈多的人用偏見來處理己方和敵對陣營的資訊,扭曲對己方不利的資訊,也扭曲對手的訊息。強烈的負面情緒會讓他們不惜代價地想看到世界按照自己的方式來運轉,偏袒對己方有利的事實,然後找理由曲解對己方不利的訊息。

這也是為什麼澄清「假新聞」永遠效果不彰,即使是有客觀事實的議題(例如經濟成長率)也沒辦法釐清,因為拿事實去挑戰那些政治狂熱派既有的認知,不但不會讓事情好轉,還可能變得更糟。因為狂熱派一開始就不會承認事實,這是為了保護個人心理不受傷、不痛苦,去糾正他們的錯誤,只會讓他們更加冥頑不靈。

政客操弄的極端政治不是只出現在美國,英國、法國、德國都出現明顯的右派勢力抬頭,連沒有恐攻威脅、沒有移民犯罪問題的北歐小國丹麥也受到影響,這讓政治學者非常難以理解。

難道這個世界就要這樣兩極化下去嗎?作者對於川普的種種言行感到失望,但並不悲觀,他們相信美國的民主體制、三權分立仍能讓國家維持在一定程度的軌道上。不過,他們希望呼籲世人注意政治菁英的確已經有能力利用偏見來操縱民意、獲取權力,川普不會是最後一個。

就像廣告專家知道怎麼讓你掏錢買東西,政治菁英也知道怎麼召喚你的恐懼、擔憂,贏得你的一票。這對政黨自然有利,但對你有利嗎?很難說。可以確定的是激化政黨衝突,只會讓社會更分裂,這是你想看見的嗎?如果不是,「極端政治的誕生」一書就值得你讀一讀,請在你的心裡為那些可能被操縱的情緒掛上警鈴,時常停下來想一想,再決定要不要在臉書上跟另一方筆戰。說到底,唯有讓兩端的價值觀融合、嘗試溝通,才可能凝聚民主,不受極端主義的操弄。(編輯:黃淑芳)

作者:馬克.海瑟林頓/ 強納森.偉勒

譯者:陳重亨

出版社:有方文化

出版日期:2019年8月23日

地機族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