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新聞專題
第21屆國家文藝獎
象徵藝文界由國家頒贈的最高榮譽-「國家文藝獎」,頒獎典禮將在10月30日舉行。中央社專訪了王秋華(建築)、柯金源(電影)、陳中申(音樂)、古名伸(舞蹈)4位得主,將他們的藝術之路與讀者們分享。
第21屆國家文藝獎

第21屆國家文藝獎/國藝舞蹈類得主古名伸 把心打開接觸即興

最新更新:2020/10/29 19:07
外界盛傳舞蹈家古名伸是國家文藝獎提名常客,今年終於以得主姿態從「提名」畢業,古名伸在接受中央社專訪時說:「我就是愛跳舞,也許我早該得了,但我覺得這時候得,剛剛好。」中央社記者徐肇昌攝 109年10月29日
外界盛傳舞蹈家古名伸是國家文藝獎提名常客,今年終於以得主姿態從「提名」畢業,古名伸在接受中央社專訪時說:「我就是愛跳舞,也許我早該得了,但我覺得這時候得,剛剛好。」中央社記者徐肇昌攝 109年10月29日

(中央社記者趙靜瑜台北29日電)國家文藝獎舞蹈類得主古名伸,今年60歲,她是目前台灣最資深,而且還可以跳得好看的現役舞者。對於舞蹈,她相信只要把心打開,任何人都可以快樂跳舞。

外界盛傳古名伸

古名伸小檔案

姓名:古名伸

出生:台灣台北(1960)

得獎類別:舞蹈

得獎理由:在身體與技巧擴展了舞蹈面貌

看更多
關閉
是國家文藝獎提名常客,今年終於以得主姿態從「提名」畢業,古名伸在接受中央社專訪時說:「我就是愛跳舞,也許我早該得了,但我覺得這時候得,剛剛好。」
今年60歲的國家文藝獎舞蹈類得主古名伸,是目前台灣最資深,而且還可以跳得好看的現役舞者,她接受中央社專訪時表示,她相信只要把心打開,任何人都可以快樂跳舞。中央社記者徐肇昌攝 109年10月29日
今年60歲的國家文藝獎舞蹈類得主古名伸,是目前台灣最資深,而且還可以跳得好看的現役舞者,她接受中央社專訪時表示,她相信只要把心打開,任何人都可以快樂跳舞。中央社記者徐肇昌攝 109年10月29日

古名伸是將「接觸即興」引進亞洲的第一人,在身體觀念與技巧上,開展了台灣舞蹈的面貌,也透過「接觸即興」讓台灣與世界接軌,奠定台灣在亞洲地區這個領域的重要地位。

看得出來,古名伸顯然耐得住寂寞,古名伸說自己做「接觸即興」,除了真心喜歡,也知道這個需要一些時間讓外界明白,「它直視本質,身體的本質,動作的本質,意識的本質,用皮膚當成雙眼感受外界,單純來說就是跳舞的人如何用這個身體跟外面的世界對應與交流。」

「接觸即興」訓練直觀,古名伸說,「可能一個動作,我的前胸就壓到你的臉,我的腳滑了會踢到你屁股,你接觸到我之後要再做反應。」在這個基礎上,每個人身體每一個部位都很可能被接觸,「這需要引導,很多時候最大的障礙來自心,一旦『心』打開以後,每一個人跳起來都很開心。」

國家文藝獎舞蹈類得主古名伸表示,自己做「接觸即興」,除了真心喜歡,也知道這個需要一些時間讓外界明白,「它直視本質,身體的本質,動作的本質,意識的本質,用皮膚當成雙眼感受外界,單純來說就是跳舞的人如何用這個身體跟外面的世界對應與交流。」中央社記者徐肇昌攝 109年10月29日
國家文藝獎舞蹈類得主古名伸表示,自己做「接觸即興」,除了真心喜歡,也知道這個需要一些時間讓外界明白,「它直視本質,身體的本質,動作的本質,意識的本質,用皮膚當成雙眼感受外界,單純來說就是跳舞的人如何用這個身體跟外面的世界對應與交流。」中央社記者徐肇昌攝 109年10月29日

古名伸是家中老大,父母親是公務員,生長在父母親會送小女生去舞蹈社的年代,「我自己很喜歡跳舞,但不喜歡去舞蹈社,去只是因為上完課可以去買樓下的蔥油餅。」高中為了舞蹈,自己辦轉學降轉到華岡藝校,之後保送文大,一路出國念書,在美國認識了「接觸即興」,返國後任教北藝大至今。

為了推廣,古名伸到處免費教課,「我需要舞伴,台灣除了我沒有人會,我就自己推廣。」至今,除了繼續開課之外,古名伸也以「古舞團」名義創辦了i•dance Taipei(idt)國際愛跳舞即興節,至今仍每2年舉辦一次,與香港、韓國與日本舞者相互交流。

60歲的古名伸還像個海綿,不放棄任何學習與探索,她明白「肌蛋白流失太快」而持續重訓,用身體實踐對舞蹈的熱愛。

為了明年年初與導演李小平合作的「星圖」,古名伸學唱崑曲,背對白演戲,「我只有一個目的,我還想做我沒做過的事,我還想持續尋找新的美學邏輯,敘事邏輯跟行動邏輯。」古名伸說,「如果現在30歲你可以說我在蛻變,現在的我是想探索沒有人去過的地方,挑戰舞台與自己身體的可能性。」

60歲的舞蹈家古名伸如今仍像個海綿,不放棄任何學習與探索,她在接受中央社專訪時說,「如果現在30歲你可以說我在蛻變,現在的我是想探索沒有人去過的地方,挑戰舞台與自己身體的可能性。」中央社記者徐肇昌攝 109年10月29日
60歲的舞蹈家古名伸如今仍像個海綿,不放棄任何學習與探索,她在接受中央社專訪時說,「如果現在30歲你可以說我在蛻變,現在的我是想探索沒有人去過的地方,挑戰舞台與自己身體的可能性。」中央社記者徐肇昌攝 109年10月29日

公佈得獎時,古名伸說還不知道100萬獎金要做什麼,現在問她,「就花光光了啊,做製作做推廣,小時候覺得有一天一定要賺進100萬,真的賺到了,哎呀怎麼這麼不經用。」古名伸說得獎之後在乎的不是獎金,想的還是台灣舞蹈生態的未來,「舞蹈圈太多年輕人愛跳舞,每個人都在燃燒青春,怎麼做可以讓這個環境可以好一點?」

古名伸說,音樂班培養出來有幾個公家樂團可以去,戲劇出身的有幾個公家劇團,但在台灣從小學3年級舞蹈班到大學舞蹈系畢業,「國家培養一個舞蹈人才14年,但之後就沒了。」再者,相較音樂或戲劇,舞蹈票房之微薄,也影響舞者酬勞,「同樣是新製作,舞者跳一齣就2萬塊,演員一齣可以領8萬,但即使很辛苦,大家還是跳。」

古名伸呼籲政府應該設立像法國國家舞蹈中心(Centre National de la Danse, CND)的組織,核心任務為發展舞蹈編創,支持舞作巡演,為藝術家與老師舉辦進修課程,也為專業舞蹈工作者提供支援,「這單位不能是一個舞團,是舞團就會被藝術總監的風格侷限,應該要更開闊,讓一個個獨特的舞者或計畫在這裡成形,才會對舞蹈生態有實質幫助。」(編輯:屈享平)1091029

國家文藝獎舞蹈類得主古名伸呼籲政府應該設立像法國國家舞蹈中心的組織,核心任務為發展舞蹈編創,支持舞作巡演,為藝術家與老師舉辦進修課程,也為專業舞蹈工作者提供支援。中央社記者徐肇昌攝 109年10月29日
國家文藝獎舞蹈類得主古名伸呼籲政府應該設立像法國國家舞蹈中心的組織,核心任務為發展舞蹈編創,支持舞作巡演,為藝術家與老師舉辦進修課程,也為專業舞蹈工作者提供支援。中央社記者徐肇昌攝 109年10月29日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