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全球中央
《全球中央》2011年1月號
100這個數字對世人,尤其是中國人而言,具有特 別的吸引力。「100」在生活的各個層面常是圓滿、完 美的象徵。100歲之於人是高壽,之於國家也是值得 慶祝的歷史里程碑。
《全球中央》2011年1月號

青天白日就在那 別說看不見

最新更新:2012/09/12 12:48

打開心門 中華民國史在大陸漸成顯學 文 張力

1949年10月1日,毛澤東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為了證明「新中國」取代中華民國是既正當又合法,中共發展出一套歷史詮釋。這種歷史詮釋方式奠基於唯物史觀,因此在中共建政前30年,幾乎所有的史學文章或多或少都要引述馬克思、恩格斯、列寧、史達林,或毛澤東的言論。而對於所謂「前朝」的中華民國政府統治時期,尤其是國民黨的執政,更要極盡醜化,藉此反襯出中共革命的順天應人。

中共的史學非常重視歷史分期,中國近代史起自1840年,終於1919年,又稱為舊民主主義革命史。1919年發生五四運動,這個事件可以聯繫到中共的創黨,從1919年到1949年為中國現代史,又稱為新民主主義革命史。因此,1912年到1949年的民國歷史,就被分隔成兩個時段,中華民國歷史的延續性就被淡化了。

成王敗寇何時休? 民國史成祕辛

對於建政之前存在於大陸的中華民國,中共避談其名,且從學校教育、社會宣傳、到學術研究,均以中共之發展為主軸的論述,將之簡化成兩次的國共合作,三次國內革命戰爭。反覆強調國民黨統治的貪污腐化,人事傾軋,屢屢屈服於帝國主義,甚至只有中共才是真正抗日。

這一套成為主旋律的論述,在高壓統治的封閉社會中,可以維持不變。至於存在其間的許多敏感問題,就成為不能觸碰的禁區。學術研究方面,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曾在1972年成立民國史研究組,開始編輯《中華民國史資料叢稿》,但整個民國史的研究空間極其有限,且不能背離主流論述。

文化大革命結束之後,大陸的社會開始鬆動。1978年中共的11屆三中全會以後,大陸進入改革開放時期,此後大陸呈現的是經濟加速發展、人民生活逐漸改善。學者學生的出國汲取新知,境外資訊的傳入中國,逐漸帶給大陸人民思想的變化。

改革開放後 民國史受正視

1978年以後,中華民國史開始以一個新興學科在大陸出現。近代史研究所的民國史研究組就在1978年改稱民國史研究室,並出版第一個以「民國」為書名的《民國人物傳》。其他冠以「中華民國史」為書名的通論著作和人物志、大事記、辭典等工具書,也陸續出版。這些書籍有別於過去以中共發展為主軸的中國現代史,而是以民國元年的臨時政府、民初的北洋政府,和北伐之後國民政府的統治為其內容,大多偏重於政治史的介紹。不過時間斷限仍到1949年為止,且繼續強調中華民國的走向滅亡,而有新中國的取代。

1980年代,大陸的學者漸漸可以接觸到台灣和海外的民國史著作,尤其台灣出版的大批史料集,如中國國民黨黨史委員會出版的《革命文獻》、《中華民國重要史料初編:對日抗戰時期》,提供大陸學者豐富的研究材料。此外,南京的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典藏大量未能遷往台灣的民國政府檔案,還有各省市檔案館的館藏,雖然在這些檔案館查閱資料以及研究議題的選擇仍有諸多限制,不過民國史的研究確實已逐漸受到大陸學者的重視。

兩岸民國史學者的交流,最早可追溯到1982年在美國芝加哥舉行的亞洲學會年會中,一項研討辛亥革命的特別會議,與會的兩岸學者曾對辛亥革命的性質,進行激烈交鋒。1990年前後,台灣學者藉探親名義和大陸學者或學術機構,有了個別接觸。1995年在台北舉行的「慶祝抗戰勝利50週年兩岸學術研討會」,更有多達31位大陸學者受邀參加。

民國史實重見天日  大陸官方不安

自此以後,兩岸民國史學者的交流日趨頻繁,來到台灣的大陸學者,親身體驗到台灣各個檔案典藏機構開放的環境和週到的服務,蒐集資料常能滿載而歸。中國國民黨黨史館的史料、中研院近史所的外交、經濟檔案和朱家驊檔案,特別是國史館的蔣中正總統檔案,不時出現在大陸學者民國史論著的腳註和參考書目之中。近年來藏於美國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的「蔣中正日記」開放閱覽,大陸學者更是趨之若鶩,不辭勞苦努力抄寫,成為其論著的素材。

在大陸,民國史的研究已由過去的「險學」成為今日的「顯學」,學者多能擺脫唯物史觀的框架,其所累積的研究成果,也漸漸修正了原先的歷史解釋。就以對日抗戰歷史來說,原先認定「九一八事變」爆發時,蔣中正曾命令張學良對日軍不抵抗,現在學者指出,「不抵抗主義」只是東北當局的說法,蔣中正並無直接命令。南京國民政府十年間(1928-1937)的軍經建設,顯現政府確有抗戰準備。全面戰爭爆發之後,國軍並非消極抗日,而是在正面戰場有積極貢獻,和中共的敵後戰場同等重要。蔣中正不再是躲在峨嵋山上的賣國賊,而是領導國民政府堅持抗日,並在外交事務方面提升了中國的國際地位。

民國史研究在大陸的深化,所得出的修正觀點歷史解釋,不免挑戰了官方的宣傳,而令中共不安。去年9月《人民日報》社論突又強調中共領導抗戰,或許就是這種不安所產生的反應。另一方面,中共無視於1949年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最多只是將之列入台灣史的範疇。這種切斷歷史的做法,造成兩岸之間民國史認識的差異,也為大陸的學術研究再度設下禁區。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