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回上一頁
手指從螢幕左側邊緣往右滑
我知道了

薩克思:轉型正義使民主強韌 國家持續向前行

最新更新:2018/09/19 18:16
南非前大法官薩克思(圖)指出,推動轉型正義機構必須有紀律,減少政治利益介入轉型正義的推動帶來的風險。中央社記者石秀娟攝 107年9月19日
南非前大法官薩克思(圖)指出,推動轉型正義機構必須有紀律,減少政治利益介入轉型正義的推動帶來的風險。中央社記者石秀娟攝 107年9月19日

(中央社記者石秀娟台北19日電)首屆唐獎法治獎得主、南非前大法官奧比.薩克思指出,推動轉型正義,受害者苦難獲得社會認知,加害者也有承認錯誤的機會,國家才能建立強韌的民主,持續向前行。

薩克思(Albie Sachs)一生致力推動南非民主轉型、建立憲政秩序,在南非前總統曼德拉簽署新憲後擔任憲法法院法官。

他18日在國家人權博物館紀念世界人權宣言70週年的活動發表演說,並與媒體、學者對談,分享南非推動轉型正義的經驗。

曾多次訪台的薩克思對台灣有若干了解,他對日前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風波沒有太多評論,但仔細說明南非推動轉型正義機構「真相與和解委員會」(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TRC)的組成、運作、為南非帶來的貢獻及仍存在的問題,供台灣思考。

南非TRC處理1948年至1994年間執政的國民黨實施種族隔離制度,以及現在的南非執政黨「非洲民族議會」在1980年代推翻白人政權、爭取解放時期的不正義歷史。

薩克思強調,對於刑求、人權侵犯、種族歧視等問題,TRC及成員是無法中立的,一定有立場,但很重要的是要「公正」(impartial),要聽每個人說法,仔細衡量,在當事人沒有機會講話前不能有定論。

他表示,南非聖公會前總主教屠圖是很優秀的TRC主席,其餘成員都具公信力與代表性,反應出南非的多元性,沒有政治色彩強的人。

他說,促轉機構的運作非常困難,一方面因議題本身很難處理,一方面必須客觀,但它的成員也是人、是社會的一部分,因此必須要有「紀律」,促轉機構不能因「短期政治利益」譴責在野黨,在野黨也不能因促轉機構推動轉型正義,讓他們難堪,就譴責促轉機構,該機構的運作必須盡量減少這些風險。

薩克思說,南非的TRC成立後,屠圖到全國各地聽受害者說他們的故事,也舉辦會議讓受害者與加害者對話,並且有電視轉播。在其他國家,促轉機構或者是譴責過去統治者的工具,或者只是出版文件紀錄或報告,但TRC是用與社會、人民連結的人性方式,從不同的觀點處理過去不正義的歷史,從人民的經驗與對話中還原歷史真相,這具有重要的意義。

談到台灣,薩克思說,與他過去的認識比較,威權時期侵犯人權造成的痛苦仍然有相當程度的存在,但已經逐步在消減中,然而台灣社會對於相關議題也多了不確定感。

但他認為,台灣也有強韌的民主制度,且已經發展出關心國家、人民的文化,很多方面都有很大進展,當然也有挑戰,例如(有人認為)「婚姻平權怎能靠公投決定,這是不是一種退步?」但過去都還沒有公投制度。

與其他威權轉型國家不同,台灣的轉型正義起步晚。薩克思說,這要看怎麼推動,處理歷史傷痛不嫌晚,受害者、他們的後代還在痛苦中,這段歷史必須被認知,過去錯誤造成的後果必須被糾正,如果不做,可能重蹈歷史覆轍或出現更糟糕的歷史。

被問到最近台灣促轉會相關爭議時,薩克思說,過去的歷史如果因今天的政治衝突而無法還原,將非常遺憾,「轉型正義是讓台灣成為更好國家的機會」。

薩克思說,南非的轉型正義沒有採除垢制度,有很實際的理由,白人當時是公務體系主力,同時也需要掌握軍權的非洲民族議會支持才能推動選舉,但不只這些,更重要的是要建立一個族群平等生存的國家,這在過去是無法想像的,「我們要前進、要超越」。

他說,南非也討論過除垢,全面的除垢制度也有缺點,以東德為例,在共產黨統治下,很多人為了有工作而入黨,而他們在職務上是盡力減輕東德共產黨對人民的壓迫。

曼德拉領導的非洲民族議會在1994年大選前就決定,當選後要推動轉型正義,與當時的總統、國民黨黨魁戴克拉克推動特赦,以換取加害人軍警特務說出真相。

參與草擬新憲法,賦予轉型正義法源的薩克思說,推動轉型正義不在報復仇恨,而是建立在和解的精神、以及「人飢己飢、人溺己溺、承認對方人性」的這種非洲哲學觀「Ubuntu」的價值上,這也成為南非憲法相關人權條款的基礎。

今年83歲的薩克思在1988年時幾乎喪命,當時南非政府的特務在他車底下放置炸彈,他失去右手臂,左眼也因此失明。他曾說,當南非實現民主、自由與法治,他的手臂上也會長出玫瑰和百合,達成這些理想,建立人人平權的國家,這是他溫柔的復仇。

在演講中,薩克思提到對他執行暗殺任務的特務(亨利)來找他的經過。薩克思說,他跟亨利談話後請他到TRC說出一切,後來亨利遇到他,直接叫他奧比,說已向TRC全盤托出。薩克思對亨利說,他沒有別的證據,但相信他,也和亨利握手,亨利離開時很開心。

薩克思說,這樣的過程,幫助了他自己,也幫助亨利,把亨利抓去關對他沒有幫助,他不想要亨利因過去的犯行受到處罰,「這無關處罰、無關忘記過去,而是記得過去,了解過去發生事,確保以後不再像過去一樣發生不道德的問題」。

薩克思指出,南非的TRC也受到很多批評,認為對白人太寬容,南非現在仍有很多問題,包括人口佔1成的白人擁有8成土地、貪腐等,尤其年輕人很不滿,他對此正面看待,年輕人的熱情讓老一輩感到很有希望,相信南非建立起來的強韌民主制度能解決這些問題。1070919

南非前大法官薩克思(左)分享南非推動轉型正義的經驗。他指出,轉型正義讓受害者說出故事,給加害者承認錯誤的機會,讓民主更強韌,讓國家更好。中央社記者石秀娟攝 107年9月19日
南非前大法官薩克思(左)分享南非推動轉型正義的經驗。他指出,轉型正義讓受害者說出故事,給加害者承認錯誤的機會,讓民主更強韌,讓國家更好。中央社記者石秀娟攝 107年9月19日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