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Icon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下載

神隱少女英雄旅程的導師與盟友 馮勃棣解析劇本【書摘】

2023/2/23 14:21(2/23 14:50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編劇馮勃棣剖析宮崎駿經典動畫「神隱少女」,表示「神隱少女」其實是一場英雄旅程,沿途有導師與盟友的支持陪伴,才能完成任務。(圖取自吉卜力網頁ghibli.jp)
編劇馮勃棣剖析宮崎駿經典動畫「神隱少女」,表示「神隱少女」其實是一場英雄旅程,沿途有導師與盟友的支持陪伴,才能完成任務。(圖取自吉卜力網頁ghibli.jp)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網站)這是個需要故事、大量故事的年代。曾獲台北電影節最佳編劇獎的編劇馮勃棣,從美國影評人協會選出的「21世紀最佳101部電影劇本」中挑出39部,由專業角度出發,剖析關於電影、寫作及故事力的通則和獨到之處,帶你看懂內行門道。比方說,宮崎駿經典動畫「神隱少女」,其實是一場英雄旅程,沿途有導師與盟友的支持陪伴,才能完成任務。

馮勃棣,綽號Birdy,臺灣大學戲劇研究所畢業,作品橫跨劇場、電影、電視等,以「江湖無難事」獲2020年台北電影節最佳編劇。《劇本的多重宇宙》是他繼《寂寞寂寞不好—馮勃棣劇本集》之後的編劇寫作新書,導演易智言形容馮勃棣新書《劇本的多重宇宙》內容涵蓋研究所編劇課的精華、業界傳承的職業秘密,更大部分是他編劇多年提煉出的親身體會。中央社取得授權,與您分享馮勃棣對神隱少女英雄任務的解析。

導師是英雄旅程重要元素

生而為人,出發上路,一路上難免懵懵懂懂,跌跌撞撞,畢竟生命有太多難測的奧秘,沒有人生來就冰雪聰明,總一不小心就迷失航道。好在人生路途上我們會遇到貴人與天使,在我們最需要的時候給予扶助,在我們茫然迷惘時給予知識上、心態上,甚或實質上的幫助,充當我們的嚮導。他們有些像老師,有些像朋友,陪伴我們在旅途中揮霍光陰、一同流浪,又在即將揮霍殆盡時提醒我們要抓緊時光,讓我們於太過廣闊而令人迷失的蒼茫世界中抓住方向。

「神隱少女」是宮崎駿的經典動畫,獲世界影壇諸多大獎,建構了奇幻繽紛的世界,設計出五花八門的奇異角色,加上腦洞大開的橋段和情節,成為一部如萬花筒般的奇幻故事。但繽紛歸繽紛,奇幻歸奇幻,該劇本的底子是非常古典扎實的,即便外表再華麗,故事得以緊抓觀眾不致迷失,還是遵循了戲劇原理。

故事中,千尋是個耍任性、壞脾氣的小女孩。與爸媽在喬遷新居的路上經過一個隧道後遁入奇幻世界。父母變成了豬後,她頓時徬徨無措,在新的迷幻世界中無所適從,無所憑恃。此時,一名叫白龍的少年來到她身邊,給予她在迷途中的第一個指引。一句「我早就認識妳了」揭開兩人神秘命定的連結,他在千尋一無所知時告訴她幾個能在新世界安身立命的關鍵:「在這個世界要活下去,以及解救妳父母唯一的方法,唯有工作!」

工作,成為了千尋在戲劇中的主要行動,這是白龍教會她的。異世界中,沒有工作的人會變成豬,會變得透明,工作是保持生存與存在的方式。原本愛胡鬧的千尋,為了救回爸媽和回家,勉為其難地去湯婆婆那兒做著各種光怪陸離的工作,面對令人眼花撩亂的怪事怪人。好好工作,不僅是生存之道,也是直搗千尋自身的人生課題。

為了救回爸媽和回家,千尋(後)在湯婆婆那兒做著各種光怪陸離的工作。(圖取自吉卜力網頁ghibli.jp)
為了救回爸媽和回家,千尋(後)在湯婆婆那兒做著各種光怪陸離的工作。(圖取自吉卜力網頁ghibli.jp)

白龍也提醒千尋不要忘了自己的名字。在本片中,名字、身分、我是誰,是出現在很多角色中的母題。愛撒嬌生氣耍賴的千尋,踏上的是找自己的旅程,而白龍在此作為一名導師來傳授她許多寶貴的提醒。

導師,是英雄旅程中重要的一個元素。

角色在踏上未知的旅程時,他是軟弱的,是無知的,是內在的能量尚未被開發的狀態。此時,「導師」的出現會讓主角在茫茫路途上有所依循,成為黑暗中的第一道指引。

導師能給予主角的扶助有多種可能性。可能是「知識上的教導」,如「綠野仙蹤」中桃樂絲被吹到仙境後,告訴她仙境規則的女巫;導師可能是給予「物質上的贈禮」,例如「星際大戰」中歐比王給主角一把光劍,傳遞了原力信仰,這成為他往後神擋殺神的基礎;導師也可能給予一個「精神上的啟發」,如「蜘蛛人」叔叔對蜘蛛人講的那一句「能力越大,責任越大」,使他得以面對內在心魔,好好面對當英雄的天命。

導師在主角茫然時提供理性的聲音與正確的方向。一個人能蛻變成英雄,生命中都會遇到一個導師。而導師作為主角的貴人,在故事中時常會死亡,這可能是肉體上的死亡或是象徵性的死亡,代表的是智慧的傳承。他已交給主角寶貴的禮物了,意謂主角無法再靠人照應,得憑一己之力去對抗人生的難題。導師的死亡更提供主角一個強烈的情感動機,在最後走向高潮時帶有更強烈的使命感與非贏不可的決心。

白龍就面臨許多故事中的導師會遭遇的死亡。他在接近尾聲時渾身是傷,滿身血,失控撞牆,奄奄一息離死亡只剩一步之遙,這讓千尋產生極大的情感動機,隻身擔起拯救責任,離開自身的工作環境去救他。

人在軟弱無助時遇見了導師,並在導師實質或象徵性的死亡時擔起了責任,證明進化完畢。此時,白龍不只是千尋的導師,更成為了互相扶助的「盟友」。

故事接近尾聲時,千尋(左)隻身擔起拯救白龍(右)的責任,此時白龍不僅是千尋的導師,更成為了互相扶助的「盟友」。(圖取自吉卜力網頁ghibli.jp)
故事接近尾聲時,千尋(左)隻身擔起拯救白龍(右)的責任,此時白龍不僅是千尋的導師,更成為了互相扶助的「盟友」。(圖取自吉卜力網頁ghibli.jp)

主角成長路上的推動者或見證者

盟友,是旅程中一起走一段路的人,他們多半也不完美,和主角一樣有性格弱點,像是「綠野仙蹤」中的獅子、稻草人、錫人。盟友們與主角一起帶著各自的殘缺在旅程中牽繫相連。當我們寫各種盟友時,可以參考原型人物,「綠野仙蹤」裡的角色則是很好的參照範例,他們分別展示出勇氣、創意、聰明感性等特質。設計盟友的時候,切勿讓他們同質性太高,反倒要讓他們擔負起截然不同的人物原型,讓他們在異質性中互補。

盟友多半和主角有相同的目標,但仍要讓主角來推動故事,盟友僅僅相伴在旁;盟友的能力不能大過主角,僅僅就是主角的綠葉,有時負責插科打諢、有時給予關鍵提醒、有時與主角衝突打鬧;在電影的篇幅中,盟友多半自己不會經歷成長(但在影集中,因為有足夠篇幅,每一個人都有成長空間),主要仍是主角成長路上的推動者或見證者。

「神隱少女」中,千尋碰到的大寶寶與無臉男都屬於英雄之旅中的盟友,他們自身的問題甚至大到還需要千尋去幫助他們。但即便反過來造成麻煩,最重要的是,他們在那兒,陪她走了這一段路,伴她走向領悟。原本是千尋導師的白龍,已悄悄從導師轉換成憂戚與共的盟友。當時,他給了她光;後來,換她要去拯救他了。兩人彼此疼惜扶持,多麼像愛情呀。最後,白龍帶千尋找到回家的路。

這名起先軟爛的小女孩,墜入奇幻之境後,遇到導師的指引、在盟友的相互交流中、在反派的刺激與壓迫下,終於變成了一個勇敢、有責任感、認真面對人生,要為愛奮戰的人了。

英雄旅程中的盟友、導師、敵人,都是人生的過客,但都建構了我們的人生,改變了我們的航向,恰如無臉男在列車上對千尋說的:「人生就是一列開往墳墓的列車,路途上會有很多站,很難有人可以自始至終陪著走完。當陪你的人要下車時,即使不捨也該心存感激,然後揮手道別。」(書摘由如何出版授權)(編輯:侯少婷)1120223

劇本的多重宇宙
劇本的多重宇宙
  • 作者|馮勃棣
  • 出版社|如何出版
  • 出版日期|2023/02/01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172.30.14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