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義大利抗疫醫護瀕臨極限 不忍見病患孤獨死去

最新更新:2020/03/21 09:39
退休後復出的醫師鮑盧奇在義大利一間醫院貢獻一己之力,他說,最艱難的事之一,是看著病人孤獨離世。。圖為義大利北部富裕地區倫巴底大區醫院設置患者收容處。(安納杜魯新聞社提供)
退休後復出的醫師鮑盧奇在義大利一間醫院貢獻一己之力,他說,最艱難的事之一,是看著病人孤獨離世。。圖為義大利北部富裕地區倫巴底大區醫院設置患者收容處。(安納杜魯新聞社提供)

(中央社義大利克里摩納19日綜合外電報導)退休後復出的醫師鮑盧奇在義大利最受2019冠狀病毒疾病衝擊地區的一間醫院貢獻一己之力,他說,最艱難的事之一,不是看著病人死去,而是看著他們孤獨離世。

鮑盧奇(Romano Paolucci)對於患者死亡已習以為常,但看著他們死時沒有親人在側,只能透過有雜音的手機向親友訣別,讓他難以接受。

路透社報導,小小的奧格利奧波醫院(Oglio Po Hospital)裡,有70名醫師長時間且疲憊地輪班,鮑盧奇是其中之一。這間醫院一個月前還是普通的省立醫院,從扁桃腺疾病到腫瘤都能收治。

現在,奧格利奧波醫院變成專治俗稱武漢肺炎的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的醫院,因為克里摩納省(Cremona)成了義大利疫情第4嚴重的省分。

鮑盧奇在走廊上,身邊環繞給病人灌入氧氣的呼吸器噪音、設備的嗶聲和同事忙亂的聲音。他說:「我們已經筋疲力盡了。這是一間小醫院,我們卻收了那麼多人…容納量已經滿了。」

「我們沒有足夠資源,尤其是人手,因為撇開一切不談,工作人員現在也開始生病了。」

醫療人員採行令人疲憊的至少12小時輪班制,努力替病人續命,同時還要處理患者在沒有親人陪伴的情況下死去的悲傷,這是為了減少病毒擴散而採取的措施。

鮑盧奇說:「我們已展開一項服務,打電話給(患者的)親戚,告訴他們發生了什麼事,這樣至少有點聯繫。」

他說:「能自己打電話的患者就用自己的手機,但年紀大一點的患者沒辦法,因為他們不習慣,所以由我們來試著與家屬聯繫。」

醫師費拉里(Daniela Ferrari)形容,醫院幾乎每一角落都變成新型冠狀病毒急診處,現在已經沒有兒科或心臟病病房,只剩3張床保留給緊急手術使用。

她說,院內9名外科醫師中,6人的病毒檢測結果呈陽性,已回家隔離,全院工作人員的感染率約20%。

訂閱《國際新聞》電子報 第一手掌握世界最新脈動
請輸入正確的電子信箱格式
訂閱
感謝您的訂閱!

在米蘭聖拉斐爾醫院(San Raffaele hospital)工作的護士孔法羅尼瑞(Daniela Confalonieri)說:「心理緊繃的程度爆表了。很不幸地,我們無法控制倫巴底大區(Lombardy)的狀況,傳染問題很嚴重,我們甚至不去數死多少人了。」

但羅馬官方持續統計死亡人數,到今天為止,義大利全國已有3405人死亡,比最早爆發疫情的中國還多,其中有2168例在疫情最慘重的倫巴底大區。(譯者:曾依璇/核稿:嚴思祺)1090320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