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疫源爭議武漢病毒所 所內唯一外籍專家現身說法[影]

2021/6/28 14:50(6/28 15:16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武漢病毒研究所(圖)成為COVID-19疫源爭議焦點。所內唯一的外籍專家安德森現身說法,表示2019年底時沒有認識的所內人員確診,她認為病毒最可能源出自然界。(共同社)
武漢病毒研究所(圖)成為COVID-19疫源爭議焦點。所內唯一的外籍專家安德森現身說法,表示2019年底時沒有認識的所內人員確診,她認為病毒最可能源出自然界。(共同社)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墨爾本27日綜合外電報導)武漢病毒研究所成為COVID-19疫源爭議焦點。所內最近一位、也是唯一的外籍專家安德森現身說法,表示2019年底時沒有認識的所內人員確診,她也仍認為病毒最可能源出自然界。

「日本時報」(Japan Times)引述美國媒體專訪報導,安德森(Danielle Anderson)是研究蝙蝠身上病毒的專家,也是唯一在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生物安全第4級(BSL-4)實驗室做研究的外籍專家。她一直在武漢病毒所待到2019年11月,提供外界一個內部觀察視角。

她表示,片面性的事實與扭曲的資訊,讓武漢病毒所的功能與從事的活動遭汙名,其實所內運作比媒體所描繪的更普通,「是一座與其他所有高防護實驗室採相同運作方式的正常研究所」。

本為新加坡「杜克-新加坡國立大學醫學院」(Duke-NUS Medical School)生物安全實驗室科學主任的安德森,是2016年開始與武漢的研究人員合作,在武漢病毒所做研究,她研究為何伊波拉(Ebola)、立百病毒(Nipah Virus)之類的致命病毒在蝙蝠之間不斷傳播,卻不會讓牠們致病。

安德森現在澳洲墨爾本「彼得多哈堤感染與免疫研究所」(Peter Doherty Institute for Infection and Immunity)任職。

42歲的安德森是病毒學界的新星,她說在武漢研究伊波拉病毒實現了終身職志,她最喜歡的電影就是1995 年的「危機總動員」(Outbreak,片中以伊波拉病毒為藍本描述危險新病毒擴散),也喜歡在重重防護的實驗室研究致命病毒。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開始於武漢爆發時,安德森正在當地。在2019年底那段時間,她每天都要到武漢病毒所,得以接近裡面的研究人員,也每天清早要到中國科學院集合、一起搭交通車到武漢病毒所。由於是所裡唯一的外國人,讓安德森很「吸睛」,但她會與大家一起用餐,彼此在所外也常常遇到。

安德森對武漢病毒所的高規格生物防護實驗室印象深刻,裡面的空氣、用水與廢棄物排出前都須先過濾與消毒,從事病原研究時也有嚴格配套與要求,研究者需先受45小時訓練並通過認證,才能在實驗室單獨作業。入門時要求科學家們拿出生物防護看家本領與穿壓力服的本事。

安德森說,進出實驗室有精心設計,離開時須洗化學浴和淋浴,相關強制安全規定和各地其他4級生物安全實驗室沒有不同。但武漢實驗室的日常消毒劑有專門的製作與控管,受到啟發的安德森也把這套引入她自己的實驗室。

「華爾街日報」早先一則報導聲稱,2019年11月有3名武漢實驗室研究人員出現類流感症狀住院,美國總統拜登5月下令情報圈徹查疫源。但安德森說,到2019年底,都沒有她認識的所內人員生病,在高防護的生物安全實驗室裡出現病原對應症狀,都有通報程序。

她說:「若有人生病,那我應該也會,但我沒有。我到新加坡有先做篩檢並打疫苗,從沒確診過。」不光安德森,2019年12月底還有許多她在武漢的同事也到新加坡出席一場立百病毒會議,全實驗室裡沒有人提到任何不適。

安德森說:「完全沒人聊到(有人生病),科學家們嘴巴很大的,但就我看當時沒有異狀會讓人覺得有出事的感覺。」華爾街日報所稱的住院者,姓名始終沒被揭露。

安德森比大多數人更了解病原在何種情況才會從實驗室跑出,像2002年在亞洲引發疫情的SARS,後來就有幾次逸出安全設施。她說,如有證據表明是這類事故引發COVID-19,「應可預見事情會如何發生」,但到目前為止,她仍相信疫情最有可能是源於自然界。

有鑑研究人員花了近10年才找出引發SARS的冠狀病毒從何而來,安德森表示,她對目前仍沒找出是何種蝙蝠引爆COVID-19疫情根本毫不意外。

安德森說,武漢病毒研究所大到她不可能在2019年底時認識裡面所有人,但她仍相信所內沒有做刻意讓病毒感染人的試驗,也沒有蓄意讓病毒外逸。

至於實驗室裡有人從事功能獲得型研究卻不知遭感染、繼而又不慎傳染他人的情況,安德森承認這在理論上有可能,但沒有出現這類證據,因此讓她覺得這個可能性極低。

安德森固然覺得有必要做個一勞永逸的疫情溯源調查,但也對中國以外一些媒體對武漢實驗室的描述,以及隨之而來對科學家的惡意攻訐目瞪口呆,「這次的病毒是在恰巧的時機、地點出現,加上出現一切符合要件,導致這場災難」。(譯者:陳亦偉/核稿:盧映孜)1100628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