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阿富汗婦女命如草芥 塔利班統治下處境更艱難

2021/8/17 18:32(9/3 16:52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阿富汗婦女泣訴在多年戰事下,為了救染病孩子勇敢踏上逃難與就醫旅途。如今面臨塔利班統治,女性處境更為艱難。圖為2016年小兒麻痺防疫計畫人員在阿富汗提供幼兒用疫苗。(美聯社)
阿富汗婦女泣訴在多年戰事下,為了救染病孩子勇敢踏上逃難與就醫旅途。如今面臨塔利班統治,女性處境更為艱難。圖為2016年小兒麻痺防疫計畫人員在阿富汗提供幼兒用疫苗。(美聯社)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喀布爾17日綜合外電報導)隨著美軍撤離、外援斷絕,塔利班統治下的阿富汗婦女處境勢必更艱難。她們泣訴在多年戰事下,如何在一次次流產與失去孩子的悲痛下,為了救染病孩子勇敢踏上逃難與就醫旅途。

法新社報導,認為自己年約30左右的瓦堤(Wati)嫁給一位比她年長許多的男子,這是她4年來第5度懷孕,其中包括2次流產。

她搭車前往政府在南部坎達哈省(Kandahar)所經營的一間偏鄉婦產科醫院,骨架瘦弱、孕肚微微隆起的她告訴法新社:「我很怕再次失去我的孩子。」坎達哈也正是塔利班(Taliban)的發源地。

沒有醫院和助產士接生 產婦拿命拚搏

阿富汗數十年的衝突與貧窮,在這個父權制社會,婦女根本難以進行產檢。

在坎達哈這間診所內,婦女身穿罩袍、旁有男性親屬陪同。瓦堤說:「我只有去看醫生時才獲准踏出家門。」她手裡握著一個塑膠袋,裡面裝有她的病歷。

根據荷蘭皇家熱帶研究所(KIT Royal Tropical Institute)2018年調查,41%的阿富汗婦女在家中生產,60%缺乏產後照護,這個情形在南部因為戰亂而更加嚴重。

助產士賀士娜(Husna)說:「有些家庭根本不在意妊娠:女人們就直接在家裡生產,發生大出血後就休克了」。

國際援助撤離 婦女兒童命懸一線

在美軍駐守的20年間,國際社會挹注阿富汗數以十億計美元。根據世界銀行(World Bank),阿富汗的嬰兒死亡率在2003年至2018年減少一半。

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數據,2017年有7700名婦女死於難產,是同年死於政治暴力平民人數的兩倍。

但隨著美國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撤軍,外援也將逐漸枯竭,暴力情勢升高更導致成千上萬的女性流離失所,「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表示,這已對婦女與女孩構成「威脅生命」衝擊。

在塵土飛揚的卡森普爾村(Qasem Pul),助產士娜吉雅(Najia)挨家挨戶查看婦女懷孕情況,她說:「有些家庭不讓產婦去醫院,有些家庭的男人不讓我入內。」

娜吉雅在院子探視已有5名子女的凱拉(Kela)。凱拉在得知自己再度懷有5個月的身孕後說:「我真的很想避孕。」她的膝上還睡著一名小男孩。

她說:「我們沒有錢、我也照料不來我全部的孩子。我連買塊肥皂的錢都沒有。」然而她要避孕,得取得丈夫的同意。

心碎的阿富汗母親:我的孩子死了

在南部海曼德省(Helmand)拉什卡加(Lashkarga )外圍村落一間行動診所,助產士古爾(Qandi Gul)正檢視婦女與兒童的情況,她們許多人都因戰亂而顛沛流離,她說:「很多人都生病了,婦女沒有獲得良好照顧。」

許多父母帶著他們生病的孩子在醫院的庭院等待,他們所有人背後都有流產、或者鄰居死於難產的心痛故事。

20歲的法沙納(Farzana)說:「我的孩子夭折了,我根本沒辦法去醫院或找到助產士。」「許多孩童都死了。」她設法逃離已被塔利班控制的家鄉馬佳(Marja)。

10歲就結婚、目前18歲育有3名子女的莎齊亞(Shazia)告訴法新社,在塔利班統治下,她得走上好幾小時才能抵達一間診所,有時候還會遭好戰分子攔下。

她說:「路途非常危險,有3名婦女死在路上。」她後來搬到政府控制的拉什卡加市,但如今這座城市也陷落至塔利班手中。

許多心焦如焚的母親甘冒巨大風險,下定決心要讓孩子就醫。

在法國人道組織「反飢餓行動」(Action Against Hunger)所經營、專門醫治嚴重營養不良兒童的一間醫院,羅茲雅(Rozia)風塵僕僕地帶著孩子從塔利班控制的村落來到這裡。

她的7個月大兒子比拉爾(Bilal)出生時早產與唇裂,目前罹患肺炎與嚴重營養不良。

羅茲雅告訴法新社:「我非常害怕這些戰事。」但在兒子健康惡化後,她不得不勇敢踏上旅途。

羅茲雅先前已失去一個同樣是早產的孩子,當時醫院以資源匱乏為由要求她的孩子出院,結果孩子3天後就夭折了。

她悲傷地說:「沒有人能幫我。」(譯者:陳怡君/核稿:劉學源)1100817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