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新聞專題
北京低端人口專題
2017年11月大興大火,加速了北京五環以外郊區的消亡,也帶入「低端人口」的話題,火災引來官方對郊區及城鄉結合部的大力整頓,那些異鄉人只能四散,有的往內搬,有的往外搬,更多的只能回老家。
北京低端人口專題

人情味的北京小店和異鄉人 哪去了

最新更新:2019/10/22 16:23
北京的大街小巷原本總能見到不少不太起眼、價格卻親民許多的小吃店,或是賣飲料、配鑰匙的小舖。但這兩年來,這些小店舖卻一間間地關門,人去樓空。圖為北京西大望路巷內一整排已關門的小飯館。中央社記者邱國強北京攝 108年10月22日
北京的大街小巷原本總能見到不少不太起眼、價格卻親民許多的小吃店,或是賣飲料、配鑰匙的小舖。但這兩年來,這些小店舖卻一間間地關門,人去樓空。圖為北京西大望路巷內一整排已關門的小飯館。中央社記者邱國強北京攝 108年10月22日

北京低端人口專題1(中央社記者邱國強北京22日電)北京的大街小巷,原本總能見到不少不太起眼、但價格親民許多的小吃店,或是賣飲料、配鑰匙的小舖。然而這兩年來,這些小店舖卻一間間地關門,人去樓空,留下空嗟嘆的客人。

而在北京五環以外的郊區,原本存在著許多成衣廠、建材行、家具店,乃至於許多外地民眾在北京棲身的低矮民居,也在這兩年內被大片拆除。特別是2017年11月的大興大火,更加速了這些地帶的消亡。

那場火,引來北京對郊區及城鄉結合部的大力整頓,也帶入「低端人口」的話題。

上述原因,讓那些棲身北京郊區的異鄉人只能四散,有的往內搬,有的往外搬,更多的只能回老家。這讓北京市常住人口兩年內少了18.7萬人,達到了官方「紓解北京人口」的目標。

原本熱鬧的小巷,被封住店面的灰磚佔據了視線,看上去雖然清爽了些,卻少了生機;而郊區原本密密麻麻的民居和商舖全被推平,成為一片片塵土與蔓草,再搭配著一道道綿長的圍牆。這兩幅畫面,成了北京這兩年新形成的風景。

2017年11月16日發生大火,造成嚴重傷亡的北京市大興區新建村,住滿成千上萬的外來人口。事發後,牌坊後方的數百戶民宅全遭拆除鏟平,引起重大爭議。圖為圍牆內的新建村遺址,只剩下一片荒煙蔓草。中央社記者邱國強北京攝 108年10月22日
2017年11月16日發生大火,造成嚴重傷亡的北京市大興區新建村,住滿成千上萬的外來人口。事發後,牌坊後方的數百戶民宅全遭拆除鏟平,引起重大爭議。圖為圍牆內的新建村遺址,只剩下一片荒煙蔓草。中央社記者邱國強北京攝 108年10月22日

來自蘇北的紅姐,對這一景象感受最深。因為,她曾在西城區的小飯館工作,也曾住在四、五環之間的廉價公寓裡。結果,小飯館在2018年初被迫關門,她住的公寓更在2017年底被視為違建而拆除,只好另擇住所。

「不搬,又能怎麼辦呢」。擁有蘇北人韌性的紅姐,當時面對「無處可居、無工可做」的險境,趕緊先往內搬到四環邊上,和2位外地朋友合租一間樓房。再另找工作,總算捱過這個危機。但她如今回想這一切,只嘆了一口氣,沒有多說。

在當時,有紅姐同樣遭遇的北京外來人口,並不算少。而碰到「無處可居、無工可做」二者之一的,就更多了。但像她這般兩樣都碰上,卻還有本事留在北京的,就似乎不是很多了。

至於被整治「開牆打洞」而關店的小商舖,員工們面臨的是立即失業的危機,老闆們則想著「何處才能再開張」。明年滿60歲的老方,2018年初便因此關掉自己的小飯館黯然離開北京,先回山西老家開包車,今年3月才轉戰天津,重新開張,但生意已經回不去了。

「飯館哪兒都能開,人都要吃飯」。但看似豁達的老方,至今仍清楚記著2017年當時街道辦、城管上門軟硬兼施的情景。他說,基於自己的文革經歷,整條街上看上去,「那氣氛就不對了」。

北京的大街小巷原本總能見到不少不太起眼、價格卻親民許多的小吃店,或是賣飲料、配鑰匙的小舖。但這兩年來,這些小店舖卻一間間地關門,人去樓空。圖為北京手帕胡同裡一家已關門的小飯館。中央社記者邱國強北京攝 108年10月22日
北京的大街小巷原本總能見到不少不太起眼、價格卻親民許多的小吃店,或是賣飲料、配鑰匙的小舖。但這兩年來,這些小店舖卻一間間地關門,人去樓空。圖為北京手帕胡同裡一家已關門的小飯館。中央社記者邱國強北京攝 108年10月22日

這一切的無奈,得從北京的自然環境及居住環境說起。

北京,擁有1.64萬平方公里的面積,相當於台灣的45%,但卻擁有近2200萬的常住人口,若加上非常住人口,北京的人口已經超過台灣。然而,北京有一半的面積是山地,造成2000多萬人只能居住在約8000平方公里的平地,使它早已掛上了「大城市病」的病號。

2014年2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過年的喜慶中首度視察北京市,便提出了北京要明確城市戰略定位,堅持和強化全國「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國際交往中心、科技創新中心」的核心功能。

依照這一宣示,中共中央對北京市未來發展,提出「首都功能要集中在核心職能上,要把非首都核心職能的產業發展『盡可能地壓縮和疏解到週邊』」的要求。這既註定了「非首都功能」要被清退出城的命運,也牽動了北京眾多外來人口的命運。

2015年2月,習近平在中央財經領導會議上,明確提出要「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推進京津冀協同發展」,相關綱要隨即推出。北京市除了表態貫徹,更在2017年提出「北京城市總體規劃」,宣示全市人口將控制在2300萬人以內,獲得國務院同意。

從此,以查處違建、開牆打洞名義關停各類商舖,並拆除廉價出租房的工作,在北京漫天展開。在外界看來,檯面上目的是在「維護公共安全」;而檯面下的目的,便是「控制人口數字」。執行的結果,是導致大批外來人口離開北京。

北京市2017年起以整治違建、「開牆打洞」為名,大舉清退市內各角落的小商販,不少胡同、巷道裡的商販被清理一空。圖為原本小商販雲集的北京磁器口大街,如今只剩下冷清的低矮民房。中央社記者邱國強北京攝 108年10月22日
北京市2017年起以整治違建、「開牆打洞」為名,大舉清退市內各角落的小商販,不少胡同、巷道裡的商販被清理一空。圖為原本小商販雲集的北京磁器口大街,如今只剩下冷清的低矮民房。中央社記者邱國強北京攝 108年10月22日

據統計,北京市常住人口在2016年底達到2172.9萬人的高峰後,2017年底便反轉下降到2170.7萬人,少了2.2萬人。到2018年底,更進一步減為2154.2萬人,少了16.5萬人。加起來,兩年一共少了18.7萬人。

同時,北京全市2018年就有2600多家屬於一般製造業的企業被關停。另有報導指780家企業已遷出北京,其中27%遷到毗鄰的河北省及天津市。

照這樣看,藉各種方式清退「非核心產業」,乃至於從事這些產業的人口,顯然取得了一定成效。

中共中央黨校教授李拓聲稱,北京市持續疏散「非首都功能」,人口還會繼續減少,但這是「很多產業遷走,人跟著產業走」的結果。這些舉措可減輕首都負擔,但這不能理解為「驅離低端人口」。

「吃飯產業也要遷走嗎,那北京人吃什麼呀」?來自河南、先前在北京市西城區開飯館的小周,對這項辯解不以為然地回應。

小周2017年被迫返回老家後,和朋友在鄭州合伙加盟一家連鎖餐廳,但生意不甚理想。他說,如果老家真有發展,誰願意離鄉背井到北京,還被人瞧不起呢?

如今的北京人,在外送產業蓬勃發展下,出門吃飯的人少了。但沒了這些被整治「開牆打洞」政策趕走的小飯館,北京的尋常角落裡除了少了油煙味,也和政策一樣,少了人味。(編輯:翟思嘉)1081022

2017年11月16日發生大火,造成嚴重傷亡的北京市大興區新建村,住滿成千上萬的外來人口。事發後,牌坊後方的數百戶民宅全遭拆除鏟平,引起重大爭議。如今只剩下牌坊、上鎖的鐵門及環繞的圍牆。中央社記者邱國強北京攝 108年10月22日
2017年11月16日發生大火,造成嚴重傷亡的北京市大興區新建村,住滿成千上萬的外來人口。事發後,牌坊後方的數百戶民宅全遭拆除鏟平,引起重大爭議。如今只剩下牌坊、上鎖的鐵門及環繞的圍牆。中央社記者邱國強北京攝 108年10月22日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